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剑术训练
        “保持身体的灵敏、精准、迅速,”劳伦斯压低身子,单手持剑,银月城经历的系统训练和在拉斯特防卫所的实战经验,让他成为使用长剑的好手,一连串劈砍突刺动作一气呵成,“攻守合一,要比对手更拥有主导权。”

         比波在一旁依照这劳伦斯的动作联系,笨拙的身形让布鲁斯大笑不已,苏蕾妮坐在篝火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矮人,不如你去教教浣熊,这小子还是从最简单的开始比较好!”

         “嘿!用战斧?”布鲁斯喷出一口烟,“那我恐怕这辈子你都别想吃到任何烤野味儿了。”

         “注意集中精力,每一剑挥出去,都要考虑到下一步的防御和反击,时刻要想着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劳伦斯摇着头,“用你的力量、速度、技巧,逼对方防守,不断地调整角度,最后击败他。”

         “腕部,腕部,转动起来,时刻要想办法让自己长剑的上半段压制住对方……”劳伦斯握住比波的手,做起示范,“如果你的剑,下半段被对方的护手钩或者卡槽锁住,你就完了!”

         “呼……呼!”比波觉得这真的是太难了,完成整个动作后,自己瘫坐在地上,他抓起一把积雪,胡乱的抹在脸上,大声的喘着粗气,“喝一口吧!”劳伦斯也坐了下来,递给比波一只水袋。

         “加油小子!我这儿呢,只是最基础的东西,看看咱们的苏蕾妮大人,”劳伦斯努努嘴,打量着苏蕾妮的宽刃剑,“拉斯特的游骑兵,只有咱们的女猎手用宽刃剑毫不费力,我真怀疑你这辈子都用不了这种武器!”

         “再遇见兽人,你会好好见识到它的威力!”矮人跺着脚,站起身子,四处一片寂静,几天来,靠近跃马草原附近已经没有人烟,村子的人都跑回拉斯特防卫所躲避,兽人的痕迹越来越多,昨天下午他们还解决了三只兽人袭击者。

         “好好练习吧浣熊,但愿能在我们遇到真正的战斗前,你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力量和技巧完美的结合,才会有威力!”女猎手用脚弄灭篝火,“走吧,晚上之前我们要赶到树莓村,过了那我们就进入跃马草原了。”

         “但愿能找到一处干净的床铺,”布鲁斯奋力的一跃,跳上马背,样子滑稽可笑,劳伦斯讥笑道,“小心点矮人,别滚下来,放心吧,我会为你找到一个温暖的兔子洞。”

         布鲁斯重重的哼了一声,追上苏蕾妮的马,他们催促着战马开始疾走。劳伦斯与比波并排骑行,他用斗篷裹着自己的身体,只露出两只眼睛,“嘿,伙计,我关心的只是接下来可能会面临的危险,所以,比起昨天晚上你们说到的事情,我只想按照巴伦大人的吩咐,尽快与那些草原骑兵们达成结盟。”

         “哦,我明白,这本是我自己的事情,”比波回答道,他明白劳伦斯的意思,“布鲁斯跟我说过魔族的事情,他说它们一直以来藏匿在大陆之中,甚至化身人类的模样,我明白我们所处的境地,此次同行,我们是一个目的,只是我自己希望能再多一些线索,毕竟那是我的父亲。”

         劳伦斯叹了口气,“悲剧发生的时候,我还很小,叔父西奥多得到了里欧家族绝大多数人的拥护,我甚至有时候在想,我们两个都真的只是拉斯特军团一个普通的士兵,该多好,我们一起并肩杀敌,就像考核日那天。”

         比波何尝不渴望这样,通过了新兵考核,他本可以在拉斯特军团开始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他开始渴望战斗,他开始对自己的力量有了信心,他的肌肉变得紧实,思维变的敏捷,要不是很多事情还没有明晰,他真的想留在拉斯特,抵抗强敌为山姆报仇,等着杰罗姆和那个邪恶的神秘巫师,看他们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样,但现在不是时候,他明白自己的力量还是太过于渺小。

         这几天,与大家的闲聊中,比波已经将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拉斯特军团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不管是对抗魔族,还是未来可能面临的与里欧家族的纷争,但他还是隐瞒了爱葛妮丝,透漏出雄鹰城的消息也许不是什么好事情,还有就是圣物烈焰之石,这是死都要守住的秘密,比波相信,大陆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想要不惜任何代价得到它,他相信艾德里安家族和里欧家族也绝不会透漏出任何的风声。

         况且还有魔族,大陆上流传着各种说法,但越来越多的兽人和怪物却是个不争的实事,春天将近,如果真如传言讲的那样,兰诺斯大陆上也只有雄鹰城、阿德克西亚、拉斯特能抵抗一阵,最后的希望也许就是传言居住在兰诺斯之刃上的光明之神了,如果他愿意出手的话。

         “如果此次真的能和肯瑞赛骑兵们一起合作,咱们就有很大的把握了!队长大人,谢谢您教我剑术,”比波咬着牙,“我一定要为我的兄弟报仇!”

         “我们都失去了太多!”劳伦斯望着苏蕾妮的背影,“我在当游骑兵时,见过太多的弟兄们牺牲,就算是苏蕾妮也哭的像是个手足无措的小女孩,我发誓要保护她。”

         “你会的,队长大人!”比波笑了起来,“不过你还是要击败强大的对手,才有希望!”

         看着劳伦斯怪异的眼神,比波继续哈哈大笑,“瞧,你现在不就败给了对手吗?陪伴在高贵美丽女士身边的,可不是劳伦斯骑士您啊!”

         傍晚的时候,又飘起细细的雪粒,连续几天的乘骑让比波的屁股以及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他们来到了树莓村,残破的围墙已经倒塌。村子西面的原野里穿着硬皮甲,手持棍棒和短剑的村民正在清理战场,积雪尚未融化,星星点点被染成红色。

         “嗨,游骑兵,你们的人在哪里?上午我们收到了袭击,我们干翻了八个兽人混蛋。”一个短发男子身材修长,棕色的披风染上了血迹,皮带和短刀放在一边,“而我们,我们失去了十个人,还有几个受了伤,我的弓也坏掉了。”

         当得知这四个拉斯特的人仅仅只是路过,这名叫杰克的村长丧气极了,“这下完了,我敢打赌它们还会来的。”村民们都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心有余悸。

         也许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每个人都依旧神情紧张,小心翼翼。苏蕾妮和劳伦斯协助村长杰克将他们分散在西面的围墙废墟中,拿着弓箭的人尽量占据高处,比波和矮人帮助妇女孩子安置在地窖中。

         “路途太远,他们没有办法撤离,我们帮他们守一夜,”苏蕾妮让比波把马匹集中在一起,按她的话说,没有它们,自己就只剩下半条命了。马儿已经在冻得结实、干巴的土地坑洼中饮着水,比波抚摸着他的马,抓出一小把棘刺沙果,喂给它们。

         村长杰克拿出了一些腌肉和面包便离开了,“抱歉,只有这些能招待你们了,我去地窖看看那些妇孺,该死的我真不应该当这个村长。”四个人蜷缩在一件房子的残垣断壁里,趁着的火堆,大家开始休息。

         “你看起来很紧张。”比波喝了一大口酒囊里的酸酒,边啃硬面包边对着矮人说,从拉斯特的军营到这,他的胃变得坚硬无比。

         “去你的,小子!”矮人把青铜头盔垫在屁股底下,不停擦拭着自己的战斧,“我砍下的脑袋可以填满这间酒馆。”

         “别否认了,你确实很紧张,矮人,成天游荡耍嘴皮,呵呵。”劳伦斯笑了起来,“你的斧头是该好好打磨一下了,要不然,它还以为自己是一根手杖呢。”

         “……呃”矮人低吼一声,对着比波撇撇嘴,“小子,别以为你穿上黑衣,就真的是拉斯特的士兵了,这些天我也只见过你用剑砍下过火鸡的脑袋。”

         没错,布瑞恩心里充满了忐忑,没有拉斯特军团的援军,司令大人早就命令所有的游骑兵回防,正如苏蕾妮说的,这里是根本守不住的,但必须这么做!

         “浣熊,你带的魔晶石吊坠,是哪里来的?”女猎手斜靠在断墙上,巨大的宽刃剑映出的火焰之光,照亮了她的侧脸,她笑着问道。

         “恩恩,我吃好了,我去和村民们巡逻去!”矮人冲比波挤挤眼,哼着歌走了出去,劳伦斯依旧在啃着腌肉,“太硬!要是能做成一锅炖肉就好了!”

         “一个镇子上的姑娘,她为我和我死去的兄弟山姆刻的!”比波将魔晶石放回衬衣里,“我们卡沃斯镇遭袭击之后,我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是她让我坚定举起长剑的信念,那时候我一心想当上镇子的守备队员。诸神保佑她平安无事!”

         “是啊,但愿她平安无事!”女猎手伸了个懒腰,“邪恶带了太多的伤害和痛苦,我们能做的,只有战斗!”

         “恩恩,没错!”劳伦斯擦了擦嘴,“如果说能付出一切,阻止心爱的人离去,相信每个人都会这么做的。那个,比波你也去看看情况吧,带上你的弓,虽然你只是个新兵,但准头还不赖。”

         “如你所愿,”比波笑了笑,他将自己的长剑放下,裹紧斗篷,走了出来,距离雄鹰城是越来越远,但比波心里清楚,距离再见到爱葛妮丝的时间,确是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