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遇刺贵客
        难道是上次雪山上那个人去而复返?发现白小姐不在雪山之上,就再次将白小姐掳走,让她忍受漫长的寒冻之苦?

         不论是否正确,华小恩都忍着风寒朝着雪山的方向追去。

         手中的匕首蓝色的光芒越盛,华小恩欣喜地发现自己猜对了,但当华小恩朝着前方奔跑过去之后,却看见一个蒙着面的杀手将手中长剑刺入了那跌到在地的白小姐身上。

         那一刻,华小恩的心都要窒息了。

         她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们为什么都不放过她呢?!

         月色之下,跌坐在地的白小姐脊背依然挺直,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她只穿着白色的中衣,却一点也没有在寒冷之中瑟瑟发抖。

         她就像一块冰冷又坚硬的玉石,无论处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下,依旧傲骨铮铮,绝不弯腰。

         “白小姐!”他冲过去。

         蒙面人的长剑冷酷无情地朝着白悠的胸口刺去,电闪雷鸣的瞬间,白悠微微侧身,堪堪避开了那锋利的剑刃。

         蒙面人惊讶一顿,快速收剑,卷土重来,如是几次,都被白悠轻巧躲过,蒙面人被激怒,杀气更盛,剑尖直逼白悠的脖子而去。

         白悠双腿不便,之前躲过攻击已是有点艰难,这次致命一剑,就算躲,也难以毫发无伤躲过。

         “啧,”白悠不耐,余光中似乎看到了蓝色的光芒,她微微侧身,左手从下而上将蒙面人冰冷的剑刃横推开,然后反手抓住剑刃,锋利的剑刃从她手中刺过,鲜血从指缝间流了下来。

         “把匕首给我!”白悠趁着蒙面人剑刃被抓的空隙,朝着华小恩喊。

         华小恩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将匕首扔了过去,由于是大脑做出的本能反应,匕首扔了过去,却未扔准,匕首落在了腿脚不便的白悠的两尺之外。

         就算她现在不是被杀手缠上,以她现在的身体要够着也需要时间,更何况现在她手中还抓着杀手的长剑。

         对于华小恩的无能,白悠连白眼都懒得给他一个,她弯腰,想要够着匕首,却始终差一点。

         左手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是杀手在用力抽剑!

         白悠在左手被废之前松开,对方的剑方回归自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挑,锐利的剑刃划过白悠右手的袖子,白色的布料飞向空中,又飘悠悠落下。

         华小恩眼看着由于自己的失误,白悠错过了最佳拿匕首的机会,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冲过去,想拾起地上的匕首,再次送过去。

         他刚奔过去,蒙面杀手正好手腕一转想将落在一旁的匕首挑开。

         剑尖滑入匕首所在的雪地,几乎是华小恩蹲下身的瞬间,匕首顺势被那寒光之下的剑力挑起,匕首飞身而出,而那长剑所划的方向,正是华小恩的脖子与面门。

         华小恩眼看着身前的长剑呼啸而来,而自己蹲下的动作已经来不及停止,不知道为什么,面临死亡威胁的那一刻,他竟然不感到害怕,只是遗憾自己未能救下白小姐。

         在长剑直扑华小恩的刹那,白悠由于刚才倾身去捡匕首的动作未能起身,千钧一发之际,她右手在地上猛地一拍,身体奋然而起,那已经不能再落地的右腿抬起,朝着蒙面人的胸口踢去。

         那猛烈的一脚踢得蒙面人翻身连连后退,而白悠自己也眼前一黑,差点痛晕过去。

         她的双脚,肌肉冻伤严重,不能受力,一旦受力,比刀割的痛楚更甚。

         华小恩及时反应过来,翻身去捡匕首,然而,就在华小恩捡起匕首回头的瞬间,他听见长剑刺入身体的声响。

         那把本该伤他的长剑,如今插在白悠的胸膛之中,蒙面人趁着白悠痛得两眼一黑的瞬间,长驱直入,长剑没入胸膛。

         白悠痛得闷哼了一声。

         华小恩红了眼,疯一般冲过去,手中的匕首却被白悠劈手夺了过去,在电闪雷鸣之际,蓝色的光芒划过蒙面人右手的手腕。

         蒙面人一声痛呼,右手松开手中的长剑,左手捂着右手的手腕,痛喊:“我的右手!”

         华小恩虽然医术不精,但跟着爷爷也学了一点皮毛,刚才白小姐那一下,估计是割断了那人右手的手筋,他想再用剑,恐怕是没可能。

         白悠拔掉胸前的剑,额头沁出了丝丝冷汗,她的脸色苍白,唇角残留着血迹。

         月色之下,雪山之上,黑发白衣的她,看起来,犹如鬼魅。

         华小恩看着她的伤口在汩汩流血,手忙脚乱想帮她止血,但白悠并不配合,而是执剑指着那个由于手筋被挑断而处于崩溃状态的杀手。

         她的声音喑哑而冷清,像那寒山之中的冷玉撞击发出的声响,“回去告诉你的买主,让她亲自来找我!不要总派你们这些下三滥的废物来恶心我,上次已经死了一个,难道还没觉悟吗?”

         白悠说完,对取蒙面人的性命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将手中的长剑往雪地上一扔,冷冷地下令:“拿着你的剑,滚!”

         蒙面人被白悠身上散发的肃杀之气吓到,慌忙捡起地上的长剑,连滚带爬逃开了去。

         华小恩总算明白过来白小姐为什么要杀那个白衣女孩,他看到的不过是一场你死我活最后较量出的结果。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凶险,即使如白小姐这般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也依旧有想要她性命的人。

         他甚至可以肯定,这次的杀手和上次那个白衣女孩属于同一批人,可雪山之上的那个人,与这两人又不是同一批。

         既然这个杀手并不是想折磨白小姐,而是想要白小姐的性命,那为什么还要将她掳出来呢?

         白小姐说蒙面人背后还有买主,那也许,那人是要带着白小姐的尸首去见买主吗?亦或者只需要带个头颅……

         想想,华小恩都浑身打了个寒颤。

         蒙面杀手逃掉之后,白悠缓了好一会的神,半晌,她抬起头,身体却由于虚弱与失血过多而无力倒下,华小恩见状,急忙接住她,喊道:“白小姐,我这就送你回去!”

         白悠身体靠在华小恩的肩膀,灰色的眼眸望着雪山高处,她的眼底了无生气,带着一种沉到了深潭之中的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