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向西前行
    睁开眼,比波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束缚着,不能动弹,在马背上不停的颠簸,冷风夹杂着天空中飘洒的雪花,原野上一片白茫茫,比波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无法判断出身处何地,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被那个侍卫袭击后,身体如同被闪电劈中一般剧烈疼痛,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比波勉强转过头,看见了黑袍人,光看背影,比波确认他就是卡沃斯镇袭击的那个邪恶巫师,绑走了爱葛妮丝和泰班的家伙。一路追踪到跃马草原,现在他混进了赛瑞肯骑兵的营地实施绑架,比波怒火中烧,他挣扎着想要挣脱这股无形的束缚,但是却没有丝毫办法,他看了看身边漂浮的魔法印记符号,它们泛着紫光,在若隐若现的流动,随即喊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袍巫师没有回头,冷冷的说道,“闭嘴!”然后停顿了下来,他四处打望了一下,将马匹引致一处凹地,翻身下马,顺便把比波仍在地上,丝毫不理会挣扎喊叫的比波。

     收拾好马匹,黑袍巫师搬过一块石头,坐在比波面前,他掀开帽兜,比波看到的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那种让人看过后会瞬间忘记的脸,没有任何的特征,约莫四五十岁模样,近乎秃顶的脑袋上,没有多少头发。“你是谁?”比波喘着气,想要坐起身子,他扭动着身体,“快放开我!”

     黑袍巫师冷冷的看着他,伸出右手,手掌快速挥动,同时嘴里默默念动,比波瞬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提了起来,随即被放在凹地的边缘斜靠着,但仍旧动弹不得。

     “不用白费功夫!”黑袍巫师看着依旧在挣扎的比波,笑了起来,“能让你这么轻易的就逃掉吗?小子!”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比波不断的在思索着如何脱离险境。

     “兰诺斯小子,我是来帮你的啊,哈哈哈!”黑袍巫师开始大笑,“我来接你去你该去的地方,光明殿,用圣物对抗魔族大军啊,王子殿下!”

     “我不是什么兰诺斯,在卡沃斯镇你和杰罗姆不是已经看到了嘛,他已经被兽人杀了,你们还拿走了那什么圣物,绑走了爱葛妮丝他们!”比波一边说,一边在感受自己的胸前,烈焰之石并没有像之前一样,传递出能量,没有丝毫感受。

     “混蛋!爱葛妮丝和泰班串通演戏,放走了你,要不是在回去的夜里,泰班挣脱了魔法禁锢,我还被蒙在鼓里!”黑袍巫师挥挥手,“不过现在没有关系,我抓住了你!还找到了这个!”说完,他摊开手,比波看见了烈焰之石。

     “不要再耍滑头了,”黑袍巫师继续说道,“我可不想要你的魔晶石吊坠,爱葛妮丝用小把戏已经骗过我一次了!不可否认兰诺斯的后人还算有些本事,躲过了好几次,还把我的人打伤!这一次,我看你能怎么办。”说着,他把比波的魔晶石吊坠扔在了一边,“破烂玩意,居然”

     比波心中大惊,圣物被拿走了,自己又被束缚着,他着急的喊道,“没用的,圣物只有我能用!这是血脉的契约!”

     “西奥多陛下可不这样想,重新签订契约也是可行的,所以说,我是带你回去呢?还是只要一点点你的血?”黑袍巫师站起身,“森林里,你和那个女精灵打伤了我的宠物,我不得不亲自来抓你,你知道你耽误我多少事吗?”

     “那蛇头是?你是魔族!”比波愤怒的喊道,“你为什么要引魔族来?想必那些兽人的传送门,就是你干的!你简直是整个王国,整个大陆的垃圾、败类!”

     “你懂什么?”黑袍巫师狠狠的扇了比波一巴掌,比波的脸立刻火辣辣的烧起来,“你小子知道个屁!看来我也不用再跟你说那么多的废话,”他转身走向马匹,从背囊里拿出一把匕首,“我现在就取你的血!”

     “拉斯特军团不会放过你!他们正在赶来,他们一定会找到你!”比波平静的说道,“这大陆上所有的战士,所有的勇士,都会发誓干掉你!你的下场会很惨!”

     黑袍巫师哈哈大笑,“拉斯特的人正忙着招待杰罗姆,他们和那帮乞丐骑兵也都在头疼兽人,你还是说下你的遗言吧!”他一步步朝比波走来,嘴角咧着笑,比波的头皮一阵发麻。

     忽然间,一道蓝白光矢射中了黑袍巫师的手臂,打落了他手中的匕首,黑袍巫师大惊失色,抬头寻找攻击的方向。比波也四处张望,看见六个精灵站在凹地的边缘,长弓上闪耀着魔法之箭的蓝白光芒,他们身材修长,尖长的耳朵因为攻击的姿势而微微后倾,所有人都紧盯着黑袍巫师。

     比波看到了露娜,女精灵冲他点点头,向黑袍巫师喊道,“放开他,不然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不!”黑袍巫师大喊一声,双手交叉,紫色的能量气流开始在手中汇聚,在手指上化成一道道闪电,飞向精灵们。精灵们也快速回击,他们变换着位置,躲避黑袍巫师的法术攻击,发动了三次紫色闪电的攻击,比波瞧见露娜的箭矢射中了黑袍巫师的腹部,他痛苦的喊叫起来,变换手型,瞬间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形成一圈魔法防护层,也是刹那间,比波觉得身体一下变的轻松,他冲过去,捡起爱葛妮丝送给自己的魔晶石吊坠。

     “快走!”露娜冲着他大喊,她眉头紧皱神情紧张,比波几步跨上凹地,“不,你们休想!”黑袍巫师大喊道,他用左手施法控制着魔法防护层,右手开始汇聚能量,准备再次发动攻击。精灵们的魔法之箭此刻全部被挡在防护层之外,丝毫不起作用。

     黑袍巫师狞笑着正打算使出魔法闪电,忽然间发现自己中箭的腹部开始渐渐结起寒冰,他大惊失色,“这难道是?”他抬头望着露娜,连忙用右手施出一个小型魔法结界,罩住自己的腹部,这才停止了寒冰继续扩散,“好极了,精灵!”黑袍巫师双手猛然散出紫色气流,“下次再见,比波,小子,你是逃不掉的!”

     所有凹地上的精灵和比波的身躯瞬间被气流定住,黑袍巫师迅速上马,疾驰而去,另一匹马也随之跑掉,顺便带走了比波的厚斗篷,大约十几秒之后,魔法效果消失,女精灵赶紧跑到比波身边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还没等比波开口回答,男精灵开口道,“露娜,我们该走了,”他足足要高出比波一个头,他冷冷的看着比波,“好了,请快点离开吧!不要等……”

     “雷克斯,”露娜摇着头打断哥哥,“请你带大家先走,我很快就来,我有一些话要跟比波说!”她眼神示意其余的精灵们,大家点点头收起长弓,雷克斯怔了怔,“露娜,长老大人的话我还是不信!”随后跟随大家走到了一旁。

     “露娜,你怎么会在这里!”比波连忙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邪恶巫师究竟是谁?他会不会再追上来?”

     “比波,我们在这附近转悠了一天的时间,”露娜看着比波笑了起来,“长老大人指示我在这等你,”看着比波疑惑的眼神,露娜继续说,“不要问,我也只是收到这样的信息,我只知道会遇到你,但是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也不知道会遇见怎样的危险。”

     “不过他暂时不会追上来了,你暂时安全了。”露娜告诉比波,自己在密语森林随着自己的族人,到了长老指示的地方,靠近兰诺斯之刃的森林边缘,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处被掩盖的人类遗迹,破损的石板绘制了很多光明之神战斗的场面,“我找到了寒晶屑,光明之神阿德克西亚在自己的长枪上涂抹这种东西,用来克制魔族的邪恶,圣坛上的陶罐中,就只有这一点点!还好它起作用了。”

     “这邪恶法师是魔族还是人类?”比波恨恨的说道,“他拿走了我的东西,至关重要的东西,我必须要找到他,杀死他!”

     “不,我收到的指示片段,”露娜将长弓背在身后,“你在海岸凝视过落日,在春天的冰雪风暴中变得强大,我要走了,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意思?”比波说道,“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在梦里,我们在悬崖峭壁上遇到了密语森林的蛇头恶魔,你告诉我在北方冰雪之地就可以摆脱恶魔的追击……”

     “永远保持警惕,”露娜看着比波,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做的梦是什么含义,但我想,它们会害怕寒晶屑,那么寒冷应该会让它们退却,那个邪恶法师,应该是你们人类受到魔族诱惑而堕落的法师,我们知道的不多,但绝不是只有他一个。”

     女精灵银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她拉起比波的手,“我们的族人也可能会有,我和我的哥哥雷克斯,还有一些在密语森林的族人,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总之,要相信希望!属于你的东西不会丢失,它永远会属于你,你已经有了纳塔的力量,要相信自己!”

     比波的手中是冰冷的感觉,女精灵的脸色苍白依旧,疲惫不堪,她用力握了握比波的手,从自己的背囊中拿出一条旧斗篷,比波一眼看出这是自己当时在密语森林的那一条,露娜为比波将斗篷系好,“瞧,它还是你的,而且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