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失踪贵客(2)
        蓬松的雪层下边是坚硬的冰层,很滑,华小恩在雪地上滑了几下,愣是没能爬起来。

         华小恩干脆在地上焦虑地冲爷爷喊:“爷爷,再不快点,白小姐就真的没救了!”

         华爷爷伸手把华小恩拉起来,望着山腰的方向,眼神悠远,眼底隐隐闪动着悲痛的神色。

         他缓缓地开口,呵出的热气在寒冷的雪山之中消散。

         “小恩,让她去吧。对如今的她来说,死亡才是她最好的归宿。雪山天然的坟墓,也不错,不是吗?”

         语末,华爷爷的声音有着一丝颤抖和悲呛。

         “爷爷,你在说什么!”华小恩忍不住喊了出来,什么叫做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白小姐年纪轻轻,离死亡,还早着呢!

         华小恩一脸不可置信地表情华爷爷看在眼里,他呵了一口冷气,垂着眼角,像是想起了一些值得开心的事情,一丝不苟的脸上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虽然这个笑容很浅,淡到难以察觉,但华小恩还是感觉到了爷爷的笑意。

         随后,华爷爷怀着无比崇敬敬仰的心情抬起头,望向白茫茫一片什么都不可见的雪山腰之中,那老迈的眼角闪现出泪花,干裂的嘴唇里发出呜咽般的声音,“她就是白门的天之骄子啊!”

         这掷地有声的一句话震撼了华小恩的心神,那看起来狠戾,又脆弱易碎的女孩子竟是那白门的天之骄子?!

         怪不得她给人一种高高在上难以逾越的感觉,可是白门的天之骄子不是死了吗?

         未等华小恩的疑惑问出口,爷爷再度张口,“十一年前,白门掌门得了一个女儿,因该女婴一出生便天降吉兆,根骨奇佳,是个天赐修仙之才,白掌门给其取名为白悠,取自受天福乐,悠永无穷。希望这个孩子将来能长久的享上天福荫。然而我昨日切白小姐的脉象,竟是修为全废,根骨尽毁。你昨日跟我说白家的天之骄子陨落,我便知,躺在那病榻之上的,便是那声称陨落了的天之骄子。”

         修为全废?根骨尽毁?!华小恩犹如五雷轰顶,怪不得她看起来那么痛苦。

         可是……

         “如果天之骄子没有死,那白门为什么要对外说死了呢?”

         华小恩还是有点不明白,既然白悠还活着,白门为什么要对外声称她已经死了呢?

         “小恩,你知道,对于一个天才来说,修为尽散,根骨尽毁,从此再无修仙的可能,那意味着什么吗?”

         爷爷问完,没等华小恩回答就自问自答道:“那意味着,在修仙界她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对于白门来说,一个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废人,还不如死了,好歹能留下一个口口相传的好名声。”

         爷爷说的话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因为没有价值,所以还不如死了。

         可即便白小姐再无修仙的可能,那也依旧是一个人啊!

         “这就是白小姐执意求死的原因吗?”华小恩觉得自己无法理解,“就算不能修仙也还能活下去啊。千雪村这么多人不修仙,不照样活得好好的么?”

         爷爷低下头看向华小恩,华小恩能明显感觉到爷爷看他的眼神是那种看小孩的眼神,他甚至都不解释,只意蕴深远地说:“小恩,有些东西,你还不懂。”

         爷爷压根没打算让华小恩理解他们世界的行事法则。

         华爷爷对着雪山之上犹如对待神祗般虔诚地鞠了三躬,拉着华小恩,准备下山。

         白小姐应该是昨日就已经有自尽的打算了,只是她最终没有选择在他家里自尽,而是自己走进这雪山之中,结束自己的生命。

         华爷爷知道,白小姐做这个选择,一方面是不想给华家添麻烦,另一方面,也是给她自己留下最后的体面。

         一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却自尽在偏远的小山村里。她不想她死后留下这样的凄凉悲苦又耻辱的名声。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世间,雪山终年不化的积雪掩埋她的尸骨,没有人会知道白门曾经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子会静静地死在这里。

         大家只会记得白门所说的那个光荣而值当的死亡结局。

         “不!我不走!”华小恩用力从爷爷手中挣脱,眼神倔强。

         “我是不懂你们的世界!从我有记忆起我就生活在千雪村,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有多宽,也不知道修为是什么,根骨是什么,我只知道,那是一条生命!白小姐她昨晚还躺在那里,昨晚我还守在她的榻前,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寻死!”

         华小恩说完,一意孤行转身继续往山腰上跑去。

         “小恩!”华爷爷拉住华小恩,行峻言厉道:“你根本不懂白小姐她失去了什么,以及她想得到却再也得不到的东西!现在的她,就算活下来也只能活在痛苦之中,与其抱着痛苦活下去,还不如死了干脆。更何况你现在就算找到她,她也不会跟你回去!”

         华小恩被华爷爷震住,爷爷对他从未如此严词厉色,在他的记忆中,爷爷虽冷淡,却不严厉。

         “爷爷,在你们的眼里,失去的,想得到的那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吗?我一直只知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东西,你们却那么无所谓?那天被白小姐杀掉的那个女孩也是,你们对她的死完全无动于衷,为什么?”

         华小恩一直难以忘怀那天那个女孩就这么死在了他的面前,而他无能为力,他甚至能抬动一下腿都困难。那种对生命流逝的无力感,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爷爷的眼底闪过愕然的神色,他从未与华小恩做过深入的交流,他不知道,不知不觉,这个小孩已经长大,已经有了自己对生命的理解。

         也许他一直将小恩当做小孩,所以未曾告诉他,这个世界的本质。

         爷爷敛了眼帘,语重心长道:“小恩,这个世界本就是这么残酷的。弱肉强食,强者为王,败者为寇,赢者生,败者死。你生活在千雪村,太与世无争了。”

         华小恩直视着华爷爷,反驳道:“若真如你说,那白小姐不应该是强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