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天之骄子
        “什么?”

         “我不去!”

         陈蔓蔓还在惊讶反问,而陈小草已经果断拒绝了。

         华小恩作为一个局外人,坐着一动没动,只是在心里琢磨,陈四叔为什么忽然想让陈小草去参加黄门的招生大会。

         陈四叔知道这两个人反应会比较激烈,缓缓道:“前段日子,白门的天之骄子殁了,白门的优势就不存在了,现在黄门、青门、蓝门、红门四大门派开始网罗天下有潜力之人,想要与白门一较高下。这是一个好机会,放在平时,一般家世的人,连参加这几大门派招生大会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白门,华小恩的耳朵动了一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白门的天之骄子殁了是怎么回事?天之骄子是什么?”

         陈蔓蔓和陈小草对白门的天之骄子才不感兴趣,陈蔓蔓低着头,似在思索着什么,而陈小草则倔强的梗着脖子,明显拒绝的姿态。

         陈四叔看那两人沉默的姿态,知道要稍微给她们一点时间,小草的意愿不在考虑范围,他相信蔓蔓最后会想通的,什么选择对小草来说更好一些。

         “白门的天之骄子……”陈四叔缓缓地吸了口气,“十年前,白门出了一位千年难得一见的修行奇才。那人甫一出生便白虹贯日,飞鸟齐鸣,偌大的白家庄上所有的花都在一夜之间开放。那人天生仙骨,出生自带法力,三岁完成练气,五岁完成筑基,七岁辟谷,九岁便已经进入金丹期,大家都预计这人估计能在天命之年前飞升。”

         陈四叔的描绘让在座的三位都惊呆了,没想到修仙的世界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存在。

         “修仙这种事情,机缘很重要,靠的是悟性和根骨,那人便是上天选中之人。白门在修仙门派中本就突出,那人的出现,更是让其他的门派黯然失色。修仙界也因此而出现了十来年的灰暗光阴。然而……”

         陈四叔沉了一下,面色有些凝重,像是哀悼,随后又开颜,继续说,“前段日子,一代天仙,陨落了。白门给出的死因是那人为了封印被解封的饕犬,在封印过程中身受重伤,最后为了将饕犬封印,灰飞烟灭了。不过市井有很多其他的谣传,只是不知道真假。”

         陈四叔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对于白门来说,那是非常大的损失,但对于其他门派来说,这却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

         陈四叔说着,看向陈蔓蔓,语重心长道,“蔓蔓,在这个小地方,小草能有什么出路,更何况,你早晚要嫁人的,等你嫁人的时候,你还能将小草带到你夫家去不成?”

         陈小草看向陈蔓蔓,那眼里似乎在说,我不要去!你不要抛弃我!

         华小恩已经没心思关注其他了,原来白门出了这么大的事,爷爷不知道是否知道了这件事情,那白小姐呢?

         既然同是白门之人,那位殁了的白门天之骄子和白小姐应该是师兄妹的关系,说不定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甚笃,所以看到亲近之人死去,才会如此的伤心绝望。

         但是人死不能复生,白小姐要节哀才好啊。

         死去的人,应该不希望活着的人太痛苦吧,特别是白小姐那状态,绝食,匕首,都闹上了,真的是非常危险。

         华小恩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东西,现在她们陈家又是在讨论家事,他便告辞,赶紧跑回了家,将在陈四叔那里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全告诉了爷爷。

         爷爷扫雪的手,蓦然停了一下,华小恩明显感觉到爷爷整个身体晃了一下,他担心的跑过去扶住爷爷,问,“爷爷,你没事吧。”

         华爷爷稳了稳心神,面上悲恸欲绝,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白门天之骄子的陨落对于白门中人来说是一件十分悲痛的事情,华小恩不是白门之中的人,不会有那种悲痛的感觉,只是觉得惋惜。

         天才的陨落,总是会让人觉得可惜。

         但是白门天之骄子的陨落对爷爷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身形摇晃,抬头望了望白小姐房间的方向,不禁老泪纵横。

         华小恩知是爷爷担忧白小姐的情况,便主动请缨去照顾白小姐。

         爷爷点点头,对华小恩说,“小恩,你去守着白小姐,待白小姐醒来,跟我说一声,我去给准备点药。”

         华小恩点点头,看着爷爷踉跄离开的身影,有些不放心。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被一件事情影响至此,爷爷一个退休离开之人,都如此大受打击,更何况身为白门之人,与那陨落之人有着更多接触的白小姐呢。

         华小恩朝楼上走去,他现在也许能理解白小姐那悲痛绝望的心情了。

         冬日的白昼总是异常的短暂,经过一天的折腾,华小恩有点困倦,更何况天气冷,更让人没精神。

         卧榻上的白小姐一直在沉睡,华小恩甚至有些担心她从此再不醒来。

         爷爷来回跑了好几次,但是白小姐一直没有醒来,他端了一碗药上来,让华小恩无论如何要喂一点给白小姐喝下去。

         然后在夜色降下来之前,华小恩就一直在与一碗汤药和一个昏睡的人较劲。

         有点事做总比干等着强,这会绞尽脑汁忙活华小恩倒一点都不感觉困了,也感觉不到冷,额头甚至还冒了丝丝热气。

         终于将一碗汤药喂下去,华小恩已经累到虚脱,他以后再也不照顾病人了,简直比干一整天的体力活还累。

         华小恩将碗还回去,顺便吃了一下晚饭,就又守在白小姐塌前了。

         窗外寒风呼啸,华小恩替白小姐掖了掖被子,不知道这风雪,是想吹走掩埋什么。

         今年的冬天真冷啊。华小恩搓着手忍不住想。

         白小姐的脸色依旧苍白,在暖色的烛光下依旧掩饰不了那种毫无血色的苍白。

         华小恩忍不住想,白小姐与那位天之骄子是有多么深的交情,才会悲痛至此。

         想随一个人一起死去,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真的会有这么深刻固执的感情吗?

         华小恩懂得死亡的意义,村里隔一两年就会有老人死去,他知道,死亡意味着永远离开。

         他也曾想过,如若爷爷离世,他会怎么样?

         他会很伤心,不舍,但是……他应该不会如白小姐这般,死气沉沉,毫无活下去的欲望。

         是自己太过凉薄没有白小姐这般情深意重吗?华小恩忍不住想。

         希望与一个人一同赴死,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华小恩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眼前躺着床塌之上的小人儿就像一个谜,吸引着他想要了解她更多一点,再多一点。

         夜色很快就深了下去,万籁俱寂的晚上,风仿佛也进入了梦乡了,唯留下雪在悄无声息下着。

         华小恩终究只是十岁小孩,困意袭来,便靠在床边上睡了过去。

         静谧的雪夜,只有案几上的烛火在滋滋燃烧。

         床上那虚弱的女孩,冰凉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随后,那灰色的眼眸慢慢张开,了无生气的眼底映照着摇曳的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