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虚弱贵客(1)
        琢磨了半天,华小恩也没找到方法,又怕爷爷从厨房回来发现他一滴也没喂进去,于是鼓起勇气用勺子硬挤进昏迷之人的双唇之间,将水缓缓倒进去。

         眼看着勺子里的水进了那苍白的双唇,华小恩出了一头汗,想到终于将水喂了进去,华小恩忍不住露出了开心的笑颜。

         只是在他喂了两勺之后发现喂进了嘴里,却没有吞下去……

         糖水顺着紧闭的唇角流出,华小恩吓了一跳,急忙用袖子去擦,刚擦又觉得用袖子不好,急忙收回袖子。

         这一惊一乍的动作之后,华小恩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发现即使他做了这么多事,躺在床上的人儿也没有一点反应。

         华小恩这才仔细端详躺在床上的女孩。

         光从女孩的容颜和身形看,年纪应该和他差不多,这女孩长的真的很好看,眉形未曾修剪,天然的弦月眉,睫毛颀长,在眼睑投下淡淡地阴影,鼻子小巧笔直,上嘴唇的弧度像一张完美的弓……

         只是她的脸瘦削而苍白,嘴唇也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紧抿的双唇连在昏迷时都带着拒绝的姿态。

         盯着这个女孩呆呆的看了一会,华小恩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醒了醒神。

         醒神之后,继续想办法给床上的人儿喂糖水。

         躺着的时候,她也不是很可怕。华小恩忍不住想。

         喂完一碗糖水之后,华小恩刚想松一口气,爷爷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过来,交到了他的手上。

         华小恩傻愣愣地接过热乎乎的粥,顿时觉得这就是一烫手山芋。

         为了喂一碗糖水,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还要喂粥……

         “爷爷……”他想要申诉,但爷爷却不给他申诉的机会,将粥交给他便干脆利落地出了房间。

         华小恩望着手中的粥,坐在床头犯愁。

         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华小恩以为是错觉,低头一看,那一直闭着的双眼有了松动的迹象,昭示着这双眼的主人马上就要醒来了!

         这吓得华小恩跳了起来,差点打翻了手上的粥,幸好他稳得住,才只是洒了一点在手上。

         华小恩将洒在手上的热粥赶紧抹去,低头看了看,碗里的粥是没洒,可他的手却烫红了好几处。

         这照顾人的活,真不是人干的!华小恩心里委屈地想。

         华小恩刚稳住,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烫疼的手吹吹,就发现床上的人已经自己坐起来了,用她那冰冷的灰色眼眸看着他。

         华小恩硬生生打了个寒战,他恨不得此刻拔腿就跑,可双腿却不听使唤,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只得镇定下来,冲白小姐傻兮兮地笑:“你一定饿了,这儿有刚熬好的粥,趁热喝了吧。”

         白小姐听到华小恩的话,视线转移到华小恩手中的粥上,面无表情的脸瞬间惨白,眼中闪过屈辱的神色。

         她毫无预兆挥手打掉了华小恩手中的碗,低喝了一声:“滚!”

         她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愤怒和激动,她那一挥手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随后,她整个人无力地低下了头,黑色的墨发遮住了她雪白的容颜,那灰色的眸子被长长地睫羽遮住,看不见神色。

         只是不需要看,也知道此刻她的眼中是绝望与屈辱的神色。

         华小恩一动不动呆在原地。

         地上碎裂的碗里,滚烫的粥顺着缺口慢慢地流淌。

         华小恩不明白,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孩,为什么会有如此深刻入骨的绝望与耻辱?为什么对食物如此深恶痛绝?

         他和她完全就不是在同一个世界之中。

         “滚出去!”女孩凛冽的声音再度响起,她太过用力,连声音都颤抖起来。

         华小恩挪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房门。

         关上门,就像关上了另外一个世界。

         华小恩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动弹。

         爷爷不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很想哭,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哭,是默默地流眼泪,还是号啕大哭?但是最终他的眼泪都没有流下来,只是心里十分难受。

         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屋内没再有什么响动,想来刚刚才醒转过来的白小姐也没什么力气再折腾。

         华小恩踟蹰了一番,还是决定去厨房,让厨房再熬一碗粥,等爷爷回来再问该怎么办。毕竟爷爷交代的任务他没有完成。

         华小恩下楼去厨房的时候,看到陈小草鬼鬼祟祟在他家门口张望。

         陈小草看见华小恩,眼睛一亮,便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欢乐地大喊:“小恩哥哥,小恩哥哥,我刚看到华爷爷出去了,所以我就偷偷跑过来了。”

         陈小草在村子里经常跟着一群男孩子到处乱跑,蔓蔓姐一个人管不住她,每次都拿着个鸡毛掸子满大街追着打,陈小草一边哇哇叫,一边悔过说自己再也不犯,但是每次都是,一撒欢,就跑了,之前对蔓蔓姐的承诺全都忘得一干二净,典型的不长记性的丫头。

         陈小草最爱找的就是华小恩,但是她偏偏就怕华爷爷。

         这不,看见华爷爷不在家,就颠颠跑过来了。

         华小恩这会没什么心情陪陈小草玩,只是听陈小草说爷爷出去了,赶紧追问了一下爷爷的去向,“爷爷去哪了?”

         陈小草眨巴着大眼睛,表示自己不知道。

         “可能送信去了吧,那个方向。”陈小草指了指华爷爷离去的方向,猜测。

         华小恩不知道爷爷这个时候出门去做什么,他对白小姐的整个事件都毫无头绪,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小草见华小恩一脸苦色,想起方才看见华爷爷出门时急匆匆的样子,猜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便小心翼翼问:“小恩哥哥,怎么啦?”

         听到陈小草的询问,华小恩方意识到自己定是神色不对,他摇了摇头,对陈小草挥了挥手,道:“没什么事,我还有事要忙,你赶紧回家吧,最近都不要来我家找我玩了。”

         华小恩说完,就跑厨房去了。

         陈小草只当是华小恩家里来了客人要忙着照顾没时间理他,仍旧乐呵呵跟在华小恩身后,叽叽喳喳道:“小恩哥哥,我就跟在你身后,偷偷地看那个姐姐几眼。我发誓,我不会吓到她的。”

         小村子里没什么稀奇事,有个新鲜人物大家都好奇,华小恩完全能理解这种心情,毕竟他自己也经历过,但是现在他已经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来满足陈小草的好奇心。

         华小恩推了推陈小草,看到陈小草那天真无邪的脸,讶然发现,不过一天功夫,陈小草这般的无忧无虑似乎就离自己很远。

         明明在白小姐来之前,他也和陈小草他们一样。

         华小恩第一次想,无忧无虑是不是等于无知?因为身边的世界太小,无须担心,无须痛苦,无须绝望,所以,他们才会与白小姐,有着那么大的差距?

         “小草,”

         华小恩的神色十分严肃,以前他们玩笑打闹的时候,也有生气的时候,但是这么严肃的小恩恩哥哥,陈小草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像是华爷爷一样。

         “你先回去。这几天都不要过来找我。”

         陈小草愣愣地照着华小恩说的,慢慢退了回去。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直觉,华家出事了,那个漂亮的姐姐来了之后,华家就出事了。

         还有就是,小恩哥哥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