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命运捆绑
        “随便说吧。”华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方才爬山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还要抱着一个人,虽然不是很重,但是华爷爷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说话了。

         兴许是被毛裘裹着,又被抱着,白小姐的身体有了丝丝暖气,白小姐缓慢地睁开了虚弱的双眼。

         华爷爷见白小姐睁开了双眼,急忙喊:“白小姐,不要睡过去,我们马上就下山了!”

         身后的华小恩听到爷爷说话,知道是白小姐醒过来了,一时不知道该跟白小姐说什么,就急急忙忙想什么说什么。

         “白小姐,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坚持住,回家就没事了,你一定能活下来的,等你身体好了,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

         “哈……”一声突兀的笑声打断了华小恩的话,这声笑仿佛是发自心中最底层抑制不住的爆发出来的笑声,极具讽刺,又极其无奈。

         “上天垂怜……咳……咳……哈……”

         白小姐就在那撕心裂肺的咳嗽中断断续续地笑着,仿若是笑这天,笑这地,笑这人,笑这命运。

         那悲不自胜与痛苦入骨的笑声,声声锥心,华小恩看着爷爷怀中那个小小的人儿,哽咽难言。

         白小姐细弱的手臂从爷爷的怀中滑下,华小恩心一惊,急忙伸手握住那冰寒刺骨的小手,如冰柱般冰凉的触感,他忍不住替她搓了搓,用自己炙热的手掌将其紧紧握住。

         在这冰冷的雪地间,狂奔之下刺骨的寒风如刀削般刮着奔跑之人的脸颊,华小恩在这圣洁之下,虔诚地起誓。

         “白小姐,只要你活下来,你失去的东西,我帮你找回来!你想得到的东西,我全部都帮你得到。”

         “只要你活下去,我一定帮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定帮你做到,你想做的事情!”

         白小姐咳嗽之声渐渐没了声响,不知,她是否有听到。

         这些都不重要。

         这个誓言毋需谁记下,毋需谁见证,他华小恩,都将履行自己的承诺。

         他牵着她的手,与爷爷在这雪山之中奔跑,他确信,在接下来的人生之中,他将守护这个脆弱的女孩,让这个如瓷器般精致易碎的女孩活下去。

         在此之前,华小恩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将自己的一生,亲手与另外一个人绑在一起。

         回到村子里时,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已经开始活动,只是这些天太冷了,大家也不爱出门,因此村里也看不到几个人影。

         华爷爷脚步未停,让华小恩去找村里的大夫过来。华小恩点头知晓自己要按爷爷的吩咐去做,只是可能是冻得太过的缘故,在原地跑了好一会,竟一时想不起来大夫住在哪个方向。

         好一会,华小恩才缓过神,朝着大夫住的方向跑去。

         在去叫大夫的途中,华小恩听到一户人家呼天喊地地哭声,他知道他此刻不应该停,却还是扭头看了一下那屋内。

         在寒冬的笼罩下,那一家人大大小小都穿着白色的孝衣,围着灵堂哭得瑟瑟发抖。

         浓重的悲伤感侵袭而来,华小恩知道,这家里有老人去世了。

         华小恩继续踏开脚步朝着大夫家跑去。

         这个冬天太过寒冷,老人们一天一天的挨着,而有一些,已经永远等不到明年的春天。

         华小恩的眼泪流下来,他跑到了大夫的家门口,停下来,一边喘气,一边流泪,一边喊大夫的名字。

         “大夫……我家……严重冻伤……快……”

         华小恩说得断断续续的,他知道不该在这时候哭,不该说话都没法好好说,可是他止不住,他越急就越说不出来,干脆哇哇大哭起来。

         死亡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人的生命又是如此的脆弱,他不想白小姐死啊!

         正在吃早饭的王大夫见华小恩边哭边说得断断续续的,说着说着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知道情况定是很紧急,小孩子都急哭。

         这华小恩一直与他爷爷相依为命,现在他跑来找大夫,估计是他爷爷出事了。

         王大夫内心里忍不住叹了口气,今年冬天太冷了,很多老人未能撑过去,这华家老人也逃不过么?

         平时见到的时候,这华家老人看起来挺硬朗的呀。王大夫心中小小的疑虑。

         他放下饭碗,拿上一些老人急救的药准备走,忽然想起华小恩刚才好像说到是严重冻伤,为了准确起见,王大夫还是追问道:“小恩,你刚才说是什么,严重冻伤?”

         华小恩好不容易止住哭,抽抽道:“是的,在雪山上冻了一晚上!王大夫,你快跟我去吧!”

         可幸王大夫问了一下,不然就耽误时间延误救机了。

         王大夫重新折返拿了一些治冻伤的药,才跟着华小恩出门。

         华小恩一路连拉带扯拉着王大夫回了华家,爷爷已经将白小姐放在火炉旁,用厚厚的被子捂了起来。

         华小恩一回来就急忙问,“白小姐怎么样了?”

         爷爷没有回答他,而是拉过王大夫,就开始给白小姐诊断。

         王大夫拉开厚厚的棉被一看,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再去探脉,脉象十分微弱。

         王大夫上上下下,对白小姐做了一下全身检查,当看到双脚的时候,王大夫的脸,瞬间变色。

         到底怎么了?华小恩想凑过去问王大夫情况到底怎么样,但是爷爷却拉住他,让他先去外面候着。

         华小恩倔强的表示拒绝,只是不再冲动上前,静静地在爷爷身后等候。

         检查完一番,王大夫才神色凝重道:“病人被冻得太狠了,身体又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我现在准备一些处理冻伤和外伤的药,过会给她处理下伤口,人能不能救回来得看今天能不能撑过去,只是这人就算能活过来……”

         王大夫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视线看向病人的双脚,继续道:“她就算活过来,那双脚以后要落地恐怕是没可能了。”

         王大夫的一字一句,全都敲在了旁边的爷孙俩心上,华小恩不敢置信反问:“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