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危险贵客(2)
        “那个姐姐好漂亮啊,几岁了呀?应该比我们大一点吧,姐姐叫什么名字呀?她怎么不出来跟我们玩呀……”

         陈小草比其他人好奇心更胜,华小恩都懒得应付他们准备要回家了,陈小草还紧追不舍。

         到了家门口了,陈小草还不想放弃,拽着华小恩的胳膊就是不放手,死皮赖脸道:“小恩哥哥,你就跟我说说嘛,要不你带我去见见那个姐姐也好……”

         陈小草只比华小恩小半岁,华小恩被陈小草拽着愣是寸步难行,华小恩没办法,只得跟陈小草说:“小草,那个姐姐可凶了,她不喜欢见人,见了你肯定要打你的,你还是不要见了。”

         华小恩已经将白小姐的威胁力降低了一个等级,若是他跟说陈小草说白小姐会动不动就亮出匕首杀人,估计会吓坏陈小草。

         哪知陈小草压根就不相信他,耍赖道:“小恩哥哥,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信你吓唬我。那么漂亮的姐姐怎么会打人。哎呀,你就让我见一下嘛,我保证绝对不乱来,我就在旁边看她几眼。”

         陈小草一心觉得是华小恩怕陈小草乱来吓到了那个姐姐,因此信誓旦旦,保证自己绝对会乖乖的。

         华小恩被陈小草缠得无奈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抬头看见陈小草的姐姐陈蔓蔓出现在陈家门口,急忙喊:“蔓蔓姐,小草又跟着兴兴他们翻围墙了!”

         陈蔓蔓远远看见陈小草又缠着华小恩,呵斥她:“陈小草!赶紧滚回来!”

         陈小草听见她姐的声音,幽怨地看了华小恩一眼。她不情不愿松开华小恩的手,嘟着嘴往家里走。

         华小恩摆脱陈小草之后,急忙关了门,进了家门。

         这白家小姐,他华小恩也就接回来的时候见了一下,他也想和她说话,可也得人家愿意啊。

         华小恩的内心第一次这么纠结,又有点想看见白小姐,又怕看见白小姐。

         走到大院,华小恩忍不住抬头看向白小姐那紧闭的房门。

         心里忍不住嘀咕:这么小就辟谷,那要是长身体怎么办?不吃东西还能长身体吗?爷爷明明一直说要多吃东西才能长身体的。

         话说修仙之人能够驻颜,这白小姐不会也是年纪很大,但是保持了女孩的样子吧?

         应该不会吧,一想到一颗老婆婆的心却拥有童稚般的颜,华小恩就忍不住一阵恶寒。他甩甩头,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晚上华小恩躺在床上一直在想问题,例如,这白门小姐为什么要来这偏僻之地,以及,她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又是谁?看那个女孩穿的衣服,应该也是白门的人,大概也是仆人或者弟子之类的……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自己的脑袋这十年来都没想过这么多的问题。

         华小恩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结果做了一晚上的梦,梦见一个身穿红色袍子的女孩子拿着匕首一直追他,他拼命跑啊跑,后面的人还是穷追不舍,他就这样筋疲力尽跑了一晚上,眼看前面就是悬崖,他回头,看到追他之人红色的兜帽下,那绝世的容颜,灰色的眼眸不是杀意,却是一种死气沉沉的绝望。

         她手中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她走近他的身边,轻轻一推,将他推下了悬崖,而她自己,也轻轻一跃,跳下了悬崖。

         感觉自己掉下悬崖,华小恩身体条件反射一惊,他人就被惊醒。

         华小恩从床上惊起,发现自己在这冰冷的雪夜却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抹了抹额头,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天已经微亮,差不多该起床了。

         华小恩洗簌完,爷爷就过来让华小恩端着洗漱的水去敲白小姐的门,华小恩有点怵白小姐,因此问爷爷怎么不自己去。

         爷爷简单说,自己不方便进女孩子的闺房。

         华小恩似懂非懂,端着水鼓起勇气敲了白小姐的门,敲了两下,华小恩紧张得手都有点抖,好怕对方直接拿着匕首就朝他刺过来。

         他本来就怕白小姐,再加上昨晚又做了个奇怪的梦,他就更怕这白家小姐了。更何况他没有爷爷那么好的反应速度,若是被白小姐挥着匕首来这么一下,他就只能白白受死。

         华小恩看了看不远处的爷爷,爷爷朝他点点头,华小恩鼓起勇气又敲了几下,屋子还是没有半点反应。听爷爷说昨晚爷爷敲过门,但是被赶走了,白小姐一直未曾出过房门,也没让任何人进过房门。

         华小恩敲了好一会,房间内一点响动都没有,他一直高度紧张,同时随时准备着后退以防对方蓦然开门刺他一刀,因此,只是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华小恩已经脱了一层汗,身体比打理一整天的药圃还累。

         半晌没有反应,华小恩有点担心,又紧急敲了几下门,小心翼翼喊:“白小姐?”

         房内还是没反应。

         难道还没醒来?华小恩有点不确定了,继续敲了几下,“白小姐,你醒了吗?白小姐?我推门进来了……”

         等了一会,里边还是没反应,华小恩小心翼翼推开门,入目的便是一袭红袍的女孩倒在地上,女孩脸色白得透明,被鲜艳的袍子衬得,更是白的吓人。

         华小恩只一看,便看到地上那暗红色点点血迹。

         华小恩吓得双手一抖,手中端的盆坠落在地,一盆热水溅得到处都是。

         “爷爷!”华小恩子双脚能动之前大声喊了起来,爷爷的速度如闪电,几乎是华小恩喊了一声,就出现在了门口。

         “白小姐……白小姐……”华小恩看见爷爷,指着地上的白小姐,说不出话。

         爷爷一进门,看见地上躺着的白小姐,脸色一惊,急忙将白小姐抱到床上,摸白小姐的脉。

         华小恩早已吓得动都动不了了,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就听到爷爷喊他:“小恩,再去打一盆热水来。”

         “哦。”华小恩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瘦小身影,捡起地上的盆,赶紧去打水。

         华小恩打来水之后,爷爷又吩咐他去弄一碗糖水过来。

         华小恩愣了一下,不过还是乖乖去了。

         把糖水倒过来之后,爷爷又吩咐华小恩让厨房熬碗药粥过来……

         这下,华小恩忍不住问:“爷爷,白小姐……是饿晕过去了吗?”

         爷爷点了点头,不过又表情凝重的重新把了一次脉。

         华小恩一直站在旁边,定定地看着爷爷,心也跟着爷爷的表情沉浮。

         爷爷并不是专门的大夫,只是稍微会一些医术,再加上爷爷喜欢种植一些药草,因此对一般的病还是有办法的。

         只是,不知道这白小姐到底是生了什么病,让爷爷眉头皱成这幅模样。

         爷爷放下白小姐的手之后,让华小恩将一碗糖水喂给白小姐喝了,他要去一趟厨房。

         华小恩望着手上的一碗糖水,还有昏迷的白小姐……

         而爷爷,已经转身去厨房了。

         华小恩从小到大还没伺候过人吃东西呢,他拿着勺子,横着似乎也不对,竖着似乎也不对,到底应该怎么喂?

         这可真是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