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不相信我
        本来被白悠的一巴掌甩的顿了顿的华小恩,听到白悠说要给,反而回归了理智。

         华小恩回过神之后,身体没了那股想要夺药的狠劲支撑,早已透支的身体便疲惫地倒向白悠。

         受伤的右手再次传来剧痛,白悠咬了咬唇,拉住从她身上无力往下滑的华小恩,无奈道:“昨晚教你的,这么快就忘了吗?”

         华小恩只剩下一丝意识,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做任何的反应。

         昨晚白悠是怎么说来着。

         “静心,放松身体,将身体的力量散出去。”

         跟随者白悠轻柔的声音,华小恩强迫自己按照着白悠的去做。

         身体渐渐的变得轻松起来,但是刚才的疼痛带走了他大部分的能量,白悠的身体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华小恩的身体慢慢地慢慢地沉下去,似乎掉入了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之中,绵软舒适。

         这一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华小恩是在床上被咳醒的,一阵抑制不住的咳嗽将他从睡梦中拉醒。

         华小恩醒过来,靠着床头咳得昏天暗地,随后他发现,他再一次咳了不少的黑色的血。

         他看着满手的血,一时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自己的情况说明。

         搞不好,自己小命会没了。

         但是他的情况明显是爷爷和叶伯伯也不知道的,就算说了,也解决不了问题,除了让他放弃,他们不会提出第二个解决方案。

         可他好不容易撑到了最后,他真的不想放弃。

         华小恩再一次感受了一下身体,一点伤痛都没有。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睡一觉醒来,会吐血,据华小恩目前所知,他也就会吐一次血,与之相对的,身体却会恢复原状,不再疼痛。

         这会不会反而是个好的征兆?

         华小恩爬起床,下楼,看见叶谦正坐着在研究什么药的样子,听见声音,他抬头看了一眼华小恩,就低下头继续研究自己的药,日常问候一句:“你醒了。”

         从叶谦这么平常的反应来看,之前他疼成那样叶谦应该是没有发现。

         “一不留神就睡过去了。”华小恩挠头,大白天睡觉他以前还从来没有过,因此有点不好意思。

         “你还好意思说,和白小姐谈话,说睡就睡,把白小姐的手都再次砸伤了!”说到这里,叶谦忍不住训斥华小恩。

         白悠的右手刚刚稍微好一点,华小恩到好,又给砸伤了,之前的包扎都白包扎了,又得重新来一遍。

         华小恩对叶谦说的话,有点茫然。

         “白小姐没事吧?”华小恩担心的问。

         他只记得他自己疼得在地上打滚,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都不记得了。

         他还砸到了白小姐?

         叶谦指了指院子里,道:“大事是没什么大事,就是手要完全养好,恐怕得好长时间。”

         华小恩探头看向院子里,白悠还是在原来的位置,坐在那里静静地看书。

         他跟叶谦道:“我去下白小姐那里。”

         叶谦自己正忙着,就挥挥手,让他快去。

         华小恩轻手轻脚走到白悠的身旁,有些迟疑要不要打扰正在看书的白悠。

         白悠感觉到身边的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平淡,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华小恩有些手足无措,道:“听说我砸到你了,对不起。”

         白悠看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不记得当时的事了?

         虽然白悠没有回应,但华小恩知道她在听着,想到当时她阻止了叶伯伯上楼,最后也没让叶伯伯发现他的异样,他感激道:“谢谢你。”

         白悠忍不住看了华小恩一眼。

         忘了那时的事情,又谢她?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白悠继续低头看书,不搭理他。

         华小恩知趣不再打扰。

         压制的药吃完之后,要稳定几天才开始下一个步骤。

         华小恩自从那次吐完血之后,就再也没有吐血,身体也不疼了。

         这之后的感觉就跟没吃药之前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针对华小恩后期良好的反应,华爷爷与叶谦也总算是落了心,不再像之前那么担心。

         叶谦闲聊谈起之前华小恩那疼痛的模样,都忍不住心疼。

         他感慨:“白小姐一开始就从我这里拿了解除药效的,我还以为她看你太痛苦的话,就会给你吃。”

         叶谦说着轻轻叹了一声。

         最终他也没看到白小姐让华小恩吃那颗药。

         他原本以为,华小恩疼成那样子,最终会坚持不下去的。

         可竟最终坚持了下来,想来都有点不可思议。

         叶谦自是不知道白悠两次将药给华小恩,是华小恩自己不接受。当然华小恩自己都不记得,他还一度去白悠手上抢药的事。

         华小恩知道白小姐从一开始就拿了药,本来心里还有点高兴,但马上又想到,白小姐这是对他不信任,觉得他会放弃,才拿的药,心中又隐隐不满。

         她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休息了几天,这几天华小恩真的是吃得好睡得好。

         之前的半个月,他苦于自己不能修仙,一直夜不能眠。

         前几天吃那个药,整个人痛得死去活来,也是吃不下,睡不好。

         这下好了,想着自己马上就能上白门,身体又不再疼痛。

         华小恩的精气神真是不能再好了。

         即将迎来下一个步骤,植入假灵根,华爷爷和叶谦都有点担心。

         之前压制的时候,华小恩身体的反抗似乎十分激烈,现在强行植入灵根,不知道他的身体反应会不会与之前一样,也同样反应强烈。

         华小恩心中也有点怵,但一想到自己前面的痛苦都忍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更何况,这几天晚上没事的时候,他就静坐,冥想,照白小姐的话,巡视自己的体内。这个时候,他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异常的放松,舒适。

         那晚上睡过去了,没来得及告诉白小姐,他在丹田之内看到了一个漩涡,后来就一直没找到机会再谈这件事。

         这几天他巡视体内的时候,那个漩涡越来越清晰了。

         不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一直想着有机会跟白小姐说。

         但是……白小姐不爱跟他说话,他自己又找不起话头……

         就这样,终于到了植入假灵根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