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虚弱贵客(2)
        小孩子的情绪散得特别快,陈小草乖乖回去的时候,还一脸闷闷的表情,不久之后,华小恩守在白小姐门外的时候,就听到陈小草和其他的小孩在那里玩雪球咯咯的笑声。

         今年的雪下得特别的久,大雪纷纷扬扬的,昼夜不息。屋檐上,挂上了一尺长的冰柱。

         华小恩盯着屋檐上垂下的冰柱发呆,他想推开门看看里面的人怎么样了,但是他不敢。他就是这么胆小,即使对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

         他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只是站在白小姐面前,他就有一种深刻的等级差异。明明在这千雪村生活了十年都没有什么等级的感觉,可站在白小姐面前,他就觉得对方高高在上。

         千雪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华小恩第一次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向往与好奇。

         爷爷终于回来了,华小恩跟爷爷解释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华爷爷沉吟了一会,什么都没有说,推开门,发现白小姐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

         华小恩紧随其后,从华爷爷身后探出头来,观看白小姐的情况。

         只见床上的人儿,脸白得犹如一张薄纸,黑色的睫羽在白色肌肤的衬托下愈发的乌黑细密,浓密的黑色长发散落在身下,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诡异的美。

         华小恩注意到她如柔荑一般的手从床边滑落出来,再低头一看,看到地上躺着白小姐藏在靴子里的那把匕首。

         华爷爷比华小恩先注意到掉在地上的匕首,他俯身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恭恭敬敬地放在了桌子上,带着一种不可亵渎的姿态。

         华小恩看到匕首的时候,吓了一跳,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反应就是白小姐是不是要拿匕首自杀,只是自己体力不够自杀失败。

         “爷爷……”华小恩想说,匕首放在这个屋子里太危险了,搞不好白小姐一时想不开就用匕首自尽了。他觉得白小姐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但是华爷爷打断了华小恩的话,只吩咐他将地上的粥打扫一下,就走了。

         华小恩打扫完之后,去找爷爷。

         他心里憋得慌,他想知道白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问爷爷,他就没有其他人可以问了。

         但是爷爷专心专意在药圃里倒腾,一点没有想为华小恩解答的欲望。

         华小恩蹲在药圃旁生闷气。

         他知道爷爷一向不爱说话,与他之间说的话也甚少。但以往,他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爷爷还是会很耐心的跟他解释的。

         但是关于白小姐的事情,爷爷却一再三缄其口。

         华爷爷看了华小恩一眼,对华小恩道:“听说小草的四叔回来了,你过去玩吧。”

         华小恩神色恹恹,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白家小姐,哪有心思去玩。更何况他对陈小草她家四叔也不感兴趣。

         不过爷爷不让他呆在药圃里,他也只能乖乖地走。

         走到门口华小恩抬头看了看楼上那依旧紧闭的房门。

         不知道白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她不会真的拿匕首自尽吧……

         华小恩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出了家门,去找陈小草玩。

         陈小草正跟一群小孩子玩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看见华小恩出来了,团了一个雪球就往华小恩脸上砸,砸完整个人跟个雪球似的往华小恩身上一扑。

         华小恩刚被砸中,没反应过来呢,整个人就被一团冷空气给扑倒了。

         陈小草扑倒华小恩后,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坐在华小恩身上,将周边的雪全往华小恩身上洒,其他小孩见状,也都过来将华小恩埋在了雪里。

         华小恩被一群人捉得没法反抗,只得一个劲呸呸呸的将掉到嘴里去的雪吐出来。

         陈小草见把华小恩堆成了雪人,才从华小恩身上爬下来,哈哈大笑,“小恩哥哥变成雪人了!哈哈哈哈。”

         华小恩刚能反抗,就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抓起雪就往这几个人脸上砸,一群人被华小恩砸得四处逃散,只有陈小草还在旁边傻呵呵笑。

         华小恩捧了一大把雪,糊了陈小草一脸,质问她,“你四叔不是回来了吗?也不去接待一下你四叔,就知道玩,你好歹也帮你蔓蔓姐分担点,别不帮忙还老让蔓蔓姐为你操心。”

         陈小草一边冷得直叫,一边理直气壮反驳,“四叔老爱说修仙啊什么的,我又不感兴趣。呆在那里跟听念经似的,一点都不好玩。”

         听陈小草说到修仙,华小恩停了手,拉着陈小草的手说,“走,去你家见见你四叔去。”

         陈小草不知道以前对她四叔不感兴趣的小恩哥哥,怎么突然对她四叔感兴趣了。不过被华小恩牵着走,她也就没有拒绝,由着华小恩将她牵回了她自己家。

         “蔓蔓姐,我把陈小草拉回来了。”华小恩推开陈小草的家门,朝着里面喊。

         陈蔓蔓看到沾了一身雪的陈小草被华小恩拉着进了门,对陈小草已经快要绝望了。她真想抽陈小草一顿,只是现在四叔在家,她得收敛点。

         陈蔓蔓对华小恩露了一个微笑,对陈小草使了个眼色,道:“小草,快点过来,跟四叔打个招呼。”然后对华小恩道,“小恩,过来,烤烤火,吃点烤花生。”

         华小恩毫不客气在火炉子旁找了个座坐好,对那个一直在那里默默地吃花生的陈家四叔打招呼,“陈四叔好。”

         陈小草到了陈蔓蔓的视线范围内就变得很老实,她挨着华小恩坐了下来,华小恩将她身上的雪拍了拍,免得被火烤化了,把衣服湿了。

         陈四叔现在入的黄门,虽然未能修仙,怎么说也算是在修仙门派做事。做的事情,大概和以前华爷爷的差不多。只是村里人都不知道华爷爷以前是做什么的。

         华小恩知道,蔓蔓姐还有小草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四叔,貌似是因为当年陈父重病缠身,想要将陈蔓蔓和陈小草托付给陈四叔,但是陈四叔当年正好有个机会入黄门,因此抛下了重病的哥哥和两个侄女离开了村子。

         陈四叔走后不久,陈父就过世了。只留下了陈蔓蔓和陈小草两个孤女。

         头几年,陈四叔一直没消息,陈蔓蔓和陈小草都是村里人救助的,后来,陈四叔终于回来了,发现哥哥早已过世,只留下两个侄女孤苦伶仃,无人照料。

         这之后,陈四叔每年都会回来一次,平时也会经常寄钱给两侄女。

         陈小草还不懂这些,心底里不怎么喜欢四叔,便不喜欢。但是陈蔓蔓不一样,她知道生活艰辛,因此就算当初恨四叔狠下心不顾陈父病危离开,表面也还是十分客气友善对待陈四叔。

         陈四叔知道陈小草的性子,野惯了,因此也不在意陈小草愣是没叫他四叔。

         他朝华小恩点了点头,发现一年不见,华小恩长高了不少,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有这种时候,才让人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一年,就这么眨眨眼就过去了。

         “蔓蔓,”陈四叔将一颗花生扔进嘴里,慢悠悠道,“我这次回来,想带小草去参加黄门的招生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