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守护侍卫
    一周的时间内,赛瑞肯的骑兵们又端掉了两个兽人的传送点,在比波魔法祝福的加持下,阿尔杰甚至已经活捉了一个兽人术士,但是却没有能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在矮人的恐吓声中,兽人术士用咒语自爆了自己的头颅,阿尔杰带着大家又向北前进了一天的路程,最终他们决定再补给耗尽之前,回到营地休整,顺便看看拉斯特那边有什么消息。

     对于结盟,阿尔杰不屑一顾,这位骑士对拉斯特的援助一直都抱有怀疑的态度,矮人倒是无所谓,只要有温暖的火堆和烈酒,他压根不在乎自己身处何地,包括比波在内的很多人都是忧心忡忡,如果不能阻挡住兽人的大军,赛瑞肯的骑兵们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家人的安危,他们不像拉斯特人,有高大的城墙和要塞守护,所以这些人一听说返程会营地,都兴奋起来。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比波骑马追上阿尔杰,“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办法搞清楚兽人传送点的由来,也不知道现在整个草原或者其他地方,还有多少个传送点。”

     “是的,”阿尔杰打开头盔上的面罩,他无时无刻总是保持着整齐的装扮,每天清晨必须要用热水刮脸休整胡须,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骑士做派,“盖文大人会有办法的,你们拉斯特人可以躲在城墙后面,我们也有地方可以去!”

     “什么意思?”比波问道,赛瑞肯家族十几年来一直在草原上游荡,他想象不出他们会建造出什么像样的防御措施。

     “北边,”阿尔杰回过头,朝自己后背的漫天雪地指了指,“兽人不会踏进那里,我记得在我儿时的时候,盖文大人就带着我们在那儿躲过兽人的追击。”

     “北边?”比波脑子里飞快的思索,“跨过流入神眼湖的白银溪流,北面的骨矛荒地?”

     “没错,那时我跟着盖文大人,我们只有几十个人,向北侦察,被兽人袭击后,迫不得已,到了那,结果发现那地方兽人们是不愿意过来的,它们也趟过了白银溪流,但追了几里地之后,就返回了。”阿尔杰耸耸肩,“不要问我为什么,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盖文大人带着我们又向北前进,我们也想探寻原因,但没走多远我们也返回了,那地方真的不是我们人类愿意去的。”

     “你们看到了什么?”比波好奇的问道,他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记载,矛骨荒地一片荒芜,没有任何生物生存的记载,人迹罕至,“那你们到霜雪之径了吗?从那过去是什么?”

     “没有,”骑士摇摇头,“那传说中的地方,想必也只有光明之神能够涉足了!我们向北只前进了不到半天的路程,就吓坏了,各种野兽枯骨遍布,巨大的尖牙头骨甚至比一座帐篷还要大,我清晰的记得那头骨的獠牙,比我这杆枪还要长,”阿尔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枪,“我想那些兽人应该是害怕这些怪物,不过没有人见过活的,包括后来加入我们骑兵附近的人,他们也没有见过。”

     “或许是远古时候遗留下来的,”比波想起来在卡沃斯镇,自己无聊时翻阅过一本《王国物种介绍—奇妙的世界》画册,“现在大陆上,体积最大的动物,就是古兰索平原上的长毛象,整个身体有帐篷大小,像你说的光是头骨就有这么大,那在加上身体,啧啧啧,简直不敢想象!”

     “有人告诉我们,传说那里是一片圣域,光明之神为了防止外人的闯入,设置了这片区域,巨大的怪兽是神明的守护卫士,它们在寒冷的风雪中注视着每一个靠近的人,吞噬掉入侵者,死后则化为尸骨沉睡,一旦被惊醒,就会苏醒过来,”阿尔杰继续说道,他挥动一下马鞭催促自己的战马继续前进,“还有那些大陆上顶尖的魔法师,他们接受过光明之神的指导,死后灵魂也化为守护卫士,在霜雪之径守护着想要登上兰诺斯之刃的家伙,所以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人能够靠近那片区域了。”

     猛然间,比波想起来那个梦,女精灵露娜在梦里跟他也说过,好像在那边确实是恶魔不能靠近的地方。

     “哼!”布鲁斯刚好赶了上来,他撇了撇嘴,“那里就是荒芜一片的荒地,屁都没有。我听过我们的人说,从我们的矿洞出来,沿着利刃河溯流而上,会通过一大片如同密语森林面积大小的雾笼沼泽,在那里有这种机关和毒禽猛兽,它们守护着通往兰诺斯之刃的唯一道路,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谁知道呢,一面是西,一面是东,看来除了北面那未知的区域,还真是没有路能够上到兰诺斯之刃了,你们矮人不都是在地下嘛,怎么会到那什么沼泽里?”阿尔杰看了看矮人,“莫非你们也有人想要登上兰诺斯之刃?我还以你们更愿意从地底下探寻大陆第一高峰的秘密!”

     “我是在泥链镇里听到的,战锤港那天来了一艘船,有个人类的船员说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哈哈哈!”矮人大笑起来,“我们的矿洞确实在很多年前就深入到兰诺斯之刃的地下深处,不过,”

     “什么?发现了什么?”比波瞪大眼睛,自己和爱葛妮丝在力量之峰的矿洞里最终找到了烈焰之石,那么在兰诺斯之刃,应该也有什么东西。

     “什么也没有,哈哈哈!”布鲁斯摇摇头,“好像除了魔晶石,还有其他的稀有矿石。”

     “我就知道,”阿尔杰说道,“都是子虚乌有的故事罢了,要说真的,还是神眼湖,那里传说有精灵的宝藏和梦幻般的仙境,但是很多人去了就回不来。”

     “是那些长耳朵的精灵吗?他们不都是居住在森林里的嘛,”比波问道,露娜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有没有再次遇见自己梦境的那恶魔蛇头。

     “当然不是了,是那种身材更加矮小,长着各种各样翅膀的漂亮家伙,他们迷惑着人们,”骑士看了看比波和布鲁斯,“我警告你们,遇到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你会以为前面是路,其实是神眼湖的水面,最后会被溺死在水里。”

     “呸,”矮人啐了一口,“要不说你们人类总是会堕落,要么是好色之徒,要么是贪婪之辈,我啊压根就不会!”

     “话不要说得太早!矮人!”阿尔杰露出讥讽之色,“从拉斯特来的四个人,其中两个人回去了,一个是为了信念,一个是为了爱情;两个人留下了,一个是为了探知,另一个是为了什么呢?”

     “咳咳!”布鲁斯摆摆手,“你们人类总是这样阴暗!”说罢,他用自己特制的马镫减慢了速度,对着后面的骑兵大声喊道,“伙计,酒囊给我来一口暖和暖和!”

     “瞧,”阿尔杰对着比波说道,“每个人都没有办法逃脱自己内心的欲望,”他压低了声音,“在神眼湖,在落日镇,好多地方都有兰诺斯血脉的传言,你知道,只有当你变的更强大的时候,才会有能力去承担!否则就会如同那些溺死的人一样,被欲望折磨致死。”

     “阿尔杰大人,”比波点点头,“欲望也好信念也罢,每个人心中的执念驱使着自己做一些事情,经历往往才是最好的老师,它会让你的思维更加敏捷,判断更加精准,强大的精神力才能提供保护,谢谢你的提醒。”

     “没错儿,”阿尔杰合上面罩,冲大伙喊道,“加速,兄弟们,冲啊!”

     比波也促成战马快跑起来,早点回营地,盖文大人还未曾对自己说过关于父亲的任何事,还有苏蕾妮和劳伦斯,不知道他们回去后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如果有消息,信鸦肯定是能提前到的。

     五天后,疲惫不堪的骑兵们回到了营地,还有另外一支骑兵三天前也回来了,同样他们也捣毁了一个兽人的传送点,但是也未能抓到活口,为牺牲的骑兵们举办完安葬仪式后,盖文把比波留在了自己的营帐。

     “怎么样?大人,有没有拉斯特防卫所的消息?”比波在营帐中端坐下来,侍卫们端上炖肉和麦酒之后,便离开了,只剩下盖文大人与他两个人。

     “这个嘛,”老骑士端起酒杯,并没有立即送到嘴边,“我收到了巴伦的消息,游骑兵已经出发,苏蕾妮和劳伦斯,不过还有杰罗姆,这家伙,当年在桑特尼堡,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军官罢了!拉斯特的支援?哼哼,我看到我这来恐怕是另有所图!”

     “没有苏蕾妮大人的信吗?他们走的时候从这带的信鸦,”比波问道,他觉得苏蕾妮一定会给他送来消息,这中间肯定是除了问题。

     “没有,是拉斯特的雅各布,被施加魔法的信鸦能找到我们!”老骑士摇摇头,“你要小心!巴伦提到一个和杰罗姆一起来的神秘黑袍人,在苏蕾妮他们回到拉斯特前几天就已经不见,他应该是提前到这儿来了!”

     “明早还有一队骑兵要出发,我随他们去,”比波想起卡沃斯镇的那邪恶的黑袍法师,还是决定再自己没有能力之前先保证安全,“等回来,差不多苏蕾妮他们就到了,您到时候安排,我和她悄悄见面,再商议解决办法。”

     “好吧!”老骑士点点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该来的事情是躲不掉的,毕竟眼下的大事,是解决兽人!至于你嘛,年轻人今晚好好休息,如果有机会,我建议你一定要去落日镇。”

     接下来无论比波怎么央求,老骑士绝不肯就落日镇再多说一个字,他吃完饭,闷闷的往自己的帐篷走去,心想下次回来一定要问问清楚。

     快到自己的帐篷时,一个侍卫追了上来冲他喊道,“大人,请等等,盖文大人请您回去!”

     比波开始折返,暗自纳闷,老骑士难道是想再说点什么,他刚回过头准备询问侍卫,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禁锢住的无法动弹,黑暗中侍卫的脸一片模糊,只能看到这家伙手中闪着紫色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