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白门贵客(1)
        华小恩搓了搓冻得通红的小手,将冻僵的手缩到身前,对着哈了几口热气,白色的雾气捧在手心,双手才稍微有了一丝的暖意。

         大雪下了几天几夜,此时停了一会,温度却比之前更低,华小恩平时并不是怕冷的体质,此时也忍不住跺了跺脚,恨不得马上飞到自己家里,坐在火炉子旁边。

         将手重新藏在袖子里,华小恩侧头看了看旁边站得笔直的爷爷,又朝着爷爷眺望的方向望去,大雪覆盖了来这个村落的唯一道路,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早已分不清路在何方。

         这座千雪村,是离主城天芒城几百里的偏远小村落,千雪村坐落在天芒城的西北方,背靠千年积雪的暮藏雪山,地理条件偏僻贫瘠,一般没什么人愿意来这边。

         在这条进村落的主干道被积雪覆盖之后,更是一点人行的痕迹也没有。

         华小恩拉了拉毛裘的兜帽,把稚嫩的小脸藏在毛绒绒的帽子里面,躲避那冷硬刻骨的寒风。

         身旁的爷爷并不受寒风的影响,身子一如既往站得笔直,仿若一尊虔诚的石像,恭敬地等待着远方的来客。

         在华小恩的记忆中,爷爷一向沉默寡言,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随时都是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他几乎不记得爷爷脸上出现过微笑的表情,他最熟悉的就是爷爷一丝不苟的神色。

         华小恩从未见过一个人,如爷爷般对任何一件事都认真到接近强迫症,而此时的爷爷,比平日里更加严肃认真。

         这其中的缘由,华小恩明白。

         前几天,一直没有与外界联络的爷爷收到一封信,雪白的信封,鲜艳的信戳,以及那镂空雕刻的“白”字,无不在彰显着来信之人的身份显赫。

         不用问华小恩也知道,信来自哪里。

         在如今的修仙盛世之中,修仙世家的地位俨然能媲美朝廷的影响力,对于这个全民皆向往修仙的时代,任何一个人都能将几个举足轻重的修仙世家的事迹和人物如数家珍。

         白门作为修仙世家中的佼佼者,自是被万人敬仰,所有人都以能进入白门学习修仙之术而自豪。

         但华小恩对修仙的事知之甚少。

         一则是爷爷除了说他曾是白门外门的仆人,以及白外当家是如何善待他的外,很少提及其它修仙界的事;

         二则千雪村地处偏僻,村民关心的只是吃穿住行,对修仙之事并不上心,华小恩也就无从了解;

         再则,华小恩本人对修仙没什么大兴趣。

         爷爷对于白门的尊敬与推崇,华小恩从小感触良深,只有在跟他说白门的事时,爷爷才会不知不觉多说一些话。

         只有那种时候,华小恩才会觉得爷爷和别人家的老爷爷一样,平静祥和,眼神中带着慈爱的目光。

         那封来信华小恩并没有看,因为爷爷看完之后,很是珍重的将信放回信封之中,将信封收了起来。

         不过放完信封之后,爷爷就跟他说,三天之后,白门的一位小姐将会过来住一段时间,休养一下身体。

         对于从小生活在千雪村的华小恩来说,每天见的人屈指可数,认识的人也就村子里几十口人,掰着手指也能数清楚。这次有客人从外面来,而且还是修仙世家白门的小姐,说不期待那是骗人的。

         爷爷显然与华小恩这种单纯的期待不同,而是认认真真开始为客人的到来做准备。华小恩一想到将会有客人过来,也是很有干劲的在爷爷身后帮忙。

         今天就是客人到来的日子,爷爷带着他早早来到离村子里最近的驿站来接客人。这个驿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设立的,现如今早已空空如也,既没有人看守,也没有人来往。

         华小恩与爷爷站在简陋的驿站外面已经站了快两个时辰了,茫茫大雪中却没有半个人影,除了呼啸的寒风,连个动物都没有。

         “爷爷……”

         华小恩艰难地张了张嘴,刚出声,一团白气随着声音飘出,带走了身体仅存不多的热气,华小恩打了个冷颤,有些犹豫是继续开口说话还是为了保存热量而保持缄默。

         爷爷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就像驿站里被冻僵的茅草,想来爷爷根本没听见他刚才那细小的声音。

         华小恩正准备拉一拉爷爷的袖子吸引爷爷的注意力,就见爷爷身体蓦然动了一下,又因为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麻木而生硬的止住了动作。

         华小恩伸头朝着大路方向看去,果然看见白茫茫的雪原中有一群人影朝着这边过来。

         爷爷活动了一下身体,华小恩也跟着活动一下身体,看得出来,爷爷有点激动,华小恩也跟着有些激动,更主要的是又紧张又期待。

         这个白门小姐,尽管华小恩不知道是主家还是外家的小姐,不过考虑到爷爷曾经只在白门外家工作过,估计这个白门小姐是外家某位当家管事的女儿,但不管主家外家,那也是白门的人!

         修仙世家的小姐,不知是什么模样?总不会跟邻居家的陈小草一样成天跟着一群男孩子东奔西跑吧?

         华小恩现在还只有十岁,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

         眼看着队伍越来越近,华小恩定睛看去,大概有十来个人,分别骑着纯黑的骏马,而在队伍中间的是一架素色的马车,配上暗红的雕刻浮花,素雅隆重,窗子被被素色的毛毡遮住,即便被风吹动,也将马车裹得严严实实,看不见马车内一丝景色。

         这是华小恩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豪华的阵仗,而华小恩所不知道的是,为了遮人耳目,这一行人已经尽量低调,马车也只是用的普通的马车。

         在如此严寒的情况下行进,骑马的众人却不见风尘仆仆的神色,个个精神奕奕,神采非凡。

         队伍一路飞奔而来,并未减速,而是到了爷孙俩到身前才紧急停下。

         寂静的荒野之地,赫然响起一阵马嘶之声,惊得华小恩都抖嗦了一下。

         为首的一位年轻女子,刚勒住马,便从马上一跃而下,牵着马走到爷爷的跟前,朝爷爷抱了一下拳,道:“华哥,好久不见。”

         华哥?

         华小恩愣愣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20多岁的女子,再瞧了瞧,爷爷夹杂着白发的两鬓……这样一个组合,如何都算不上同辈吧。

         爷爷恭敬地作了个揖,略微有些感慨:“六长老,好久不见。如今您还年轻如昨,我却已是垂垂老矣。”

         听完爷爷的话,华小恩再次看向面前年轻的女子,女子的面容依旧年轻,眼神却有着超脱她年龄阶段的冷静与沧桑。

         听说修仙之人,可以驻颜……

         这女子想来年纪与爷爷差不了多少,只是容貌未曾老去罢了。

         想到爷爷曾经与这些人在一起,如今这些修仙之人还保持昔日的容貌,而爷爷,身体年复一年的老去,不知爷爷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