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心甘情愿
        华小恩回到正堂,白悠姿态闲淡地抬头看他。

         叶谦夹在中间,不好表态,只得在旁边默然不语。

         华子邑随后也回到正堂,一脸震惊地看着白悠。

         “我愿意。”华小恩说得无比郑重,仿佛这是他的使命。

         白悠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她只是淡淡说道:“我不强求你。如果中途你想放弃,你可以随时放弃。”

         华子邑不再发言,算是默认。

         白悠环顾了一下众人,都无异议,也就是说她的这个方法算是正式通过。

         “既然这样。”白悠开口做最后的总结,“明天开始实行计划,离白门春招没多少时间了。”

         散会之后,待华子邑与叶谦离开,华小恩走到白悠的身后去帮她推轮椅。

         “我不会放弃的,你相信我。”华小恩声音很轻,却很有分量。

         白悠似有若无笑了一下,不做任何回答。

         第二天,华小恩开始吃压制自身灵根的药。

         药吃下去后,刚开始华小恩没什么感觉,过了一会之后,身体里就传来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东冲西撞,想要找出口,却找不到似的。

         随后,华小恩感觉身体内不同的地方时不时传来刺痛,仿佛有根刺在身体里不停地乱窜,东戳一下,西戳一下。

         准确来讲,吃下药之后并不是非常疼,只是有点烦躁,就像是被蚊子缠上了,追着追着咬,咬一下也就是刺痛一下,但没完没了,让人十分烦躁。

         叶谦告诉华小恩,这个药要连着吃五天才能完全压制他本身的灵根。所以刚开始的第一天是最轻松的一天,越往后,就越难受。

         华小恩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以前一直跟着爷爷锻炼身体,身体素质还不错,抗疼能力应该也还行。

         虽然有点烦,但华小恩还是活蹦乱跳。

         华爷爷一脸担忧,华小恩知道爷爷担心他,因此表现得更加安然无恙的样子,希望爷爷能放心。

         吃第二颗药之后,华小恩就没那么游刃有余了。

         这一次的感觉比上一次更强烈,那股乱窜的力量更强了,刺痛也更疼,范围更宽了。昨天他还能活蹦乱跳,今天他就只能强忍着疼痛正常走路了。

         但他还是没有露出任何的疼痛的神色。

         后面还有三天等着他呢,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认输。

         然而,到了第三天,他已经浑身疼痛,痛到动都不想动一下了。一整天,他都坐在座位上,不说话,也不走动。

         叶谦表示,如果太痛的话,他可以给华小恩吃点止痛药,只是那个止痛药对身体有副作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叶谦也不想让华小恩吃。

         华小恩倔强地摇摇头。

         其实疼痛也不是一直持续的,一阵一阵的,就好像,被压制的那股力量,歇一会之后又开始反抗,反抗无果之后,又歇一会,开始准备下一轮的反抗。

         这会华小恩正好挨过疼痛的那一阵,没那么疼,但是他还是浑身酸痛,他有气无力趴在正堂的桌子上,无聊地发呆。

         疼痛的日子真的是好难捱,这才第三天,他感觉已经痛到骨头缝里去了。

         真不知道以前这么做的人,是怎么撑过去,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度过漫长的痛苦煎熬。

         这时,华小恩看到陈小草在门口伸着头朝里面望,陈小草看见华小恩坐在正堂,欢快地朝华小恩打招呼。

         华小恩此时没什么心情和陈小草说话,就别过头不看她,当做没看见她。

         陈小草本来站在门口来找华小恩,这会看到华小恩转过头去,明显不理她的样子,以为华小恩还在生上一次的气。

         她在门口别扭了一阵,踟蹰不知道该进该退。

         这几天她认真思考了一下,就像她自己不喜欢修仙一样,她也不能强求小恩哥哥不修仙,她只是想到小恩哥哥想要离开千雪村,就心里难受。

         她知道那天她指责小恩哥哥变了,是自己的不对,心里想着再见到小恩哥哥的话,她就道歉。

         只是,她张望了好几天了,小恩哥哥根本连门都没出,每天躲在家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想了好久,终于决定主动过来找小恩哥哥。

         也许是小恩哥哥等着她向他道歉。陈小草这么想着,就鼓起勇气跑到华家的门口张望。

         看到华小恩别过头不理她,陈小草心想:小恩哥哥不理我肯定是在生我的气!

         于是提脚,踟蹰着走到华小恩的面前。

         “小恩哥哥,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嘛。”

         华小恩这会阵痛又来了,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桌子的边缘,指甲都深深抠进了木材里。他将头埋在桌子下,不希望陈小草看到他此刻疼痛的表情。

         这会叶谦走过来,看到陈小草,再看华小恩的反应,知道华小恩又痛了,急忙拉着陈小草出门,道:“小草,小恩哥哥现在有事,不方便和你玩,你先回家。”

         陈小草虽然不知道华小恩怎么了,但是明显感觉华小恩不舒服的样子,她一个劲问:“小恩哥哥怎么了?”

         叶谦看到华小恩埋着头还在打手势让叶谦拉走陈小草,只得强行抱着不愿离开的陈小草出了华家,将陈小草送回了陈家。

         将陈小草送到家,叶谦准备走,陈小草拉着他不让走。

         “叶伯伯,小恩哥哥到底怎么了?我刚看他好像很难受!他脸色也不好,他到底怎么了?生病了吗?”陈小草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小恩哥哥,从小到大,她甚至没见小恩哥哥生过病。

         叶谦对小孩子眼泪汪汪的祈求就有点于心不忍,跟别说陈小草这会还倔强地拉着他的大腿不让他走。

         他在内心里叹了一口气,蹲下来耐心跟陈小草解释道:“小草,小恩哥哥这几天生病了,不能陪你玩,所以你这几天乖乖呆在家里,不要去找小恩哥哥玩好不好?”

         “小恩哥哥生了什么病?严重吗?”陈小草十分担心,她知道生病是十分难受点一件事。

         为了解决掉陈小草这个后顾之忧,叶谦只得耐下心来让陈小草放下心中担心,好奇,各种感情,乖乖在家里等着,不要再跑到华家去。

         这真是一件十分耗神的事情,等叶谦终于解决掉陈小草,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