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矿洞里的杂役
        夜幕降临的时候,比波回到了卡斯沃镇,看到他的时候,已经连续搜寻了一个下午的洛克队长松了一口气,现在只需要担心那些怪物就好了,晚上的戒备之后,明日军队就会开进南部林地,在格伦河的东岸部下防线,“嘿,比波,快去镇上的小匕首,山姆说如果你能回来,他会为你点一大份黑椒牛肉派,这可怜的家伙刚从你的屋子回来,要是以后再发现你们……”

         还没等洛克队长的话说完,比波已经开始狂奔,西边的矿坑空地已经积满了人,来自桑特尼城堡的士兵开始撑起帐篷,烧煮晚餐,几十匹战马的链甲正被卸下,骑兵们坐在刚运来的酒桶上正在大声的交谈。

         喧闹的小匕首酒馆因为比波的突然到来一下变得沉静,人们使劲的吹着口哨欢迎比波的归来,山姆激动的一把抱起他,大叫,“天啊,你没事,太好了!快给我们来几杯麦酒,还有烤面包和腊肠!”

         “不是黑椒牛肉派么?”比波揉了揉被捏痛的手臂,皱着眉头坐了下来。

         “是啊山姆,你还说请他要是平安无事,要请我们每人喝一杯……”伦道夫也开始叫嚷。

         “呃,这个嘛,回头再说……求你们了,让我们的比波先吃点东西,他已经这么虚弱了,快告诉我怎么回事,你当时是掉进河里了么?他们一直找不到你,我还准备求他们再往南找找……我真不该有有那样的提议……”山姆端起铁皮杯,一口饮掉一半的麦酒,眼睛疲惫无神,对于伦道夫及其他人的不满充耳不闻。

         比波笑了笑,并没有提起和魔法师的相遇,只是说自己醒来时已经被河水冲到了下游的岸边,费劲力气后回到屋子简单包扎便第一时间来到这里。

         “哦,这都怪我,事情已经大致清楚,消失的守备队员受到了魔法的攻击,勘察过后,他们说似乎是一些低等恶魔生物,镇长大人和桑特尼堡的杰罗姆爵士带着200人的军队下午抵达,他们会连夜商讨对策,肥佬霍特也被邀请参加会议,”山姆喝完酒开始吃刚刚烤好的面包和腊肠,“我们被限制自由了,比波,除去干活,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只能在这里待着,但愿事情能尽快结束……”

         人们普遍在议论事情的进展,镇子上的人基本上没有经历过战争,30人的守备队员也只是在南部林地捕杀过一些野兽、豺狼怪、几只落单的半兽人……无论是谁都对目前的形势忧心忡忡。山姆告诉比波,镇长和杰罗姆爵士要求大家明天一大早在广场集合,会宣布防御的措施。

         躺在床上,比波怎么也睡不着,他没有发现灰鼠的踪迹,泰班应该离开了格伦河,一下午的交谈勾起了比波对于一直以来对于力量和战斗的渴望,他希望自己能如愿挎上长剑,希望自己能为了荣誉和保卫家乡而战斗……老矿工曾说过自己被发现的时候,就是用一件带有血迹的披风包裹着,那上面也许就是自己父亲荣誉的鲜血。

         清晨的时候,人们聚集在镇中心的广场,守备队员集合完毕列队整齐,虽然没有旁边杰罗姆爵士卫兵那样华丽的装备,但在洛克队长的训练下,显得干净利落,矿工、农夫、一些商人小贩聚集在此,都在窃窃私语,显然耀眼的阳光并没有冲散危险的味道,镇长杰佛瑞一脸倦容,矮小微胖的身材因为疲惫略显摇晃,他站在广场北部镇议事厅的白色大理石台阶上,魁梧高大的杰罗姆爵士身着银亮的盔甲眼神严肃而坚定,骑士宝蓝色的披风也镶有华丽的金边,事务官手持记事薄准备记录下所有发生的一切,肥佬也了穿上华丽的棕色皮袄得意的站在台阶上。

         首先是镇长一长串的开场词,介绍完目前的形势感谢完国王之后,杰罗姆爵士低沉有力的声音提起了大家的精神,“光明之神在上,我们遇到了些许的麻烦,根据王国御前会议的指示,桑尼特城堡领主大人的命令,我带领桑尼特城200名精锐战士来到此地——美丽的卡斯沃镇,我会带领军队驻扎在矿坑空地,决不打扰各位的生活,但是也请各位不要干扰我们的部署并配合我们作战,我们要齐心协力,击退强敌……”杰罗姆爵士滔滔不绝的开始进行军队部署安排以及各种注意事项的通知。

         当得知晚上9点之后全镇戒严不得外出,安息日也必须得到通行证才能离开镇子的要求之后,人群中产生一阵骚动,伦道夫大喊,“这完全是监禁……您怎么能……”还没等话说完,杰罗姆爵士卫兵的长矛便压在肩头,吓的他不敢吭声。

         “我再次重申一遍,这样的要求是为了保证各位的安全,我见过许多在怪物袭击中死去的人,也见过失踪后但变成狼人、变成丧尸随怪物一起回来的人,但愿各位不要成为这样家伙!”杰罗姆狠狠的瞪向伦道夫,人群变得安静,毕竟谁也不想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人群散去之后,比波和山姆随着矿工们进入坑道开始一天的工作,肥佬变得忙碌起来,杰罗姆爵士和军队的到来让他一下子觉得身份变得高贵,他开始穿着最好的服饰,作为卡斯沃镇地位仅次于镇长的嘉宾出入于镇议事厅,为军队的驻扎提供热情的服务,学着杰罗姆爵士的口吻向矿工们训话,当他得意洋洋的出现在小匕首酒馆时,大家伙称呼他为——矿石领主。

         比波和山姆的工作乏味而令人很快感到疲倦,在黑暗的隧道里穿梭,在高高低低的洞窟中不断的弯腰捡拾散落的大块矿石,肥佬很乐意支付很少的酬金而让他们做这样工作,等到今年的仲夏节之后,肥佬会让他们成为真正的矿工,并找两个农夫的孩子接过他们的背篓,肥佬觉得在仲夏节之前男孩们都是不安分的,而给未成年的男孩提供稳定的工作和酬金是愚蠢的行为。

         傍晚时分,比波和山姆在小匕首得到了一份让人匪夷所思的工作,肥佬为他们的淡啤酒买单,并神秘兮兮的与他们坐在一起宣布了这一消息。

         “那么,您是不是不打算付给我们工钱了?”山姆听完之后脸色大变,觉得悲惨的日子即将来临,自己留在铁匠铺打制马蹄掌,而自己的父亲是决不会付一个子的。

         “不不不,这是一个美差,我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你们两个手脚麻利,熟悉我们矿洞的每一个角落……”肥佬陷入了沉思,“能够为爱葛妮丝小姐当向导荣幸之极啊……”

         “您说我们要为一位贵族小姐在矿洞里当向导和保镖?我可不认为她愿意与石头打交道……”比波摇摇头,要让他与贵族打交道,他宁愿去挖矿。

         “杰罗姆爵士警告过我这事可不许办砸!等到仲夏节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加工钱的……”

         比波看着山姆耸耸肩,天知道一位贵族小姐为什么会对矿洞这么感兴趣,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呆在地底下。

         “他们这些人就是怪,我听说他们甚至专门研究如何烤制田鼠能使它的味道吃起来像鸡肉……”山姆皱皱眉头,“天,我们该穿什么去见这位贵族小姐呢……”

         第二天,比波和山姆在矿洞口等待了一个上午,快中午的时候,终于等到杰罗姆爵士和一小队随从来到这里,一个灵巧的身影从马背上跃下,将一个皮质背包扔在山姆的手里。

         “好极了,谢谢您,爵士大人,请不必担心,我会立刻开始。”她甩了甩火红的长发,用手将它们捋好,一柄精致的镶着翠绿宝石的匕首随着银色的腰带系在棕色的软皮衣上。

         “哦,尊敬的爱葛妮丝小姐,我高贵的……”

         “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向导吗?”爱葛妮丝没有理睬肥佬,他尴尬的望着杰罗姆,高大的骑士耸耸肩,转身走进营地里的指挥帐篷。

         “是,是的,尊贵的,爱葛妮丝小姐,我叫山姆,很荣幸和我的,呃,我的朋友比波为您效劳,我们……”山姆显然被爱葛妮丝精致的面容和苗条身材虏获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变得结结巴巴。

         比波皱皱眉头,“山姆,快收起你的口水,开始我们的工作,爱葛妮丝小姐,您今天很明智打扮的像一个猎手,矿洞可不是城堡里的花园,希望您跟紧我们……”

         爱葛妮丝眨了眨棕色的大眼睛,不以为然,“我可不是在花园里做游戏长大的女孩子,胖鼠,拿好我的背包,你必须保存好我的标本,希望你喜欢这项工作……”

         比波燃起了矿灯提在手上,整理好布囊的水和食物,心想今天过后保证爱葛妮丝不会再想来这里,他碰了碰山姆,“胖鼠,走啦!”

         山姆的目光依依不舍的从爱葛妮丝的脸上移开,背好皮包,走了两步之后,说道,“等等,比波你刚刚叫我什么?胖鼠??你可不能这样嘲笑我……”

         “可不是我最先叫的,”已经进入矿洞的比波耸耸肩,回头看看满脸怒气的山姆,又看看捂着嘴咯咯笑的不停的爱葛妮丝。

         “小姐,您……”山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在矿灯的灯光下的爱葛妮丝的眼睛明亮而清澈,“冒昧的问一句,您今年芳龄?”黑暗给了山姆勇气,他开始幻想自己是在服侍高贵侍女的骑士。

         “明年的仲夏节是我的成年礼。”爱葛妮丝的语气轻快而漫不经心,她开始打量四周的岩壁,“比波请你慢一些,别走那么快,这里太昏暗了……”

         “这里这么危险,那您在这里要待到什么时候,能待到今年仲夏节吗?”山姆天真的想,如果能成为守备队员,就可以像其他的男孩子一样对心爱的女孩表白了。

         “看情况是这样,一时半会应该是找不到的……”爱葛妮丝一把抢过比波的矿灯,“这些岩石的颜色比较深,力量之峰的矿洞总是出产品质优异的铁矿石……”

         山姆看着独自喋喋不休的爱葛妮丝,碰了碰在一遍不慎耐烦的比波,“我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你简直是个没有大脑的家伙……她可是贵族啊!”比波皱皱眉头,“你这辈子别想了,等她的兴致消失,马上就会回桑尼特城堡。”

         “不不,我会成为守备队员,成为守护高贵侍女的王国骑士……”山姆盯着爱葛妮丝美丽的背影,声音在矿工们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中变得弱小。

         “真是个白痴胖鼠,”比波嘟囔了一句,靠着另一侧的岩壁坐了下来,“她说要找什么东西?她到底是来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