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签订契约
        暮日移动的速度非常快,刚刚还照耀着华小恩的光芒此刻已经下移,屋檐的阴影遮挡了华小恩整个脸,在一片暗色的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那种不甘与愧疚。

         白悠凝视了华小恩很久,她想从他的表情中找到那怕是一丝的后悔与退却,但是没有,他棕黄色的眸底透出的是对现实的无奈与不甘。

         一个无能却勇敢的人。

         白悠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他比最初她见到的时候,成熟了不少。

         其实说来,他与她,只是陌路人罢了。

         她悠悠开口:“你真的想要为我效力吗?”

         华小恩笃定地点点头。

         “即使我是一个连凡人都不如的废人?”

         白悠凝眸,盯着华小恩的眼神让华小恩无处遁形。

         华小恩眼里底闪过沉痛的神色,但马上眼神坚定看向白悠,斩钉截铁道:“答应你的事,绝不反悔!”

         白悠定定的看着华小恩,寻找着眼前之人那怕一丝说谎的痕迹,但是并没有。

         她沉眸,道:“敢和我签订契约吗?”

         白悠从靴子里抽出匕首,匕首在她的手中快速的转了两圈,最后停在白悠的手中,冷锐的刀尖从拳心处伸出,直指华小恩的咽喉,似乎只要华小恩拒绝,那锋利的刀尖就会毫不留情地刺入那脆弱的脖颈。

         华小恩被眼前的匕首吓得浑身僵硬,白悠不拿武器的时候,看起来挺平和,一旦武器在手,就多了一种肃杀之气,让人浑身为之一凛。

         见华小恩被吓到,她手指一动,手中的匕首在空中转动,待再停下的时候,匕首已是换了方位,刀柄对着华小恩,而刀尖对着白悠。

         “我不是要吓唬你。”白悠将刀柄伸到华小恩的身前,“用匕首割破你的手掌,以血结契。”

         华小恩望着眼前的匕首,一时没回过神来,就听白悠补充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比起自己后悔,华小恩倒更怕白悠后悔,他风驰电掣般接过白悠手中的匕首,当机立断用右手割了左手手掌一刀,锋利的刀刃划过,鲜血沾在了白色的刀刃之上。

         匕首划过的地方,鲜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白悠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接过华小恩手中的匕首,犹疑了一下。

         随后,她执起手中的匕首,原本黯淡无光的匕首蓦然散发出蓝色的光芒。

         她看了一眼坦然的华小恩,想了一下,最终正握着匕首在空中飞快地挥舞。

         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光芒过后,空中什么也没留下。

         华小恩猜测那个东西是存在的,只是他看不见。

         正当华小恩猜测着接下来要怎么做时,白悠已经完成了契约图案的绘制仪式。

         她手腕一收,匕首锋利的刀刃划向自己的手掌,待华小恩意识到白悠也划伤了自己,想冲过去阻止时,白悠已经将匕首换到了未受伤的左手。

         “伸手!”白悠冷冷吩咐。

         看见白悠伸出受伤的手掌,华小恩连忙伸出划伤的左手,两人手掌在空中对接,本来空无一物的空中,有血液以两人手掌想接的地方为中心,顺着空中原有的轨道迅速地攀爬流淌。

         眨眼间,一副血色完整的契约图案赫然出现在眼前。

         契约图案十分复杂,以他们双掌为中心,就像是一团线,在一个圆里反复缠绕,打结。

         华小恩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得跟着白悠手掌的力量,原本手指朝下的手掌,按着顺时针方向慢慢旋转,一直到十指向上。

         在旋转的过程中,手掌的伤口处传来灼热的温度,那温度似乎是从契约图案传过来,一直传遍全身,最后又从心房的位置传出,停留在了手掌心的位置。

         白悠的手指挤开华小恩并拢的五指,与华小恩用力地十指紧扣,红色的契约图案在用力的一霎那碎成无数的碎片在空中飘浮,那些细碎的红色颗粒,最后在夕阳的余晖中消散不见。

         华小恩望着空中两人十指紧扣的姿势,有点难以置信他竟然与白悠缔结了契约,关键是他还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契约。

         白悠的手指纤细修长,她的手掌比华小恩的要小一点,手指长度却和华小恩的差不多,她手指用力的时候,还能清晰地看到她手指上的骨头和关节。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骨节分明吧。华小恩心想。

         白悠率先松开手,对华小恩道:“你我签订的是主仆契约,你以后只能对我绝对的忠诚,否则,我随时可以了结你的生命。”

         “哦。”华小恩对此丝毫不在意,他看了看刚才缔结契约的手掌,匕首划过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小的红色图案在手掌的正中心,图案很小,从纹理上来看,有点像一个花苞,仔细看又不像。

         他没敢问白悠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这种愚蠢的问题,因此这个图案到底是个什么鬼在华小恩很长的一段生命里一直是一个迷。

         白悠用手绢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她本意不过是吓唬吓唬华小恩,让他感到害怕,暴露出他根本不想管她的真正心思。

         可是对方没有拒绝,反而不假思索直接下了刀。

         对方如此爽快,倒让她有些进退两难。

         她把匕首重新插回靴子,对华小恩道:“你去叫华子邑和叶谦过来,我有事要和他们说。”

         乍一听华子邑的名字,华小恩脑子一片空白,心想华子邑是谁啊,再一想,这家里姓华的,除了他,不就剩下爷爷了么……

         从小到大,他都是叫爷爷,也没听别人叫过爷爷的名字,他还真不知道爷爷叫什么名字。

         原来爷爷叫华子邑啊。

         华小恩整个人风中萧瑟去叫爷爷和叶伯伯。

         不知道白小姐找爷爷和叶伯伯有什么事呢?

         “话说,”

         华小恩一边走一边盯着手掌心上那个红色的图案看。

         “心里还有点激动呢。”

         找来华爷爷和叶伯伯,四个人坐在正堂里,白小姐坐在最上面,爷爷和叶伯伯分别坐在白小姐下首两侧,华小恩站在华爷爷身边。

         这场面,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