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新的礼物
        看着比波一脸的惊愕,劳伦斯哈哈大笑起来,“要不然我怎么一点也不惊诧一个新兵会和矮人在一起!”

         进了营地的大门,劳伦斯松开了手,拍了拍比波的肩膀,“早点休息,明天早晨,我们一起去戍卫团报道!”说完劳伦斯便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比波不知所措,劳伦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盯上了自己,他又知道多少?还有谁?周围的训练场地空无一人,考核比赛区域的布置和看台还没有来得及拆除,雪越下越大,渐渐覆盖了一切,远处要塞高塔的城墙上,点点火光在不停的闪耀,比波站在自己小队的帐篷门口,里面灯火通明。

         他掀开门帘走了进去,所有的人都在,他们每个人都满脸通红,挨个给比波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大个子奥古斯丁拿出几瓶,“嘿,艾萨克你这家伙,我们专程为了你早早的回来,结果你却跑了出去!看,这是劳伦斯队长买给你的,这是女士专用的蜜酒,哈哈!适合现在的你!”

         “是不是去见哪个姑娘喽?快给我们讲讲!”罗宾又掏出几只罐子,“伙计们快来,这可是我最后的几个银币买的,我敢打赌春天之前你们都别想喝到这么好的啤酒了!”

         “劳伦斯队长喝多了,他说不等你了,哈哈!刚好,让我们好好的为咱们的铁头英雄干一杯吧!”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比波连忙说道,“都是我惹出来的麻烦,咳,还好没有连累到你们!”

         “我们是一个整体嘛!”罗宾举起杯子,“明天就是新的开始了,让我们都铭记这段日子吧!敬我们的好兄弟,真正的战士,艾萨克!未来,无论在哪里,大家都要继续努力,杀光那些可恶的兽人怪物!”

         “干杯!”大家伙都一饮而尽,比波也开始和每一个人碰杯喝酒,温暖的帐篷里,大家不停的说着笑着,在所有的酒喝光之后,酒精和伤口让他脑袋发晕,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大早,劳伦斯便过来,奥古斯丁帮助比波拆掉脑袋上的包扎,“恩,差不多不碍事,不愧是铁头,没有感染,恢复的真快,再过几天把线要抽掉,这之前不能沾水,剃掉的这这块头发有些影响美观,不过没关系,反正你的眼睛已经青了一大片,好看不到哪去!”

         比波和劳伦斯都换好了衣服,软皮靴和硬皮甲刚刚好,黑色的羊毛披风甚至有些过于厚重,还有一柄刻着剑与盾徽章的崭新长剑,比波用搭扣系紧,兴奋的说不出话,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剑,做梦都想得到的剑,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柄士兵长剑,但是比波还是高兴极了,不停的用手抚摸着剑柄。

         “瞅瞅我们的铁头大人,像是第一次拉姑娘的手,”劳伦斯饶有兴趣的看着比波,比波这才真正的注意劳伦斯的武器,他依旧用自己的长剑,这是一把真正经过战斗洗礼的武器,剑身更加细长一些,剑鞘已经有些磨损,但剑身锋利泛着青光,剑柄的顶端除了剑与盾的徽章,还有一只狮鹫,比波看着这只狮鹫,连忙将目光移开。

         “再见!队长大人,艾萨克!回头安修日,我们一起去喝酒!”罗宾和大家向劳伦斯和比波道别,“戍卫团就是不一样,营地门口,马车都准备好了!不送你们出去了,我们也得赶紧收拾呢!”

         劳伦斯签过字后,对营地的守卫点点头,率先登上这架由四匹黑马拉着的马车,安放好自己的东西,很大的一只包袱,比波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从厨房偷了些什么。

         “上车吧!”比波没有什么随身的行礼,新兵制服也都不要了,听见劳伦斯的招呼,比波登上了马车,车厢内除了劳伦斯,还有一个人,一个普通的老人,把自己裹在同样厚重的一件羊毛斗篷里。

         “劳伦斯,你去帮上面的小伙子驾车,让我和我们这位优秀的新兵好好的聊一聊!”

         “是!”劳伦斯下车将门关好,不一会,车子开始动了起来。

         “您是?哪位大人?”比波打量着对方,虽然这样问,但是比波知道他自己并不认识戍卫团的任何一个人,这个灰白短发的老人,难道是?

         “是我,”巴伦大人开口道,比波万万没想到,拉斯特的守备司令,竟然是这样一个容貌普通的人,没有铠甲看起来似乎比普通人还要瘦弱一些。

         “司令大人,我没想到您会亲自……”比波挠着头,想要起立行礼,但是车厢内实在太矮,他只好鞠了个躬。

         “你知道我们不会参与到任何的事情里面,我们要面对的是更加危险的敌人,我们整个大陆的敌人!”巴伦大人仔细的盯着他,“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和他很像。”

         “您认识他?我的……”比波急忙说道。

         “等等!”巴伦大人打断了他,“不要提起任何的名字或者称谓,你知道它们无处不在,劳伦斯是个好小伙子,虽然是里欧家族的人,但我敢起誓他正直勇敢,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会愿意在任何时刻为他受封,他完完全全对得起骑士的称号,哈哈,当然,这也要看命运的安排,所以他现在还不是骑士。”

         “就像你一样。”巴伦平静的看着他,“就像我的女儿一样,还有那个矮人,你们都需要找到自己的路,那么像我这样的老头,又该做什么呢?我也有我自己的路,但是我会帮你们一把!年轻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正如他那时候帮助我一样,虽然他年龄比我小很多,但我从他的身上,真正的感受到一个道德高尚之人的追求。”

         “他现在在哪里?”比波问道,他紧紧的盯着巴伦大人的眼睛,想要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很遗憾,巴伦大人摇了摇头,“恐怕我真的无法回答你,我确实不知道!”

         “不过是他发现了秘密,魔族隐藏在我们之中!”巴伦大人继续说,眼睛看向窗外,“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说,至于他看到了什么,我想你以后可以仔细问问矮人,总之,他走了,消失了,有斥候报告说见过那样的身影走进了跃马草原,以后再没有任何消息。”

         “大人,我很感谢您说的这些,但是还有没有更多的线索?”比波继续追问,想要见到父亲的念头越来越渴望,父亲不仅活着而且还做着伟大的事,“他在追查魔族的下落吗?”

         “没错!他在追寻着答案,寻找着对抗魔族的方法,可惜很少有人信他,大家都觉得他是在寻找家族圣物,想要重新夺回王国的王位,”巴伦大人转过头,看着比波,“年轻人,我只有这些告诉你了,劳伦斯报告说发现了你的踪迹,苏蕾妮最后也最终向我说明。请你忘记与我的这次会面,因为危险将至。”

         “他们来了,而且会不停的追杀我!”比波点点头,“就像在密语森林里一样!”

         “大陆每个地方都在传闻兰诺斯家族后裔出现,召唤守护巨龙的圣物也会随之现身,世界浩劫即将开始,但是我们拉斯特的汉子早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马车穿过了高大的城墙,停了下来,巴伦大人朝外面喊道,“去做准备吧!”

         “是!”劳伦斯跳下马车跑开了,比波通过小小的窗户,打量着这座伟大要塞的塔楼,比波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大人您可以安排我在城墙上巡逻,或者干脆换一个地方,只要我继续悄悄的藏匿起来,应该没有关系吧,我想继续找寻我父亲的下落,而且我们也可以一起来想办法搞清楚魔族是如何藏匿在大陆上的。”比波又抚了抚自己的剑柄,“您赐予我长剑,可我还不会使用它!”

         巴伦大人笑着摇了摇头,“我们本来是有更多的时间的,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下午杰罗姆的人就会到达防卫所,年轻人,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十分清楚,这柄长剑本就是你的,至于如何使用,你会有很好的老师和很多战斗经验的积累,我需要面对的是你现在无法承受无法办到的事情,但是未来你将会承担我们谁也承担不了的责任!再见了年轻人!”

         另一名驾车士兵打开了车门,比波走下马车,远远的看见有四匹马,骑手们整装待发,劳伦斯在马背上喊道,“快!时间来不及了!”比波回头朝巴伦大人点点头,跑了过去,矮人的战斧背在后背,戴上了青铜头盔,他也朝着比波用力的挥手,苏蕾妮望着比波笑了起来,“浣熊,又见面了!”

         比波翻身上马,四个人开始朝西面奔驰而去,“我们去哪?”他回过头,望着拉斯特防卫所的塔楼和城墙,忽然想起了自己那天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远远的望着,没想到自己成为真正拉斯特军团士兵的第一天,就离开了这里,他摇摇头,笑了。

         “去草原,去干翻那些该死的兽人!呦吼!”矮人大笑起来,“哈哈,劳伦斯,没想到这一行,居然非要带上你和那臭小子!我和苏蕾妮大人就够了啊!哎对了,比波,苏蕾妮的父亲你感觉怎么样?好相处么?他对你印象好吗?”

         “滚一边去矮人,”劳伦斯回击到,“高贵漂亮的苏蕾妮女士当然是需要我这样的绅士陪在身边才好,呐我是骑士,艾萨克,对,比波,比波是我的侍从,你这算什么,我们因为缺钱从马戏团偷出来的准备卖掉的吗?”

         “哈哈哈!”比波大笑起来,风在耳旁呼啸而过,日头刚刚从拉斯特要塞的塔楼升起来,大地一片白茫茫,虽然危险将至,但是他感觉自己此刻真的很踏实。

         “浣熊,”苏蕾妮忽然停了下来,大家伙也都把马停下,女猎手微笑着拿出一把崭新的硬质短弓递给他,还有满满一袋箭矢,“中午弄只野兔烤烤,这回我带了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