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踏上征程
        为什么白小姐还是要跟白门传递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呢?

         想麻痹某些人?

         想到这种可能,华小恩猛地想起之前掳走白小姐的蒙面杀手。

         白小姐看似是知道顾杀手的买主,既然白门对外宣称白小姐已死,那知道白小姐在千雪村的应该只有白门的人。

         白门中有人想要白小姐死!所以她才要带这个消息回去,为的是骗过想杀她的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华小恩安心了不少,最开始他还以为白小姐又想寻死,吓死他了。

         想到明天他就要离开千雪村,他心中就有些激动得睡不着,但想到他就要离开生活了十年未曾离开过的千雪村和一直生活在一起没有离开过的爷爷,心里又有点小难过。

         这一晚上,华小恩就在激动喜悦与依依不舍的情绪之中纠结着度过。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毫无疑问,他顶了个大大的兔子眼和黑眼圈。

         华爷爷和叶谦的状态还是一如既往好,毕竟年纪大了,就算一夜不睡也没什么影响。

         吃完饭,叶谦率先去牵了马在门前,华爷爷将收拾好的包袱递给华小恩,然后递给他一封密封的信,交给华小恩贴身收好。

         “小恩,以后好好修炼,不要惹是生非,宽容待人,与人为善。”

         华爷爷摸了摸华小恩的头,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太多了,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道:“多注意安全。”

         第一次和爷爷分别,听着爷爷语重心长道嘱托,离别的伤感一瞬间涌上心头,华小恩哽咽着点点头,道:“爷爷,我会记得的。”

         “好,去吧,以后在白门,多听六长老的话。”华爷爷浑浊的双眼难得的湿润了。

         华小恩走出华家的大门,白悠没有出来送他,早上华小恩给白悠送饭的时候,白悠只跟他说,让他先在白门先呆着,不要暴露假灵根的事情,去书楼的事情,她以后会给他消息。

         华小恩本想说点什么,但是白悠似乎对他没什么可说的,对他说什么也没兴趣的样子,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就算他说舍不得她,白悠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华小恩最后看了一眼白悠房间的方向,然后回头跟叶谦道:“叶伯伯,我们走吧。”

         叶谦抱着华小恩坐到马背上,华小恩不会骑马,刚开始还有点害怕,但是有叶谦抱着他,他看自己不会掉下去,最初对马背的恐惧马上就被骑马的新鲜感取代。

         他变得有点兴奋起来。

         骑马路过陈家门口的时候,陈小草正在帮陈蔓蔓搬被子出来晒,抬头看见华小恩背着包袱骑着马要出千雪村,她搬着东西的动作顿了一下,两眼一眨不眨望着华小恩。

         华小恩看见了陈小草,他以为陈小草还会像以前一样追着他,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但是陈小草没有动,她既没有打招呼,也没有挽留,只是目送着华小恩越来越远。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陈小草以这种方式分别,华小恩的心没有来由的难受起来。

         是他自己说的,他和陈小草都回不到曾经那两个无忧无虑的人,他也不想再回到过去。

         只是想起曾经在这个小村子里,他们和一群小孩度过了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童年,如今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内心就难以抑制的难过。

         虽然他自己并不想回到那个无知幼稚的自己,但那毕竟是曾经美好的时光。他将永远记得那时的快乐,然后走向未来他想要追求的理想。

         身后,传来陈蔓蔓气急败坏的喊叫:“陈小草!”

         陈小草望着不知何时掉到地上沾满了土粒的被子,冲着陈蔓蔓讨好的笑:“一不小心……”

         嘴在笑着,眼泪却流了出来。

         陈蔓蔓看着一脸傻样的陈小草,抱着被弄脏的被子,嫌弃道:“真是傻!赶紧去修你的仙多好!”

         千雪村外,叶谦感觉到华小恩低落的情绪,忍不住问:“是不是后悔了?舍不得了。”

         华小恩坚定地摇摇头,道:“舍不得是真的,但我不后悔。”

         叶谦轻轻叹了口气,感慨道:“陈小草也是一个可造之才,只可惜她甘愿在千雪村平淡过一生。”

         他刚才看见陈小草,他本可以停下来打个招呼,给个机会让两个小孩和好,快快乐乐的分别的。

         但他有点私心,希望华小恩的离去刺激一下陈小草,让她改变主意,去修仙而不是呆在千雪村浪费难得的修仙资质。

         “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

         华小恩望向前方一望无垠的草地,在这条唯一出千雪村的漫长道路之中,空无一人,漫长的草原之中也不见半个人影。

         今日天气不错,蔚蓝的天空又高又远,蓝天白云之下,广阔天地之间,只有两人一马,这感觉,颇有一点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自由之感。

         叶谦见华小恩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忍不住开怀大笑。

         两人并不赶时间,叶谦骑着马慢悠悠走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原之上,寒冷的冬天已经拖着尾巴离去,初春悄无声息的到来,原先被冬雪覆盖的这整片大地,现在已经绿意盎然。

         来到曾经华小恩与华爷爷等待白小姐的驿站,华小恩忍不住感慨,一月之前他还冒着严寒在这里等待着从未见过面的白小姐,心中带着无限的猜想与期待。

         不过短短一月,这其中发生那么多的事情,竟有点难以置信。

         华小恩正感慨着,远远看见一辆豪华的马车在弯曲的道路上驰骋,朝着他们的方向奔驰而来。

         那辆马车比之前白小姐的马车还要豪华很多,马车四周都是用的上等的丝绸,且车帘外还挂了一层珠玉的帘子,远远听到那珠玉撞击的清脆之声,就能感觉那珠玉成色非同一般。

         华小恩被飞驰而来的马车震惊了,只是那马车的目的明显并不是他们俩,因此只是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

         在豪华马车与两人一马擦肩而过之时,华小恩看到飞扬的车帘之中,端坐着的,是一个看起来雍容华贵的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