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人各有志
        陈小草听话拿了东西出来,照样还是那副死样子,死猪不怕开水烫道:“我就是不想修仙!我喜欢千雪村,我喜欢在这里生活的日子!我才不要去修什么仙!那里都是我没见过的人,没见过的东西!我喜欢在千雪村和姐你一起生活,还有和其他小伙伴一起玩耍!”

         陈蔓蔓被陈小草气得直哆嗦,她忍无可忍拿起鸡毛掸子抓住陈小草就打她的屁股。

         陈小草挣脱了,躲在华小恩的身后,一边躲,一边冲着陈蔓蔓喊:“我死都不要去修仙,那里的人看起来都好复杂,我都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又不想长命百岁,我干嘛去修仙!”

         陈蔓蔓被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谦作为在场年纪最大的长辈,急忙拉住陈蔓蔓,劝道:“别生气,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慢慢讲道理就好了。不要动手,不要动手。”

         华小恩在旁边冷眼旁观,叶谦你根本就是在护着陈小草,你个幼女控!

         陈小草见陈蔓蔓暂时被叶谦劝住了,忍不住跟华小恩道:“小恩哥哥,你也帮我劝劝我姐吧。我真不知道,修仙有什么好的,我姐一定要把我扔进那个火坑里。”

         陈小草并不知道华小恩想修仙却苦于没有资质,自然就不知道她这番话对华小恩来说是多大的伤害。

         华小恩忍住内心的痛,好言问陈小草道:“陈小草,你就不想去外面见识一下更广阔的世界吗?”

         陈小草眨了眨眼,很严肃认真地回答:“不想!我在千雪村待得挺好的。”

         陈蔓蔓被陈小草的回答气得吐血,抖着手,指着陈小草,对叶谦哭道:“看看这个没出息的!难得她资质不错,黄门不嫌弃她出身低微,愿意收她做弟子,她还这么不争气!”

         叶谦呵呵笑,缓和气氛,劝:“每个人志向不一样,小孩子,现在还只想着玩。”

         华小恩望着陈小草那双无忧无虑的眼睛,眼神黯了黯,道:“陈小草,如果我是你,我就选择去修仙。”

         陈小草一直等着华小恩站在她这边,可没想到华小恩开口却是相反的方向。

         她一直觉得,在千雪村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很好,有她最在乎的姐姐,有她最喜欢的小恩哥哥。她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也会很开心,舒服。

         但是,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小恩哥哥会离开千雪村,去到别的地方去。

         “小恩哥哥,你想离开千雪村吗?”

         陈小草睁着不敢置信的大眼睛望着华小恩。

         另外两个人忽然安静下来,齐刷刷看向华小恩。

         屋内原本吵吵嚷嚷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华小恩却并没有因为众人的目光而逃避。

         他肯定地点点头,毫不隐讳道:“我想!”

         “我想离开这个地方,去更大更广阔的地方。我想要变得更强,更有学识,更有见识。”

         华小恩看向陈小草,道:“陈小草,这个地方太小了,你愿意待下去,我却不愿意待下去。”

         陈小草后退一步,不愿意相信方才华小恩说的话。

         “小恩哥哥,你变了。你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开千雪村的!”

         相较于陈小草情绪的激动,华小恩却十分的冷静。

         从那封白色的信封出现开始,华小恩就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的变化。

         他不害怕这种变化,反而带着欣喜。

         “我们都变了。”

         华小恩的表情漠然,没有丝毫起伏。

         当陈小草不是直接问白小姐身份,而是问她是否修仙的时候,华小恩意识到,直率的陈小草也懂得了拐弯抹角。

         她大致是猜到了什么,所以才拐弯抹角求验证。

         华小恩内心感慨,人是会长大的,但他却并不害怕这种成长。

         和陈蔓蔓告了别,华小恩离开陈家回了家。

         就在刚才,他忽然想明白了。

         他想要成长,他不害怕成长,那么,他还有什么不好面对白小姐的呢?

         回到华家,他坐在庭院的台阶之上,望着那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

         夕阳西下,红色落日烧红了西边的天空,也烧红了华小恩的脸。

         他双手搭在膝盖上,望着那个白色的身影朝着他款款而来,轮椅咯吱的声音并不影响夕阳照在她身后泛起的光芒。

         以往的时候,他都会从石阶上站起来,兢兢业业地帮白悠把轮椅推上去。

         但现在,他没动。

         华小恩鼓起勇气抬头看向白悠,暮色的光芒勾勒出她单薄的身形,背光他看不清楚白悠的神色,亦或者是他没有勇气看清楚。

         “白小姐。”他声音晦涩艰难唤了一声。

         白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待他接下来的言语。

         华小恩不自觉移开视线,盯着地面某个点,随后又鼓足勇气,重新对上白悠的视线。

         这是华小恩第一次在白悠清醒状态下直视她的双眼,他以为自己会害怕,但是触及对方淡漠平和的灰色眼眸,他恍然明白,他害怕的其实一直不是白悠本人,而是自己内心的恐惧。

         他沉声,缓缓道:“我之前答应过你,如果你需要剑,我就成为你的剑,如果你需要盾,我就成为你的盾。但是,我吃了现灵丹,却什么颜色反应都没有。我可能是一个庸碌无能、一无所成的凡人,我答应你的事情,我想做,却似乎什么都做不到……”

         “我并不是想食言,我只是意识到我没有多少可用的价值……”

         白悠认真听着,并未打断华小恩长篇大论般的喃喃自语。

         华小恩不想承认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人,特别是在白悠面前,然而事实是,他最需要坦诚自己无能的人,也是白悠。

         他脑海里想了很多东西,乱七八糟堆在一起。

         他想告诉白悠,不论他是多么的没用,但只要白悠需要,他还是会帮她。

         他甚至还想问她,她见多识广,除了修仙,他会不会还有其他方面的用……

         但是又觉得那样的自己太丢人。

         最终,他只说:“我虽然没用,但只要你需要,我说的话就都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