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危险贵客(1)
        华小恩比手画脚朝陈小草示意,希望她不要说话。

         但是陈小草傻啦吧唧一个劲追着问:“小恩哥哥,你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一边说还一遍模仿一遍华小恩的动作。

         华小恩对马车内的白家小姐十分忌怕,平时和村里的小孩们插科打诨开玩笑都无所谓,偏偏此时,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更别说出声说话。

         最后还是不苟言笑的爷爷让大家散了,好奇的大人和爱热闹的小孩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心有不甘的几个小孩还偷偷地躲在柱子后面看。

         华小恩有一种这些好奇宝宝们是多么幸福的感觉。他对这白家小姐也好奇,只是现在惧怕之心远甚于好奇心,他只想离她越远越好。

         马车停定,爷爷特意拿了个板凳,让白门小姐自己下车,他只是在旁边扶将着。

         “小姐,到了,请下车。”爷爷站在马车旁边,恭恭敬敬说着。

         华小恩亦是恭恭敬敬站在爷爷旁边,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白小姐挥开车帘,从马车之中探出身来,看到马车旁的凳子,脸色又是一灰,硬生生避开凳子,从旁边跳了下来,虽然有些微不稳,好歹是稳定落地。

         她也没有要爷爷扶,径直朝大门走去。

         爷爷眼疾手快给白小姐带路,华小恩在后面亦步亦趋跟着。

         华小恩和爷爷住的宅子算是千雪村里比较大的宅院,在白门小姐来之前,爷爷特意请了几个人来帮忙清扫整个宅院,将宅子修整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这个院子也不大,不过有前院和后院,后院后面有一片药园子,一直是爷爷种药的地方,前院和后院之间有一片不大不小的空地,中间种了几棵海棠,还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假山。

         为了让白小姐住的舒适,爷爷把前院最好的一间房收拾出来,准备给白小姐住。

         白小姐被爷爷带到房间之后,一句话没说,漠然赶人:“你们可以出去了,没有我的吩咐,不准打扰!”

         出了门之后,爷爷命华小恩守在门前,自己匆匆离开了。

         华小恩在门前大气不敢出,生怕里边那白家小姐听见什么声响一不高兴,一刀把他解决了。

         想起她那闪着蓝色光芒凌厉的匕首,华小恩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

         “修仙世家的人都这么草菅人命的吗?”华小恩闷闷地想。

         以前听爷爷说,修仙之人都是行侠仗义,为民除害,而且德行高远,都是一等一的好人。可是,这白家小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人。

         难道爷爷以前是骗我的吗?还是,这白家小姐有什么苦衷?

         可就算有苦衷,是什么样的苦衷,可以这样草菅一条人命呢?

         华小恩朝楼下望去,没有看见爷爷的身影,复又低着头看自己的鞋尖,心想:难道我以后就要一直守在房门口吗?

         想到这种可能,华小恩心里已经开始默默祈祷这白门小姐快点走。

         没多久华小恩就看到爷爷瘦削的脸冻得通红回来了,他像是剧烈运动了,气息还有点不稳。

         看见爷爷的身影出现,华小恩眼睛一亮,得到解放般朝爷爷奔去。

         他想问爷爷他接下来要怎么做,总不能他一直守在门口。

         华小恩靠近爷爷,才发现爷爷出了一身的汗,手指上还沾了一些冻土。华小恩有些惊讶,但是马上又反应过来,爷爷应该是将那个人埋了。

         虽然死掉的那人总算能入土,可爷爷为白小姐善后,华小恩的内心不知为何还是很难过,就好像,他一直仰望的爷爷,瞬间成了那白家小姐的共犯,成为了与白家小姐一般,草菅人命之徒。

         爷爷却并未注意到华小恩内心的变化,他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完善后事宜的,虽然这么些年一直有好好锻炼身体,却终究敌不过时间的摧残。

         就算不想承认,他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老了,身体再也比不得年轻时期,更不用说与那些修炼等级高之后能脱离肉体而存在的修仙之人相提并论。

         华爷爷喝了一杯水,吩咐华小恩道:“你就一直守在小姐房门,看小姐有什么吩咐。”

         说完,爷爷看了看屋外的天色,道:“天色不早了,我去吩咐厨房做晚饭。”

         华小恩张嘴想拒绝,但是爷爷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径直走了,华小恩只得闷闷地朝着白小姐的房门走去。

         来到白小姐的房间门口,华小恩贴着房门口竖起耳朵听了一会,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个白小姐的行李搬进屋里去之后,连收拾都没有,也不知道她一进去就把自己关在里面干什么。

         爷爷让华小恩一直呆在门口,可是房门内的人又一点动静都没有,华小恩百无聊赖,又不敢擅离职守,便无聊地开始数地上青木的纹路。

         平时华小恩跟着村子里的小孩满村子跑着玩,也不觉得累,可这会站在房门口一动不动,简直是煎熬,比刑罚还惨烈。

         华小恩一会换一只腿为重心,站累就蹲着,蹲麻了,就撑着走廊栏杆休息一下脚,饶是如此,他也浑身累得慌。

         这要是站一整天,不得累死。

         外面雪还在纷纷扬扬下,华小恩使劲搓了搓手,以此来取暖,但又不敢动作太大,生怕吵到屋内的人,影响屋内之人的心情。

         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是因为什么被白家小姐杀的,但是借他几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问白家小姐为什么她要杀那个人。

         华小恩无聊的搓了一会手,就看到一个小石子滚到自己的身前,华小恩抬头去看,只见陈小草从围墙上露出一个毛绒绒的头出来,龇牙咧嘴冲着他笑。

         华小恩面色一惊,心虚地朝房门内看了一眼,生怕吵到了里边那一位小姐,搞不好她一个不爽就跑出来杀人解恨。

         所幸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华小恩才稍微安了心,朝陈小草使眼色,让她赶紧离开。

         陈小草趴在围墙上,小脸冻得通红,小嘴里吐着热气,“小恩哥哥,你家来的那位姐姐在哪里?华爷爷不让我们进来,我们从这里偷偷看一下。”

         陈小草刚说完,就听见她“啊!”的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从围墙上翻了下去。

         围墙外4个小孩倒成了一团。

         华小恩听见陈小草尖叫的声音,忍不住为她肉疼了一把,随后听见几个小孩在那里互相责怪,想来是摔得并不惨。华小恩舒了一口气,又偷偷看了一眼房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悄无声息的房间,华小恩忍不住贴着门聆听房间内的动静,他屏气凝神听了半天,房间内鸦雀无声,静到似乎连空气都停止了流淌。

         华小恩站定,瞪着白家小姐进去之后关上的房门,心中万分古怪地打着鼓,房间里太静了,仿若房间本就是空的。

         “这白小姐躲在房间里不会出什么事吧?”华小恩咬着唇想,他提起手,想敲门又不敢。

         围墙外的几个小孩一直在外面孜孜不倦地尝试着爬围墙,显然是失败了好多次之后,垂头丧气放弃了爬围墙的行为,四散回家了。

         陈小草和另外三小孩走了之后,周围更加安静了,华小恩第一次发现这世间原来是如此安静,没有人声,没有狗吠,亦没有风声,只有轻飘飘的雪花簌簌落下的声响。

         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爷爷终于走了过来,敲了敲门,恭恭敬敬喊:“小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移步去大厅吃饭。”

         一片静默。

         爷孙俩面面相觑。

         良久,房内才响起白小姐的声音:“我不需要。”

         这声音没什么力度,软绵绵,一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体弱。

         爷爷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惊异,随后朝华小恩招招手,带着华小恩一起离开房门口。

         爷孙俩坐下来吃饭,爷爷一言不发,华小恩有些饿,快速地扒了几口饭,吃了几口饭之后,白小姐精致但瘦削的脸浮现着眼前。

         华小恩看了看闷声吃饭的爷爷,忍不住问道:“爷爷,她真的不用吃饭吗?”

         爷爷沉吟了一下,道:“修仙之人,有一种东西叫辟谷,可以不食五谷。”

         华小恩惊讶得睁大了眼睛,追问:“真的可以不用吃东西吗?”

         爷爷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低着头却是着思索什么问题。

         吃完饭收拾完碗筷,华小恩得到爷爷的允许不用去白小姐门外等着,看见陈小草一直在门外叫他,就跟陈小草出去玩去了。

         几个小孩见华小恩出来,围着他叽叽喳喳问个不停,都是关于白家小姐的事情。

         爷爷嘱咐过他不能告诉别人白小姐的身份,所以只能说这个人是大户人家来的小姐。

         小孩们对白家小姐好奇至极,华小恩却愁眉不展,家里来的哪是客人,明显是一个危险人物,搞不好会出事的。

         华小恩对这个白家小姐战战兢兢,其他小孩哪里懂他,只是觉得新来的人高贵又美丽,充满了好奇,恨不得能把那人摆在眼前好好端详,仔细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