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残疾贵客
        王大夫看华小恩的表情,知道这孩子大受打击,有些不忍,但还是老实道来:“病人膝盖以下双脚冻伤严重,以后无法下地,还有她受了严重的内伤,我只能开药方调理,但是要痊愈,没有可能。说实话,就我个人而言,她若是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其他的,恕王某无能为力。”

         王大夫的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华小恩浑身一颤,双手忍不住紧紧抓住爷爷的衣裳。

         白小姐四肢健全的时候尚且想要求死,如今若是再加上双腿残废,与严重内伤,那她岂不是更没有求生的欲望!

         华爷爷安抚地摸了摸华小恩的头,白小姐的遭遇太过凄惨,他原以为葬身于雪山之中是她最好的归宿,只是有人却不放过她。

         是谁与她有着如此大的仇怨,在即使她已经修为全废,根骨尽毁的情况下,还痛下杀手?

         当时听雪山上的声音,那人应该是一个青年男子,声音浑厚,中气十足,且上山下山毫无痕迹,应该是个修仙之人。

         华爷爷内心忍不住想,将白小姐救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

         处理完白小姐的伤后,王大夫背着医药箱离开,华爷爷让华小恩一直在旁边照看着白小姐,自己去送王大夫一段。

         华爷爷与王大夫两人离开之后,华小恩坐在白小姐的床榻前,盯着白小姐那又青又白的脸发呆。

         时间就在华小恩盯着火炉子里上蹿下跳的火苗中慢慢流淌,一天过去了,白小姐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爷爷端过来一碗药,让华小恩喂了,又切了切白小姐的脉,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又出去了。

         华小恩不懂得看病,但从爷爷的反应来看,他也知道,白小姐的情况不好。他认真地将碗中的药往她那苍白的唇中喂,心里想着,喝点药下去,她就会好一点。

         正喂到一半的时候,爷爷喊了他一句,说陈小草在下面找他。

         华小恩本不想去,但是一般陈小草都不敢直接跟华爷爷说话,这次让华爷爷传话,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华小恩想了想,便将药碗放在白小姐的床头,下楼去找陈小草。

         他不知道,他刚转身,躺在床上的人,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

         陈小草情绪低迷地站在门口,小手一直在揪对她来说过长的衣裳,这衣裳还是她姐姐陈蔓蔓以前的衣服。

         她看到华小恩下来,眼睛亮了一下,咧嘴笑了笑,随后神色又恢复了低落。

         “怎么了?”华小恩开门见山地问,他心里还想着那半碗没喂完的药。

         “小恩哥哥……我……”陈小草的声音低沉有点哽咽,犹犹疑疑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

         华小恩只当她又被蔓蔓姐打了,这会委屈,来找他哭诉来了。他正想开口劝慰两句,就听见楼上传来“啪”的一声脆响。

         瓷碗掉在地上的余音还在,华小恩知是从楼上传来的,心下猜白小姐一定是醒了,当即将陈小草忘得一干二净,拔腿就往楼上跑。

         陈小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跟了两步,朝华小恩喊:“小恩哥哥……”

         但是华小恩已经消失在楼梯口,她想追上去,身后却传来陈蔓蔓的声音,“陈小草,快点回来,该走了。”

         陈小草望着华小恩消失的方向,在原地踟蹰了一会,最终在陈蔓蔓的催促下,转身出了华家的门。

         华小恩推开房门,看到摔碎在地的碗,以及明显被子被掀动的床榻。

         他想跑过去,踏出的脚又触电般的收回。

         华小恩悲哀的发现,对于醒着的白小姐,他对她的惧怕依然存在着。

         知道白小姐醒了,华小恩的内心还是很开心的,他没敢靠近,急忙走到楼梯口开心地喊:“爷爷,白小姐醒了!”

         而还未走远的陈小草在听到华小恩一声欢快的声音,瞬间难过得哭了起来。

         华小恩喊完,没听见爷爷的回音,下楼围着屋子里里外外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不过一会之后,就看到爷爷带着另外一个年龄大概在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进来。

         “爷爷,”华小恩小跑着过去,“白小姐醒了!”

         那中年男人听说到白小姐这个称呼,忍不住疑惑地看向华爷爷,华爷爷并未解释,而是跟华小恩介绍道:“小恩,这是叶谦,你叶伯伯。”

         华小恩有礼貌地喊了一声叶伯伯,叶谦摸了摸华小恩的头,跟华爷爷道:“华哥,小恩都这么大了!”

         华爷爷点点头,没再多说,带着叶谦去了楼上白小姐的房间。

         来到白小姐的房间,华小恩一直跟前面两个大人后面,叶谦进屋之后发现躺在榻上之人,十分震惊,“白悠?”

         听到叶谦脱口而出白悠的名字,华小恩终于确定爷爷的猜测没有错。

         白小姐便是那白家声称陨落的天之骄子。

         这叶谦想来是爷爷的旧识,应该也是白家之人,从他震惊的反应来看,他也不知道白小姐还活着的。

         华爷爷点点头,叶谦却并未再多说什么,像是心领神会。

         华小恩探头去看床上之人,发现白小姐并未睁开眼睛,但地上还摆着刚才被摔坏的碗,华小恩开口想解释他自己并没有说谎,却被爷爷阻止。

         因为这会叶谦已经在床边坐下,开始给白小姐切脉。

         华小恩乖乖站在华爷爷身边,不再出声。

         只见叶谦轻轻地切了一会脉之后,手指猛地用力,华小恩没感觉到叶谦有用力压白小姐脉搏的动作,只是感觉他的手指绷得很紧,他那枯瘦的手指青筋爆出,那股力量仿佛是从他的身体猛然间传到手指尖的。

         没一会,叶谦便满头大汗,神色严峻,乌黑浓密的眉毛紧紧皱着,仿佛在与什么搏斗。

         房间里鸦雀无声,华小恩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忽然听见叶谦暴喝一声,他整个人猛地被什么弹开,差点摔倒在地。

         华爷爷急忙扶住叶谦,叶谦却不顾自己颤抖的身躯,沉痛万分地望着床上之人,声泪俱下控诉:“灭绝人性!简直是惨无人道!”

         华小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华爷爷却是惊骇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