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毁灭打击
        华小恩被陈小草的声音惊到,原本手足无措的手碰到碎裂的碗边缘,手一痛,红色的血顺着划破的伤口流了出来。

         陈小草拉起华小恩受伤的手,惊呼:“小恩哥哥,你受伤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华小恩死死地低着头,他不想让大家看到他此刻的表情,他不想表现得这么没用。

         他昨晚就猜到陈小草的资质不是一般的不错,可没想到陈小草的资质这么好。她周身纯粹的黄色、红色和白色,这三个颜色比叶谦最好的青色都还要纯。

         他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他想努力止住眼泪,可是眼泪就是不受控制,如溃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陈小草如此纯粹的颜色,还是刺激到他内心的伤口。

         看到低着头的华小恩眼泪掉到了地上,陈小草吓得手忙脚乱,“很痛吗?要……”

         话没说完,陈小草被叶谦轻轻推开。

         叶谦走过去,蹲在华小恩的身前,他一手将华小恩的手指包裹在手掌之中,一手摸了摸华小恩的头。

         握着华小恩手指的手掌之中散发出淡淡青色的光芒,华小恩感觉手指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伤口的疼痛也随之消失不见。

         待青色的光芒慢慢消失,叶谦放开华小恩的手指,安慰道:“好了,不痛了。”

         叶谦将伤口已经愈合的手指伸到华小恩的面前,话中有话道:“你看,破裂的伤口可以痊愈。所以糟糕的情况总能找到办法的,你不用太心急。”

         叶谦与华爷爷都深知华小恩为什么而哭,只是不戳破。

         华小恩觉得自己差劲透了,哭本身就是一件很懦弱的事情,为了自己的无能而哭,真是不能再差劲了。他拿袖子用力擦了擦眼泪,努力破涕而笑:“不疼了,谢谢叶伯伯。”

         陈小草拾起地上破碎的碗,站在旁边,看到叶谦使用法术替华小恩疗伤,才意识到叶谦是修仙之人。

         这会她身上的颜色已经渐渐淡去,她私下琢磨,刚才她忽然灵气显现,是不是在哪里误食了现灵丹?

         只是,为什么小恩哥哥家里会有修仙之人呢?

         华爷爷叹了口气,重新拾起饭碗,神色凝重闷声不吭吃饭。

         “对不起。”陈小草一心以为华小恩是因为被她吓到,不小心割了手才哭的,她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只得一个劲道歉。

         华小恩冲着陈小草笑了笑,道:“小草,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好了,把这个破碗扔了吧,继续吃饭。”

         华小恩接过陈小草手中的破碗,放在废弃堆里,又重新盛了碗饭坐下来吃饭。

         “你的颜色很好看。”四人闷声吃了一会饭,华小恩由衷赞叹道。

         陈小草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华小恩说的什么,反应过来是在说她的那个颜色,虽然她对那个没什么感觉,不过能被小恩哥哥夸,她还是很高兴。

         原来小恩哥哥是知道那个是什么东西的。

         大家都不追问刚才那个东西,陈小草也反应过来大家都是知道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既然那位叶伯伯是修仙之人,华爷爷与小恩哥哥知道这个东西也不奇怪。

         既然小恩哥哥知道,那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吓到手中的碗掉落,甚至哭呢?

         陈小草低头默默吃饭,她发现,去了一趟黄门,似乎什么事都变得复杂了。

         吃完饭之后,华小恩要去白小姐房间里收拾碗筷,陈小草跟在华小恩身后叽叽喳喳表示她要跟过去。

         陈小草本来在华小恩送饭过去的时候,就嚷着要跟过去看看。

         华小恩使出浑身解数才摆脱陈小草的纠缠,偷偷地将饭送到白小姐房间。

         送完之后,他飞一般跑了出来,生怕陈小草跟过去。

         这会,之前的招都不管用了,华小恩只得拿出杀手锏,道:“陈小草,你赶紧回去跟你姐说一声,再耽搁下去,你姐要担心死。”

         陈小草转过身去,不愿意与华小恩讲这个话题。

         华小恩想到现在白小姐在华家,他每天都要推白小姐来院子里透透气,这陈小草也不适合呆在华家,白小姐的身份不能暴露。

         “你想想,你从黄门跑出来有好多天了吧。你姐肯定收到消息了,回头黄门没了你的消息,你姐又没看到你回家,不得吓死!”华小恩讲得有理有据,希望说服陈小草能回陈家。

         陈小草低头用脚在地上画圈圈,考虑了好长时间,才鬼精灵回答:“等我看一下那个女孩子,我就回去!”

         “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罢了,有什么好看的。”华小恩说着,拖着陈小草往屋外走,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算了。

         陈小草没想到华小恩直接用拖的,一个不留神就被华小恩拖下了楼,她慌忙伸手扒住旁边的一根柱子,坚持不松手。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白悠出现在了楼梯口。

         华小恩看到白小姐的瞬间,心都漏了一拍,手不自觉松了力道。

         陈小草发现自己的手自由之后,急忙双手抱住柱子,望着不经意出现在楼梯口的白悠,喜笑颜开跟白悠打招呼:“你好!我是隔壁的陈小草……哎,哎……”

         没等陈小草说完,华小恩急忙抱住陈小草的腰,用力将跟个八爪章鱼一样的陈小草从柱子上拔下来后,直接把人抱出了华家大门,一直朝着陈家奔去。

         陈小草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小恩哥哥,你放开我,我话还没说完……”

         华小恩哪管她!

         白小姐肯定不想见陌生人,刚才陈小草不知道有没有惹恼她!

         陈小草,你真是个惹祸精!华小恩忍不住内心吐槽。

         “蔓蔓姐,我把陈小草抓回来了!”隔陈家老远,华小恩就朝着陈家大喊。

         陈小草一边挣扎,一边哭喊:“我不要回去啦!小恩哥哥,你放开我,我真的不回去!”

         华小恩怎么可能放手,陈小草剧烈挣扎,搞得他累得满头大汗,他也愣是抱住陈小草不松手。他可是怕陈小草再跑回去干坏事。

         但是华小恩抱着不听话的陈小草敲了半天门,发现蔓蔓姐都没有出来开门。

         意识到不对劲,一直挣扎到陈小草也停止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