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被劫贵客
        他心中的痛翻滚着,那种失去一切之后只能淹没在普通人之中蹉跎岁月的耻辱,以及修仙之人背后的指指点点如影随形。

         他捂着胸口,嘴唇都有些发抖。

         “但是,小姐,雪山的确是你最好的归宿,可,你现在死不了。就算你再不接受现实,再无法忍受屈辱,你都没有办法。”

         “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在穷乡僻壤忍受着屈辱与折磨过平凡人一样的日子,还有一个就是,深埋在雪山之中,日日夜夜受那冰寒之苦。”

         白小姐抬着眼眸瞪着他,反问道:“你觉得我这样活着会比埋在雪山中好吗?这么多年了,你能融入尘世之中吗?亲情游戏好玩吗?华子邑,你比我更明白,什么才是我们这种人的出路!”

         修仙之人的前提是了断凡情,薄情寡性,一生淡泊,潜心修炼。

         尘世间的纠纠葛葛,爱恨痴缠都与之无关。

         习惯了这一切的修仙者,再融入尘世几乎不可能。

         华子邑深有体会。他知道,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

         “爷爷,药来了。”华小恩的声音突兀地插入打断了两人悲凉的气氛。

         华子邑不动声色收起了自己的哀伤,床上的白小姐却被刺激到,浑身散发着被惹怒的寒气,呵斥道:“我辟谷多年,拿着你们的东西,出去!”

         华小恩被白小姐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得手抖了抖,华爷爷转身离去,将华小恩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针对白小姐的遭遇,华小恩想说点什么,但是白小姐此时的状况似乎不是听他说安慰话的时候,刚才爷爷在的时候,他能鼓起勇气站在房间里,这会爷爷走了,华小恩只觉得浑身上下汗毛直立。

         他心中怵白小姐,又觉得不能对她置之不理,心中犹豫不决,在白悠看来,他就傻站在那里,一脸蠢相,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悠侧目看他,那凌厉的目光就像是在反问他,你怎么还在这里。

         华小恩觍着脸皮,伸了伸手中的药碗,壮着胆子道:“白小姐,你该吃药了。”

         “你听不见我说话吗?”白悠满脸寒霜,“滚!”

         “可是你不吃药,身体就好不起来。”华小恩的声音弱了一些,他还是想稍微能劝说一下,白小姐的身体也是拖不起。

         “我的身体还轮不到你来管!”

         白悠闭了闭眼,身体本来就虚弱,刚醒来经历了一层打击,又怒火攻心,此刻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她稳了稳神,再睁开眼,却是一脸杀气。

         “再不走,我就杀了你!”

         华小恩被吓得两腿一抖嗦,端着药碗逃出了房门,顺手还将门带上。

         房门关上,白悠才如愿以偿虚弱的倒在了床榻上。

         她很痛,除了情绪上的影响,更多的是身体的疼痛,心口像是被火灼烧一样,火辣辣的疼,胃也疼,肚子也疼,浑身的肉和骨头都疼。

         疼到难以复加,她缩了缩身子,却依旧减少不了身体带来的疼痛。

         华小恩端着药垂头丧气的下了楼,出师不利,首战告败。他已经鼓起很大的勇气面对白小姐了,可是她一露杀气,华小恩就想起那天惨死在雪地里的白衣女孩来。

         身体不受控制拔腿就跑,华小恩有点难堪,但更多的还是将重点放在怎么劝说白小姐吃药这件事上。

         可现在白小姐根本接受不了现实,要怎么劝说呢?

         华小恩想问问爷爷该怎么做,可爷爷看起来心事重重,不太想搭理人的样子。每当爷爷露出一副谁也不要来打扰我的表情的时候,华小恩都自觉地不去打扰他。

         华小恩哀叹了一声,总感觉天伦之乐离他有点远。

         冬日的夜总是来得特别的快,华小恩盯着眼前的药乱七八糟想了一通,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再抬头时,发现天都黑了。

         他起身,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总算活动了一下筋骨,他让厨房将药再热热,端着去楼上,想再试试,走到门口,又偃旗息鼓退了回来。

         说你已经死不了了,所以要养好身体?感觉这样说更加戳白小姐痛楚,还是不要了。

         最终,华小恩端着药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两天为了方便照顾白小姐,华小恩已经把自己的房间搬到了白小姐屋子的隔壁。

         昨夜一夜没睡,这会刚沾床,就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华小恩似乎听到了隔壁屋传来响动,他迷糊了一会,随后瞬间清醒,穿上鞋就往旁边房间冲。

         刚打开自己的房门,围墙处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华小恩心底一凉,急忙奔去白小姐房间,白小姐房间门大开着,床上的被子掀开乱糟糟摆在床上,而床上的人再次消失不见了。

         华小恩远远看去,看见床上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微弱的蓝色光芒,他走过去,翻开被子,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匕首。

         那把白小姐时刻带在身上的匕首。

         她一定是被劫了!

         华小恩捡起匕首,迅速从屋内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爷爷,爷爷不好了,白小姐被劫走了!”

         华小恩喊了半天也没听见爷爷的反应,他跑去爷爷房间找人,却扑了个空,房间里只留下一些匆匆离开的痕迹。

         华小恩抱着匕首转头一想,估计爷爷比他更早知道白小姐被掳走了,早在他之前就出去追了。这么一想,华小恩当下决定拔腿出去追。

         打开大门,屋外大雪未融,冷冷的月色照着雪白的大地,即使是晚上,光线也十分的充足。可视线再好,早已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的人影他也看不到。

         这两天雪停了,屋外面到处都是各种脚印痕迹,想从脚印找线索已经是没可能了。

         华小恩站在门口强迫自己努力的思考,最终选择了往雪山的路线追去。

         掳走白小姐的人并不想杀她,否则要杀的话在房间里直接下手就行了,而白小姐现在修为全废,被白门扔到这荒凉之地,必定也没有成为人质的价值。

         既然这样,那人掳走白小姐就有可能是,想折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