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随时可以
        当他在床上疼痛辗转,回头看到停在他床头的是坐着轮椅的白悠时,他竟吓得一瞬间忘记了疼痛。

         白悠的头上还缠着绷带,右手也被绷带缠住,现在她整个人唯一方便能动的就只有左手了。

         她的脸上依旧是一片淡漠的神色,大概是她眉眼天生给人一种闲淡清静的感觉。

         她伸出左手,手心里有一粒丹药,淡淡道:“熬不下去的话,就吃了它吧。我说过,你想放弃的话,随时可以放弃。”

         华小恩倔强地摇摇头,强忍着疼痛快要将手中的被子揪碎了。

         熬过一阵难言的疼痛,华小恩才敢松口说话,夜色中,他的瞳仁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挫败感,对着白悠喃喃道:“我说过我不会放弃,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呢?”

         “爷爷跟我说,压制体内灵根的痛,与灵根被毁的痛相当,既然你都熬过了灵根被毁的痛楚,我有什么不能撑下去的呢?”

         华小恩只是没想到,会如此这般的疼痛。

         白小姐之前灵根被毁之时,也是这般疼痛吗?

         她又是如何熬过来的?

         白悠坐在轮椅上没有动,她收回手中的丹药,灰色的眸子在昏暗的光线下晦涩不明。

         她盯着华小恩看了一会,华小恩此时颇为狼狈,疼痛折腾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贴在身上,黏糊糊的,头发也被汗水浸湿,有一些胡乱的贴着额头。

         她伸手抓过华小恩紧紧拽着被子的右手,波澜不惊道:“现在,按我说的做。”

         华小恩现在还是疼得狠,他怕他疼起来会抓疼白悠,因此想从白悠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是白悠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紧拽着他的手,不让他得逞。

         “盘腿,闭上眼睛,静心,放空自己,竭力将自己体内的力量都散出去。”

         白悠的声音轻灵安静,仿佛有安定人心的效果。

         华小恩照着白悠说的去做,尽量什么都不想,将自己沉淀下去。

         他不知道怎么将体内的力量散去,只得在内心里告诉自己,将力量散去,将力量散去。

         然后,他真的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散去的感觉,紧接着,疼痛也开始缓和。

         白悠见华小恩的额头不再紧皱,手也没那么僵硬了,推断他现在应该有所缓和,便继续道:“现在,努力去感觉,巡视你的体内,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巡视体内?怎么巡视体内?华小恩闭着眼睛,当他按照白悠说的想要巡视体内的时候,自己的意识就开始在体内游走。

         什么都没有,他的意识在身体内到处跑了一圈,没什么特别的。

         等一下……

         刚才,在丹田之处,他似乎看到了什么。

         他继续用心去深究丹田之处,发现那里似乎有一个漩涡,它正在缓慢地旋转,并且在慢慢地消散。

         华小恩想告诉白悠,他看到了一个漩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由于一直疲倦的身体,这会不再痛苦,又好不容易放松了下来,他竟然在想着开口的时候,就睡过去了。

         白悠等了半天,发现华小恩神态安详坐着,一点反馈也没有。

         “华小恩?”她试着轻轻叫唤了一下,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想来他是睡着了。

         白悠想抽出手,回自己房间,对方却在察觉到她要抽出手,条件反射抓紧,将白悠又扯了回来。

         “活下去!”华小恩呓语。

         被强行扯回,白悠受伤的右手撞在了轮椅上,她痛呼了一声,有些埋怨地看着明明睡着了,还不放人的华小恩。

         白悠掰开他的手指,望着华小恩略显稚嫩的脸庞,低头喃喃:“活下去哪有那么容易。”

         华小恩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回想了一下,只记得白小姐来过他房间,然后白小姐让他打坐……

         后面的事情他就不记得了……

         所以我昨晚是当着白小姐的面睡着了吗?

         华小恩难堪得想撞墙。

         正当华小恩扶着墙想撞两下的时候,华小恩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疼了!

         华小恩浑身捏了捏,确实不疼了!他有点激动,随后一口气没顺上来,引发了一连串的咳嗽,待经过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他发现他咳了满手的血。

         一手黑色的血,以及喉咙里甜腥的味道,华小恩懵了,这是什么情况?爷爷和叶伯伯都没有说过会出现这种状况。

         正当华小恩为眼前的情况不知所措时,房间外有人走了过来,敲了他的房门,“小恩,起床了吗?”

         是爷爷!

         华小恩怕华爷爷看到他吐血的事情,不再让他继续。

         “我起来了!马上就出来!”华小恩慌忙找东西将手中的血清理掉,不能让华爷爷发现蛛丝马迹。

         华爷爷推开房门,华小恩手忙脚乱将擦过的手绢放枕头底下藏起来,有点紧张朝华爷爷笑道:“爷爷,我这就起了。”

         华爷爷担心华小恩,走过来,问:“今天怎么样?疼得难受吗?”

         华小恩担心自己说自己不疼了,会引发他们怀疑这个异常状况,以至于发现他吐血的事情,因此撒谎道:“还好,不是很难受。”

         华爷爷看华小恩今天的神色比昨天还好点了,也就相信了华小恩的话,他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华小恩的房门道:“起床洗簌准备吃饭了。”

         “好的!”待华爷爷出了房门,华小恩才松了口气。

         望着沾血的手绢发了会呆,才起床去洗簌,然后端水给白小姐洗簌。

         华小恩看见白悠的时候,想起昨天晚上,想说点什么,但白悠还是一副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的表情,华小恩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白悠的右手骨折了,做什么都不方便,四肢只剩下左手能动,情况真是不能再糟糕了。

         华小恩表达了想动手帮忙的想法,白悠不动声色让华小恩乖乖住手,只老实站在一旁。

         白悠看华小恩今天情况不错的样子,脸色好了一些,也没那种强忍痛苦的表情。

         按理说,今天应该才是最难熬的一天,他怎么反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