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智商初显
        华小恩放下陈小草,道:“正常来说,这个点蔓蔓姐应该在家吧。”

         陈小草也觉得奇怪,用手大力敲了几下门,朝着屋内大声喊:“姐!姐!我回来了!”

         喊了半天,屋内还是没有反应。

         两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不好的预感。

         陈小草没再说话,而是绕到陈家的后院,扒开一垛草丛,里面露出一个只够陈小草爬进去的洞,陈小草二话没说熟门熟路爬了进去。

         敢情这个洞就是以前蔓蔓姐将她关在家里,她还能跑出来漫山遍野跑的密道……

         华小恩觉得自己爬进别人家不是很好,就跟陈小草道:“你进去看看,我去前门等你。”

         陈小草点点头,消失在了洞里。

         华小恩重新绕道到前门,听到陈家陈小草前前后后走动喊陈蔓蔓的声音,过了一刻钟,华小恩也没听到里面传来蔓蔓姐的回应声。

         当陈小草打开大门的时候,看陈小草快哭的表情,华小恩就知道陈蔓蔓确实不在家。

         “会不会是临时有点事出门了?”华小恩道,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在这个小村子里,大家的日子多年如一日,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这么早能去哪啊!”陈小草哑着嗓子,眼泪哗哗就落了下来,“我姐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小草,你先别哭,我们先问问其他人,看有没有人看到蔓蔓姐。”华小恩一边说,一边帮陈小草擦眼泪。

         看到旁边一向出门比较早的张大叔路过,华小恩急忙拉着陈小草跑过去,问张大叔:“张大叔,今天早上你有没有看见蔓蔓姐?”

         “蔓蔓?没有。她应该还没出门吧,怎么了?”张大叔偏头看到一旁抹眼泪的陈小草,惊讶道:“小草,你回来啦?蔓蔓不是说你去修仙了吗?前几天还跟我们说,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呢!”

         听了张大叔的话,陈小草哭得更凶了,边哭边说:“我回来了,可是我姐不见了。”

         见陈小草哭得伤心,又是只有两个小孩,张大叔急忙安慰:“小草,你先别急,蔓蔓说不定有点什么事出门了。我帮你找人问问,千雪村就那么点大,蔓蔓出门肯定会有人看到的!”

         张大叔刚说完,负责村子里信件的李大哥跟张大叔打招呼走过来,看到陈小草,惊讶道:“小草你回来啦!”

         随后他又笑道:“我就说让蔓蔓不要担心,在家里等着就对了,小草肯定会自己回来的!”

         “你见到蔓蔓了?”张大叔抢先问。

         “没啊,就前两天,蔓蔓收到一封信,说小草不见了,她当时就说要收拾东西去找小草,我劝她在家里等,外面天大地大的,上哪里去找。我就说小草会自己回来的。”李大哥很自豪自己说对了,言语间掩饰不住的骄傲。

         听李大哥这么一说,其他三人都猜陈蔓蔓是出门去找陈小草去了,只是不知道陈蔓蔓时什么时候出的门,现在又走了有多远。

         “张大叔,李大哥,你们最后一次见到蔓蔓姐是什么时候?”华小恩抓住陈小草的手,希望能给她点支撑,不要太担心。

         张大叔想了一下,回答:“昨天中午吧,我看见她坐在门口张望。”

         “天黑之前,我送完最后的信,还看到她坐在家门口。”李大哥回答。

         这么说,蔓蔓姐昨天天黑之前都还在村里。

         如果蔓蔓姐是晚上出的门的话,出千雪村只有一条路,陈小草是昨晚回来的,必定会在路上碰上。

         华小恩猜测,蔓蔓姐多半是今早出门的。

         华小恩拉着陈小草跟张大叔和李大哥道谢告辞之后,往华家走去。

         他现在需要回去找人帮忙,希望能赶在蔓蔓姐到达主城之前追上蔓蔓姐。

         华小恩与陈小草都转身走了,热心的张大叔与李大哥还问,需不需要帮忙。华小恩道了谢,带着陈小草回家找叶谦帮忙。

         蔓蔓姐如果是今早出的村,现在去追还来得及,一旦她进入了主城,再找人就困难了。

         回到华家,叶谦听说了是陈小草需要帮忙,自是十分乐意。

         他听华小恩描述了一番陈蔓蔓的长相,就动身去追出门寻找陈小草的陈蔓蔓,临走还不忘捏一把陈小草的脸蛋,道:“叶伯伯会帮你把姐姐带回来的,不要哭了。”

         叶谦转身要走的时候,华小恩猛地拉住叶谦,对陈小草道:“陈小草,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蔓蔓姐一看就知道是你的?”

         华小恩这么一说,叶谦才恍然想到,陈蔓蔓没见过他,就算他跟陈蔓蔓说陈小草回家了,陈蔓蔓也未必信,如果拿一件陈小草的信物在手的话,就增加了可信度,可以减少彼此之间的怀疑犹豫时间。

         陈小草想了一下,将扎辫子的绳子扯下来,交给叶谦,道:“这根绳子是我姐给我织的,她肯定认识!”

         叶谦收下之后,夸了夸华小恩,就出门了。

         叶谦走后,华小恩提着的心也放下了。

         叶伯伯是修仙之人,速度肯定要比蔓蔓姐快,追回来只是时间问题,也不用怎么担心。

         华小恩刚放下心来,抬头看见院子里的白小姐背对着他们正在聚精会神看她的书,一点都没有被他们到扰到。

         冬天渐渐走向尾声,爷爷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春天新的药材播种到问题,所以大部分时间,爷爷都在后院药圃忙碌。

         “走,去你家等蔓蔓姐去。”

         华小恩的心情有点沉重,他拉着陈小草的手,往屋外走。与其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呆在白小姐的身边,不如干脆,离她身边远一点。

         陈小草这会不再哭,但还是止不住抽抽。虽然她这会心里满脑子想着她姐,但还是注意到了小恩哥哥沉重的神色,她回头看了一下刚才小恩哥哥视线的方向。

         那里,有一个白衣女孩仿若处在世外桃源一般,遗世独立。

         是那个小恩哥哥一直不让她见的客人。

         为什么小恩哥哥就是不让她与那个女孩接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