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重生贵客
        白悠又恢复了那个双手怀抱着匕首,安然入睡的姿态。

         她嘴角带着苍凉的笑意,对华小恩道:“送我回雪山吧,我对那个坟墓十分满意。”

         华小恩身体猛地一颤,只觉胸口发闷,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白小姐这一句,算是与华小恩说的所有话中,语气最软的一句,却是震得华小恩最深的一句。

         华小恩几乎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他艰难地张开嘴,嗓子干涩喑哑发不出声,他压着低低的呜咽,抱着怀中白小姐冰冷的身子,痛心入骨祈求:“白小姐,活下去吧,我求你活下去好不好!如果你需要剑,我就当你的剑,如果你需要盾,我就当你盾,只求你能坚持活下去!”

         白悠无声地流着眼泪。

         她也想活下去,可是她无法活下去!

         她也怕那雪山冰冷之地无穷无尽的寒冷折磨,可是修为被废,根骨尽毁,又双腿残疾的她,如何作为一个平凡人活下去?

         她天生是为修仙而生的,从她降生的那一刻,她就活在修仙的世界,让她如何能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下去?

         她做不到!

         鲜血一点一点流失,一丝一丝带走白悠的生命力,恍惚中,白悠似乎来到了以前她修炼的地方,她坐在那里,日以继夜的修炼,恬静安然。

         啊,好想再回到从前。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解脱。

         茫茫的月色下,阒然无声,阴冷的风无声地吹着,那个黑发白衣的女孩,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她的脸上是宁静祥和的表情,就好像她步入了天堂。

         不远处一个人影渐行渐近,华小恩抬起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掉落在了冰冷的雪地上。

         “小恩,让她去吧。”华爷爷的话犹如这寒冷的夜色,冰寒刺骨。

         华小恩抱紧怀中柔弱的人儿,神色坚定决绝:“我绝不放手!”

         白悠再一次醒来,是很多天之后,这次除了华子邑,华小恩,叶谦也在。

         白悠冷漠的看着他们,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冰冷的雪,而是熟悉的床帐时,她就明白,她想永久封存在雪山之上的心愿是实现不了了。

         华小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睛又红又肿,还挂着浓重的黑眼圈,看见白悠醒来,他连笑和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安心般松了口气。

         叶谦刚准备开口,白悠就开口打断他,道:“不用说了,把药端过来,我喝。”

         听到白悠说愿意喝药,华小恩震惊得眼睛都圆了,忙说:“我去,我去。”

         说着,屁颠屁颠跑去端药去了。

         叶谦看着华小恩的样子乐了乐,华子邑倒是一脸严肃问白悠,道:“小姐,那个杀手……”

         白悠脸色一寒,道:“不用管,她掀不起什么风浪!”

         听白悠这么一说,华子邑和叶谦也就不再过问这件事,修仙界争名夺利,白悠身为天之骄子,得众人宠爱,仇人自然不少。

         如今她一朝落寞,想寻仇解恨者自然不在少数。

         既然白悠不追究,那他们也不好多管闲事去查这件事情。

         叶谦倒还想嘱咐白悠几句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但看白悠一脸什么都不想听的表情,叶谦最终也是动了动嘴,将话又重新咽了下去。

         华子邑立在一旁,什么都未说。

         那夜他追出去之后,却被甩掉,他跟丢了,等再次找到的时候,只见华小恩抱着奄奄一息的白悠在雪地之上。

         当时他看到白悠那恬静安详的表情,猜测着她可能当自己已经死去。

         这次她醒过来之后,主动愿意喝药,就代表着,她已经当从前的自己在那一夜死去,活下来的这个……是什么呢?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就像华子邑到如今都不知道,活下来的这个自己,是什么。

         待华小恩将药端过来,白悠让华小恩将药放在床头,对他们道:“你们出去吧,我自己喝。”

         众人面面相觑,听话退身出门。

         房门关上之后,白悠盯着那质量一般的粉红色床帐发呆,床边的汤药散发着阵阵刺鼻的味道,寒冷的天气下,白色的热气清晰可见。

         她给自己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例如将药当做丹药,是用来提升功力的;或者,安慰自己,吃东西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七岁之前,她也要吃东西……等等……

         然而,都没有用,抗拒之心盘踞在整个身体里,挥之不去。

         她挥手,恨不得立即一掌将床边的药拍掉。

         只是挥到一半,她又强迫自己停了下来,如此再三,她终于认命般挣扎着坐起来,端起那碗温烫的、黑漆漆的药,屏住呼吸,缓缓地送入口中。

         苦涩的味道,通过喉腔,直入鼻腔。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过丹药以外东西的味道了。

         嘬了一小口,苦涩的中药含在嘴中,浓重的味道呛得她直想吐,她使劲咽了咽,却发现完全咽不下去,不知道是身体本能的拒绝,还是,她忘记了正确的吞咽动作。

         她备受煎熬苦楚,终于麻木的将一大碗苦涩的药喝了下去。

         无声的泪从那倔强的眸子中流出来,她喝下这药,就代表着她选择了以后的路,一条和以前修仙完全不一样的路。

         在以后漫长的时间里,她将拖着这具羸弱的身躯,以一个平凡人的身份,苟延残喘。

         她知道,对她来说,死亡已经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

         她想要解脱,只有找到那个人,打败那个人!

         可是作为平凡人的自己,要如何打败那个连天才的自己都打不过的人呢?

         白悠怀着无限复杂的思绪喝完了一碗药,这期间,恍若经过了漫长煎熬的时光。

         眼前黑色的药汁见底,白悠很想用力将手中的碗扔出去,砸碎它。

         她想发泄点内心的悲伤痛苦,无奈难堪,但是她忍住了。

         扔出去就代表她输了,输给了这命运。

         她将碗又重新在床头摆好,重新躺下。

         身体无处不在叫嚣着疼痛,刚才喝药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就根被万刀凌迟似的,浑身疼痛不堪。

         她抬起右手臂挡住眼睛,泪水湿了眼眶,却再也无法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