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封尘已久的日记
        “什么?!”听到布鲁斯的话,比波差一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幸亏桌上的早餐已经吃完,不过给老修士留的那份儿被打翻在地,牛奶撒到了矮人的裤裆上,布鲁斯惨叫一声,叫骂着冲向后院的水池。

         “这老家伙!”比波疑惑不已,昨天夜里还帮着老修士将神像扛进他住的房子,大清早居然人不见了,“也许是赶着去了南边,”老板娘依旧睡眼惺忪,她麻利的将地面打扫干净,“这些个修士,在镇子南边有一坐大礼拜堂,他们一个个,总是迫不及待的去那!幸亏你们不是自己付钱,否则他的住宿费我还不知道跟谁要!”

         “他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搬走神像的,”矮人回来后重新坐在桌边,“算了,反正这些个家伙全部都是神叨叨的!”比波耸耸肩,有些事情还想好好问问老修士呢,结果他却不见了踪影。

         等镇子的街道开始热闹起来,多姆队长终于来了,他听闻老修士独自离开的消息,也赞同老板娘的说法,“他们的大礼拜堂,简直就是我们的麻烦,”他皱着眉头,向老板娘结了比波一行人的费用,“我们不得不将那作为重点范围区域,因为是光明之神的神殿,也因为他们的食物全由我们来供给。”“特殊时期嘛!”老板娘点点头,“以前在各个村子里,修士们总是会帮助那些穷人。”“没错,”守备队长朝比波招招手,“咱们走吧,镇长大人已经在等着了!”

         落日镇真不愧是大陆西边最繁华的贸易区域,连矮人也禁不住赞叹这座城市的魅力,人们在高墙之后,似乎没有受到多少战争的影响,商贩们在街道上叫卖,兜售这来自大陆各地、乃至于其他大陆的货品,镇子的议政厅是一座圆顶型的白色大理石建筑,坐落在落日海滩的旁边,美丽的花园已经有一些绿色,虽然尚未到春天,但是阳光温暖,比波眯着眼,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之色在天边与天空浑然成为一体,他回过头,看到了沿着海岸,在南边的高地上,一座同样圆顶的白色大理石建筑,应该就是神殿了,“等见过镇长大人,最好还是去找一下乔伊修士,还有事情要问问他!”“恩啊,啧啧啧,我敢打赌,”矮人打量着眼前这座镇长的议政厅,讥讽道,“这家伙肯定会在晚饭后,端着最好的红葡萄酒,去海边散步,仆人们为他铺好地毯免得沙子硌脚!”

         多姆队长走在前面带路,他推开议事厅的深褐色木门,回头看了看矮人,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要用你们东边的思维和眼光来看我们!”

         “话说的没错,”矮人耸耸肩,快步跟上,“但愿我们来对了地方。”

         议事厅的大厅里熙熙攘攘,有很多士兵和守备队的文职官员在处理工作或是交谈,他们看到比波一行,快速的点点头以示礼貌,又重新忙碌起来,“要知道,我们面对的,除了你们口中的魔族危机,还有整个大陆西部各个人类村落的安全,可恶的兄弟会,”多姆队长指了指二楼正中的房间,“去吧,镇长大人就在那,好了,我要去工作了,真见鬼,希望没有耽误太久,回见!但愿你们来对了地方。”

         比波和布鲁斯冲多姆队长摆摆手,上了二楼。

         敲开房门后,他们发现,本来就不是很大的房间,几乎让书本和卷轴快堆满了,一个雄厚的声音从窗边的桌子处传来,“啊哈,快来!欢迎来到落日镇!乌苏尔是您最好的朋友!”比波和矮人穿过散落一地的书本后,看到了镇长,他们点头示意。

         “欢迎欢迎!”乌苏尔镇长满脸笑容,他冲上来,紧紧的抱住比波,“好小子,不错不错,长得很健壮!”

         这个矮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很老了,比波觉得尴尬至极,轻轻的推开他,甚至觉得自己再使一点力气,他就要倒下,乌苏尔镇长笑着把手缩了回来,扶了扶大鼻子上架着的眼镜,“抱歉,为了你们的到来,我不得不查找一些资料,以便来解答你们的问题!”说完,他重新回到自己的座椅,“比波,你比我想象的要结实多了!”

         “乌苏尔镇长,是吧,您,您认识比波?”矮人瞪大眼睛,问道。

         “来吧,随便坐!”镇长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先告诉我,需要让我知道的事情,然后,我在告诉你们,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

         花了一个小时的功夫,比波和布鲁斯将大陆东部,包括在拉斯特防卫所经历的事情告诉乌苏尔镇长,矮个老头不住的点头,仍旧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最后,他摇了摇铃铛,让仆人端过来几杯热茶和茶点,“哈,瞧我,真的是老了,都不懂得待客之道了,”他一面督促着比波和矮人喝茶,一面说道,“你们说的事情,我差不多已经所有耳闻,有些细节落日镇可能会做的更多,比如,我们之道魔族入侵的事情,但能做的也只是做好自己防御区内的事情,至于兽人们的传送点、兽人大军,这是整个大陆的事情……”

         “那您的意思?”比波放下茶杯,“共同携手击退强敌,难道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嘛?”

         “放轻松,放轻松,年轻人!”镇长冲他继续笑了笑,“大敌当前,作为我,有更多的考虑,相比你也知道了兄弟会的事情,死去的人,士兵、朋友、亲人,他们再度站立起来,却成了我们的敌人,还有,”他指了指窗外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我敢打赌,你们从来不知道从那儿,会有什么东西更让我们害怕,而这些,都是我们落日镇人需要去面对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比波问道。

         “世上万事万物,一切都有原因也有结果,”镇长翻了翻自己面前的一本厚厚的笔记,“我年轻时也像你一样,胸怀壮志,我游历大陆各地,做过许多事情,有让我这一生都倍感光荣的事情,也有甚至现在想起都羞愧难当的事情,最后,我终于明白,我终其一生,只不过想找寻自己,我为何生于这个世界,而我又为谁而战?”

         “我不太明白,”矮人耸耸肩,“难道我们不该为信仰侍奉么?”

         “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对错,”乌苏尔镇长侧过头,依旧笑着看了看布鲁斯,“矮人兄弟,尽好你的职责,这虽毫无意义,但却没有什么大碍,你终究会找到答案。”

         布鲁斯刚要开口,镇长摆摆手,目光又看回比波,“好了,说回正题,乔伊老修士就在南边的神殿里,我起初也不相信他的话,但有些事情让我不得不考虑,所以我记下了一些事情,在前几天,我想起来,所以,现在你们才能安全的见到我。”

         “是么,我听多姆队长说是您梦见了光明之神……”

         “哈哈哈,差不多的意思,”老镇长又笑了起来,“我年龄大了,经常搞混很多事情。我这一生,听说过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也梦想过会有一日,自己也能成为故事中的英雄,但最后我才发现,一切都早已由命运安排好了。许多年前,我落脚在这里,因为贸易我积累了财富,也获得了镇长的职位,后来我认识一个同样游历大陆的人,我们年岁相仿,有很多相同的话题,也有很多的分歧,但这不妨碍我们成为好朋友。后来他帮助我解决过很多难题,我甚至一度怀疑他是一位魔法师,不过他只字不提自己的过去,直到有一次,”他敲了敲自己的厚笔记本,“他告诉我,我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他的神情很紧张,仿佛这是性命攸关,我答应了他,虽然我知道这很荒诞至极,但我相信他,几天之后,他找过我,像我表示感谢,说我已经做到了,并嘱咐我像你说如下的话——”

         “这?……”比波长大了嘴巴,布鲁斯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抱歉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老镇长扶了扶眼镜,念到,“很高兴你能如此健康,很多事情,我其实也说不明白,包括这件事情的发生,我甚至回想不起太多的细节,我只能感谢光明之神有如此惊喜的安排,同样也对于未来充满希望而深感欣慰,苦难和折磨必定会迎来光明,但意味着牺牲,帮助这里度过难关,然后向北前行。再次抱歉我没有办法再说的更多,因为我能明显感觉到错乱,我虽然心怀期盼,但我知道,没有机会了,总之努力!”

         “就这些了,”老镇长叹了口气,“除此之外,我不想放过任何细节,翻遍我的日记和回忆,发现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事情,甚至连魔族兽人的事情都没有提到,当然,他告诉了我关于兄弟会的一些细节,我能感觉到他思维的混乱,可能也不是他故意想隐瞒,不过他还是告诉了我你的名字。”

         “你,你是说?”比波叫到,“不可能!”

         “我的天!”布鲁斯大声喊道,“比波,记得嘛,老修士讲的那个故事!”

         “没错,是他,”老镇长摘下眼镜,揉了揉额头,“十几年前,他让我在昨天的日子,派人去接应你们,后来他和他带回来的神像一起,长眠在那,神殿旁的墓地,因为一种罕见的病。”

         “不可能,不可能!”比波的眼泪刹那留了出来,他站立起来,身体不住的发抖,他看了看乌苏尔镇长,冲出门去。

         “真有这种事情,是魔法吗?可以撕出一道时空的裂缝?”矮人喃喃自语道。

         “这就是命运啊,矮人兄弟,去吧,告诉比波,神像的背后底座,有他留下的话,”老镇长冲布鲁斯摆摆手,“记得劝他回来,毕竟,现在的落日镇,我们要解决的首要任务是兄弟会的事情,然后他才能离开,我不止一次的看过那神像的底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