<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放弃好吗
        待叶谦回到华家的时候,看到华小恩脸色苍白坐在正堂发呆。

         华小恩听到响动,回头看到叶谦回来了,他勉强扯出一个惨白的微笑,道:“谢谢叶伯伯。”

         说完,他像是累极了,道:“我有点累,先回房间睡了,晚饭不用叫我了。白小姐那边……”

         叶谦打断他:“我会照看的,你放心。”

         他自己都这样了,还想着白小姐。

         “麻烦叶伯伯了。”华小恩说完,一步一步往房间走去。

         看到华小恩痛得佝偻着背,叶谦忍不住问:“小恩,你后悔吗?”

         华小恩停住脚步,苍白的脸庞看向叶谦,眼底闪着坚韧不拔的光芒,道:“既然我做了选择,就不会后悔!”

         叶谦忍不住在心里想,如果小恩的天赋好的话,一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修仙者。

         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意志。

         当又一天的太阳从东方升起之时,华小恩吃力地睁开双眼,他看到华爷爷坐在他的床边,他抬头看了看外面,看时辰是已经日上三竿了。

         “爷爷,我睡过头了。”华小恩开口,喉咙干哑,他想一骨碌爬起来,奈何身体痛得太过,动了一下,没能爬起来。

         华爷爷有点心疼,这个孙子怎么着也是他亲手养大的,现在却在受这么大的罪。

         他把华小恩扶起来,叹气:“傻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华小恩虽然疼,却觉得很开心,以前爷爷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他,大概是他从小到大都是无病无灾的,因此爷爷也没有表现他内心关心的机会吧。

         “我也没那么痛,就是躺久了,一时没能爬起来。”华小恩勉强爬起来洗漱。

         其实他昨晚一整晚疼得没能睡着,睡一阵醒一阵的,就算睡着,也是迷迷糊糊的。

         他第一次感觉,夜真长啊,一直都到不了头。

         吃完饭,继续吃第四颗药,这已经是倒数第二颗药了,只要再撑一天,等五颗都吃下之后,疼痛会稍微减轻一些。

         华爷爷和叶谦都在旁边看着,华小恩拿到第四颗药的时候,再也不像前三颗一样,毫不迟疑就扔嘴里了,他确实是疼得有些狠了。

         不过药也只是在他手指间捻了一下,就被华小恩扔进了嘴里。

         刚吃完药,华小恩还想像以往一样向两人笑,但是这颗药的效果来得比之前三颗药快得多,几乎是刚刚吞下去,他整个人就痛翻在地。

         站在他身前的两人眼睁睁看着华小恩突然在他们面前痛倒下去,华小恩痛得在地上打滚,想爬都爬不起来。

         叶谦好歹是修仙的,速度比华子邑快一点。

         他俯下身,抱住华小恩,抓住华小恩疼得乱抓的双手,慌忙问:“小恩,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痛?”

         华爷爷也在旁边蹲下,帮忙扶着华小恩的腿,问道:“小恩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大?”

         “不知道!”叶谦抱着痛得胡乱挣扎,却始终一声不吭的华小恩,“按理来说,不会疼成这样子,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小恩的反应是不是比普通人强烈一些,但是小恩他一直忍着,我也就没说。”

         “那现在怎么办?”华爷爷看着华小恩疼得眼泪流下来,就是不出声的样子,似乎从来未曾疼过的心,心疼得狠。

         “华哥,你知道的,这种情况,除非放弃,否则,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继续忍下去。”

         叶谦也无奈,束手无策。

         华小恩双手使劲抓着叶谦的胳膊,想找个地方借借力,真是太疼了,浑身上下,从皮到肉都在叫嚣着疼痛。

         他知道华爷爷与叶伯伯都为他担心,他想说点什么让他们不要那么担心,可是他真的疼得说不出话,他又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痛喊出来。

         “小恩哥哥!”

         陈小草在众人注意力都在华小恩身上的时候惊叫着冲了过来。

         她只是觉得奇怪,所以想再来找小恩哥哥看看,没想到看到眼前这一幕。

         她跪在华小恩的身边,被华小恩的情况吓得快哭了。她甚至都不知道她的手该放哪里。

         “小草,你怎么来了!你先回去!”叶谦难得对陈小草大声训斥。

         “不要!小恩哥哥到底怎么了!你们对小恩哥哥做了什么!”陈小草已经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大概是听到了正堂的吵闹声,白悠推着轮椅出现在了楼梯口。

         似乎是有所感应,大家都齐刷刷看向白悠的方向。

         白悠白皙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白得透明,看到躺在叶谦怀中的华小恩,浅灰色的眸子沉了沉。

         华爷爷看见白悠出现,沉痛地看向华小恩,显然华小恩也注意到了白悠地出现。

         华小恩不想让白悠看到他此刻的样子,他将脸埋进叶谦的怀里,心里祈祷着白悠快点离开,不要再继续看下去。

         “小恩,放弃好吗?”华爷爷接过抓着叶谦的华小恩的手。

         华小恩埋在叶谦怀里使劲摇头,一直不停地摇头,倔强的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华哥,你说也没用。”叶谦无奈叹息,他也真是不忍心,可小恩别看平时挺是随和,怎么样都好的样子,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谁说都没用。

         然而,叶谦的这句话,华子邑听起来却有了另一番理解。

         他华子邑说了没用,是不是白小姐说了,就会有用?

         现在华小恩就跟魔怔了似的,只听白小姐的话!

         “白小姐!”华爷爷抬头看向楼梯口的白小姐,请求道:“求你,让小恩放弃吧。”

         白悠不敢置信看向华子邑,道:“你觉得是我在左右他吗?”

         华子邑无法反驳,华小恩抓住他的手更加用力,似乎是在告诉他,不是白小姐的问题。

         华子邑心中悲戚,他内心何尝不知道,这是小恩自己的决定,就算白小姐说让他结束,小恩也未必会结束。

         在一旁手足无措的陈小草从这些人的互动中,感觉能让小恩哥哥结束痛苦的关键是楼道口那个人,眼见那个人打算转身走开,她急忙爬上楼,抓住白悠转身离开的轮椅。

         “这位姐姐,小恩哥哥这么痛苦,你让他结束好不好?”陈小草带着哭腔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