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有生之年
        云影回答得不甚用心,他牵着白悠的手,望着白悠眼下,不能动的双腿,缠着绷带的右手,以及缠着绷带的额头。

         他的眼底是深深的心疼与悔意,“可恨我不能早点来接你,不然也不至于让你变成这样。”

         白悠皱着眉头望着云影,这家伙,又做任性的事。

         云影知道白悠在担心顾虑什么,他握了握白悠的手,安慰道:“白门和朝廷那边我都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

         白悠无奈地叹了口气,能不担心吗?

         云影作为朝廷监管修仙门派的重要纽带人物,岂是说不干就不干的,这其中牵扯,又怎会如云影所说,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处理完毕。

         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云影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觉得这地方粗陋无比,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这种苦寒之地,哪是你呆的地方!我现在就带你走!”

         云影嘴上还没说完,已经开始动手准备搬人。

         白悠制止他,忍不住训他:“回了趟皇宫,老毛病又犯!修行之人,在意这些做什么……”

         说到修行之人,白悠想起自己现在已是被废之人,因此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湮灭不见。

         见到以前一起修行的伙伴,这一个月来慢慢平静的心又开始疼痛难忍。

         云影也想到了痛处,两眼泪汪汪大有比白悠更伤心的架势。

         白悠制止他,道:“别哭!我愿意跟你去皇宫,但……”

         白悠在云影的耳边,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云影最初愣了一下,随后眨了眨那浅碧色的好看的双眼,笃定地点头,道:“只要你说的,我都帮你办到。”

         白悠看了云影一眼,垂眉心中想了点什么,随后有些敷衍道:“嗯。”

         白悠答应跟随云影去皇宫,她唤来华子邑,跟华子邑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白悠让云影先出去一下,她跟华子邑说几句话,就出来。

         看着云影的背影离开后,白悠收回目光,看向华子邑,缓缓开口:“这段日子,多谢你们的照料。”

         华子邑虔诚地望着白悠,分别在即,他竟有些奇异的不舍,但更多的是,一种夹杂着苦痛与期待的复杂心境。

         他知道,白悠离开,是踏上改变她目前处境的道路,无论艰难与否,结局如何,总归是要为改变自己而努力。

         他曾经没有做出的努力,没有勇敢面对的困境,这个孩子努力了,勇敢了。

         他为自己难过,为白悠感到欣慰。

         白悠的眼神幽深,她想起了华小恩,略带歉意对华子邑道:“你的孙子,抱歉,将他卷了进来。”

         华子邑摇摇头,他的视线转向遥远的天际,喃喃道:“是小恩自己的选择。”

         华子邑转头看向白悠,眼里透着羡慕的光,“白小姐,我有时候忍不住羡慕你,在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了小恩。”

         “第一次在雪山之上的时候,是小恩执意要去救你;第二次被杀手追杀的时候,我本想满足你回雪山的愿望,是小恩,无论如何都不肯。”

         “在你看来,你可能觉得小恩多管闲事。可是如果是当年的我遇到了小恩,我会感激他。”

         “但我现在依然觉得被小恩救赎。”

         华子邑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他让你活了下来,我看到一个和我有着同样遭遇的人,她没有被现实打败,她勇往直前。这样就够了。”

         华子邑推着白悠的轮椅往屋外走去,说出自己最后的告别词。

         “白小姐,愿华某能在有生之年,见你得偿所愿。”

         白悠默然不语,到了门口,才跟华子邑保证道:“我会保证你孙子的安全。”

         这是白悠对华子邑的承诺,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华子邑轻轻笑了一声,点头道:“我知道你会的。”

         白悠的话语总是出奇的有威信力,她不需要着重强调,不需要各种修饰,只要她说了,就会做到。

         因为她就是那样言而有信的人。

         云影抱着白悠上了马车,待都准备好,马车才缓缓离去。

         白悠没有掀开车帘看车外千雪村状况,她不属于千雪村,她也从来没想过要留在千雪村,她没有兴趣了解这个地方。

         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她除了去了两次雪山底下,就没有踏出过华家大门。

         对她来说,这里她唯一熟悉一点的地方,只有华家。

         顾及到白悠的腿不能颠簸碰撞,马车行走得很慢。

         马车慢慢起步,白悠闭着眼沉思她未来的方向,云影盯着白悠那瘦了一圈的侧脸,暗暗心疼。

         俄而,云影脸色一变,白悠也察觉到变化,就在两人刚感觉到异样,驾车的马就受到惊吓长嘶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小悠,你别动,我出去看看。”云影说完,撩开车帘,望向车前。

         马车正前方站着一个与云影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身穿黄色的轻衫,头发随意挽起,微风吹乱了他额前一丝飘逸的头发,他也不甚在意。

         他大刀阔斧挡在马路中间,手中的大刀深深地插入大地之中。

         持刀少年眼见马车之人掀帘而出,最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把熟悉的瓷白色的骨扇。

         持刀少年哈哈笑了两声,待云影刚刚从车帘之中探出身来,便道:“我说在这小山村之中怎么会看到这么骚气的马车,原来真的是你啊……”持刀少年拖了一下音,转而音调变得怪异,喊出云影的名字,“云……影。”

         随着影字音落,少年手中的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直劈向了云影。

         云影才刚认出对面的人来,对面已经劈头盖脸就是带着强劲法力的一刀招呼了过来。

         偏生马车在身后,而且里面还坐着白悠。

         他不能躲,只能硬接。

         [搞笑小剧场]

         “只要你说的,我都帮你办到。”

         白悠挑眉,“你说的?”

         云影有不好的预感,迟疑地点点头。

         “把你额头那颗珠子拿掉,晃死我了。”

         “不要这样!这珠子我很喜欢的,特别好看!”

         白悠一脸你言而无信的表情。

         云影忍痛将系在额间的宝石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