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各奔前程
        云影怒上心头,手中骨扇横手一挡,更加强劲的真气震颤而出,将少年的刀劲悉数挡了回去。

         少年被云影略胜一筹的力量击得后退了几步,待他站稳,欲卷头重来之时,云影身影一闪,出现在他的身前。

         云影一手扣住少年持刀的右手,压得他动弹不得,笑道:“钟衡,爷现在没时间跟你玩!自己一边玩去哈!”

         这个被称作钟衡的少年瞪圆了眼,用力拔刀想要反抗,奈何云影的威压死死压住他的力量,他无从逃脱。

         云影说完,收起了压制钟衡的力量。

         钟衡感觉到压制的力量撤去,二话不说,起手就要动刀。

         哪知云影像是看透了他的动作似的,笑眯眯道:“真不听话!”

         话音刚落,钟衡就被一阵强有力的力量震出几丈远。

         钟衡好不容易在地上停稳,抬头看时,云影已经闪身回到了马车之上,命令马车离去。

         两人的对战不过短短的一刻钟,白悠掀开车窗帘,本想看一下是什么人拦路,却没想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陈小草。

         陈小草也抬头看见了她。

         两人无意中对视,白悠没什么话说,陈小草倒是有话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白悠瞅了一眼与云影对战之人,是黄门的钟衡,这人还是这么喜欢没事挑衅云影,她放下车帘,免得被钟衡看见。

         现在她是一个已死之人,不能被认识的人认出来。

         就在白悠要放下车帘的刹那,陈小草急忙喊了一声:“姐姐!”

         白悠刚看向陈小草,云影就回了马车,道:“赶紧走了,免得被缠上,暴露了你。”

         待白悠再看向陈小草时,只看见陈小草无声说了三个字。

         她知道,是对不起。

         白悠放下车帘,背过身去,关于陈小草将白悠拉下楼梯这件事,给个机会让陈小草说句对不起,就够了。

         马车扬起地上的灰尘,决然而去。

         钟衡从地上爬起来,啐了一口,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见云影的马车离去,心中十分不甘。

         一年不见,那家伙又精进了!

         钟衡愤愤不平来到陈小草的家门口,跳上陈家的篱笆,十分不顾形象地蹲在篱笆上,将大刀“啪”的一声从肩头放下。

         钟衡的大刀十分的重,就这么由着大刀垂下地面,就着重力,刀刃深深地削入了陈小草身旁的土壤之中。

         陈小草好不容易洗干净拿来晒的被子再一次被钟衡的突如其来吓得掉到了地上。

         “钟师兄,你干嘛啊!”

         陈小草心中十分窝火,本来只需要晒太阳的被子,因为之前她丢到了地上,她不得不把被子拆了洗了,现在好了,她刚刚累死累活洗完了,被钟衡这么突如其来一吓,又掉地上了,还得重新洗。

         “陈小妹,师父让我来接你回去。”

         钟衡手闲不住,一边无聊地将刀抬起又放下,一边万分不耐地跟陈小草说话。

         陈小草看到钟衡那大刀把她家院子的泥土都削起来了,大大的眼睛狠狠地瞪他。

         钟衡一点不觉得自己有做什么错事,还在继续玩着。

         “陈小妹,你知道师兄我向来是能动刀就不动嘴。”说着,钟衡手中的大刀刀锋一转,锋利的刀刃堪堪擦过陈小草的裤腿。

         冷风一扫,陈小草双腿汗毛都立起来了。

         陈小草身体微不可查地挪开一点距离,陈小草知道这个师兄一向爱动手,但是也是个知道分寸的人,所以虽然被威胁,也不害怕。

         这些天,她想了很多的事情。

         她一直满足于千雪村的生活,她喜欢每天和姐姐在一起,每天和小恩哥哥玩。

         可是,她梦想的那些一成不变的生活,却并不受她的意志控制而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悄改变着。

         昨天,姐姐终于跟她承认,她有了喜欢的人,终有一天,她会嫁人。

         直到那一刻,陈小草才意识到,她幻想的不变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姐姐的世界里不会只有她一个人。

         姐姐以后会嫁人,会有她的丈夫,会有她的孩子,而那个世界里,不会再有她陈小草。

         小恩哥哥就更不用说了。

         他走了,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千雪村。

         她曾经舍弃不了的生活,在她原封不动守在原地的时候,已然远去。

         去不去修仙,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钟师兄,我可以跟你回去。”

         陈小草捡起地上又沾了尘土的被套放进木盆里,对钟衡道:“但是,你得帮我把这弄脏的被子洗了!”

         钟衡看了看木盆中沾满了灰尘的被子,摇摇头,果断拒绝:“我不洗。”

         陈小草抱起木盆,甩甩头,道:“那我就不回去!就算你强行掳我去,我也不怕,你掳一次,我逃一次!有本事,你十二个时辰看着我,不让我逃!”

         钟衡心中为难,师父的命令一定要完成,他跟在抱着木盆往河边走的陈小草身后,心中犯难。

         陈小草看起来像是吃软不吃硬的,但是他钟衡只会来硬的,不会来软的。

         最后,钟衡还是认输,但是他坚决不自己动手,而是用法力将被子扔水里,捞出来,扔水里,捞出来。重复数次之后,觉得差不多了,就跟陈小草说:“陈小妹,现在是不是差不多了?”

         陈小草坐在旁边傻呵呵笑,看钟衡那个笨拙又极不情愿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

         “把那个水拧干就好了。”陈小草在钟衡看向她之前收住笑,指挥道。

         “拧到什么程度?”

         “拧到不出水就好了。”

         “哦。”

         钟衡听话的用法力拧被子,拧着拧着,感觉还有水,钟衡忍不住又加大了幅度,再加大,再加大,随后听见滋啦一声,被子断成了两截。

         陈小草刚洗完盆准备来装被子,然后就看到了断成两截的被子。

         沉默了一会,陈小草抢过拧得没有半点多余水的半截被子,一边抽钟衡,一边吼:“我不回去!死都不回去!”

         钟衡一动不动,道:“陈小妹,你看你,连被子都没了,还是跟我回黄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