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传送门
        “瞧瞧,他们这些家伙!”矮人一屁股坐在岩石上,对着正在生火的比波嘟囔道,“这都一个星期了,对待我们简直就像对待囚犯一样!”

         劳伦斯眯着眼,看着正在与赛瑞肯骑兵交谈的苏蕾妮,同样不满,“不准我们和他们的人有接触,甚至扎营的地方都要保持距离,所有的事情都只和苏蕾妮一个人说,我们还傻呵呵的要去帮他们围剿兽人的传送点,谁知道这狗屁地方在哪里啊,这样下去,不知道转悠到什么时候!”

         比波已经升起了火,架上锅,树莓村的杰克村长在他们离开时为大伙准备了许多的食物,腌制的各种肉类还有培根,调味香料和硬面包,以及许多储存的应季蔬菜。布鲁斯和比波的马背上托着这些物资,赛瑞肯的骑兵们给他们分了两支酒囊,燕麦清酒味道实在是太淡,矮人每次都砸吧嘴抱怨个不停。

         不一会,锅子里开始散发出香味,比波用腌肉、乳酪及土豆做的浓汤吸引住了矮人的目光,“好在有你小子,每天不用再吃那些恶心的冷面包!也不知道阿尔杰到底带着大家要去哪里,我可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

         这支赛瑞肯骑兵部队大约有两百人,阿尔杰是一名骑士,正如他名字的含义—正直勇敢的卫士,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比波怎么也不相信,赛瑞肯家族带领军队在跃马草原已经这么多年,他们依然保持着王国优良战士的传统,阿尔杰约莫三十岁左右,他两颊消瘦但眼神坚毅,他的头盔、胸甲、防护肩及肘部的铁板、剑、长枪一样不少,劳伦斯认为这套装备至少值五十个金币以上,不过他不相信阿尔杰的骑士身份,自从赛瑞肯家族开始与王国对峙,所有人都抹去了胸前的剑与盾徽章,所代替的是一只扬蹄的骏马,这些年轻一代的指挥官肯定只是受过家族自己进行的洗礼和册封,其他的骑兵大多数使用弯刀,这一更具有优势的武器,是赛瑞肯家族及军队栖居跃马草原后,渐渐形成的习惯。

         对此劳伦斯评价道,就外形来看,弯刀比拉斯特游骑兵用的剑,在马上更具有优势,骑兵的挥刀速度需要在马匹速度上累积,弯曲的武器在作高速砍杀这个动作时,不但具有更好的控制性平衡性,同时具有更大的挥动速度,也就是在击打到对方的身体时会有更好的杀伤力。

         歼灭了树莓村的兽人部队后,比波他们开始跟随骑兵们向北前进,按照他们的情报,这片区域应该会有一个兽人军队的传送点,苏蕾妮告诉大家,游骑兵从没有发现过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可这能很好的解释这些突然数量增多的敌人来源,他们决定去看看情况,然后跟随骑兵们回到赛瑞肯家族的大本营。

         “阿尔杰和我们的女猎手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般配!”矮人冲着劳伦斯笑道,“看看他们!哈哈,连那帮骑兵小子都在指指点点。”

         “闭嘴,”劳伦斯气的满脸通红,“他算什么,被放逐的家族后代,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廉价盔甲,很快我就会真正的得到王国的册封,成为真正的骑士!”

         “那至少要我们等到这大陆上再也没有什么兽人和魔族,”比波继续搅动着锅子,“矮人,你知道那种传送门的装置吗?”

         “我之前听过类似的说法,”布鲁斯掏出烟斗,开始喷出烟雾,“在我们地下坑道里,有这样一种传说,这是一种要用生命作为代价的邪恶法术,当然只是传说,撕裂空间,制造一条裂缝,自己能很快的从此地达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那是在几百年前,我们的族人中,有一位伟大的首领,他带领着大家不断的向下开凿,他苦于不能抵达地心——传说那里全部都是精金和秘银,还有纯度极高的各种魔石,他一生都为之疯狂,可在他年迈的时候,他开始恐慌,于是他与魔族做了交易,用自己十年的生命,换的了这样的法术,在众目睽睽之下魔法阵启动,他自己消失了,随后的若干年,好多人都能听见地底下偶尔传来的笑声和哭泣声。”布鲁斯继续说道,“我们继续挖掘,但一无所获,他一定是到了那,却永远也无法回来了。”

         “怎么会?”劳伦斯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愚蠢至极,矮人们就是喜欢喝多了胡吹,我还听说你们从地底下挖出了可以直通西部大陆的地底通道,但是有一只浑身火焰的恶魔横档在中央,你们还是必须坐船才能往返,哈哈,如果真有恶魔,那你们又是怎么挖通的嘛!”

         “这是没有的事情,但是我刚才说的确实是一种可能!”矮人摸了摸自己的浓密胡须,“无知的人类!你们迟早要为你们的狂妄自大付出代价!”

         “这是一种魔法?魔族的魔法?”比波问道,他想起了那个邪恶法师,当时在卡沃斯镇,他的魔法结界让泰班这战斗法师动弹不得。

         “据说是没错!”布鲁斯眨眨眼,“魔族就是这样,引诱我们,只要你有邪恶的想法,它们就会找上门,使你堕落,就像我之前说的,它们伪装成我们的同类,在我们最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实际上,它们一直都在大陆上游荡,寻找合适的机会。”

         “那你是说,是魔族在操纵,在大陆弄出来一些传送门魔法阵,然后源源不断的运送来这些兽人部队和各种怪物?”劳伦斯若有所思,“我们确实无法解释为什么它们会数量越来越多,也有传闻说它们在大陆的南部林地不停的集结,等待从南边过来的魔族军队。”

         “大陆上好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地方,灼热荒漠尤为最甚!”苏蕾妮回来听到大家的谈论,说道,“阿尔杰说他们想要先摧毁发现的传送门,最好是和我们拉斯特一起,打到灼热沙漠还有南部林地,防守住整个海岸,兽人们在大路上没有了传送门,数量就会越来越少。”

         “这很难做到!”劳伦斯摇着头,“就算我们能与他们达成同盟,桑特尼堡还有阿德克西亚也不会贸然进攻,”他看了看比波,“毕竟还有其他让西奥多担心的事情。”

         “是的,”矮人继续说道,“在雄鹰城,我年轻的时候,就亲眼见到过与魔族签订协议的人!我们的关注点如果全部集中到南边,很可能会中了魔族的圈套啊!”

         “怎么回事?你亲眼见到?”比波听到雄鹰城,连忙问道,他担心爱葛妮丝的安危,如果再雄鹰城有和邪恶法师一样的人,那真的是太危险了,自己拥有圣物的事情也会暴露无遗。

         “当时我刚从泥链镇到雄鹰城,采购一些矿洞需要物资,”矮人沉思起来,“那天我喝了个烂醉,一个人在晃荡,最后不知道怎么地,就来到了勇气海湾,我在海边发现了两个身影,他们说的话我听到了几句——”

         我不知道怎么办,晴空之战即将来临

         不,我们没有做好准备,但是我们可以维持现状

         那未来会怎样?

         等我们准备好,需要一点时间,放心,只要你相信我们,签订契约吧,交给我们

         ……

         后来,我看到其中一个身影开始念起咒语,蓝绿色的光环浮现,笼罩住另一个人的身影,随后施法术的身影消失,另一个身影打开了时空裂缝,我能清楚的看到裂缝中的景象,像是宫廷里的宴会厅,有很多的人在,还有一些到处奔跑的小孩,他径直走了进去,消失不见。”

         “雄鹰城?”苏蕾妮歪着头,炖肉汤奇香无比,她没有立刻开始吃,疑惑的问道,“那你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了么?”

         “没有。”矮人摇摇头,“但是我记得那两个身影几乎一模一样,低沉的声音、服饰、轮廓,当时我在想,一定是有什么未知的力量在伪装,在密谋。可惜后来渐渐的没有什么事情,也就没有再当回事,毕竟大陆上也有些神秘法术的传闻,直到前不久兽人和魔族的传闻四处想起,我又在桑特尼堡听到了苏蕾妮的说法,才想了起来!”

         “是的,父亲大人说,”苏蕾妮揉了揉脑袋,皱着眉头,“我们出发去桑特尼堡求援之前,军团的战斗法师雅各布说起过一件事情,他在深夜接待过到访的父亲,他形容父亲面容怪异,跟他商议说想要出兵跃马草原,围歼赛瑞肯的骑兵部队,因为有消息说兽人的袭击就是他们准备进拉斯特攻防卫所的阴谋,没等话说完,雅各布发现了蹊跷,父亲的胸甲在烛光下映不出自己的影子,随即他施展了攻击法术,父亲的身影消失不见在,后来在桑特尼堡我跟领主大人说起来的时候,多数人觉得只是有人在捣鬼,但矮人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了这样的可能性。”

         “毕竟只是猜测,”劳伦斯已经吃完了炖肉,开始盛第二碗,“我们去弄掉兽人的什么烂传送门,就能有一些线索了!比波,有没有煎饼?”

         “想吃自己动手喽!”比波回应道,“苏蕾妮大人,我相信这样的说法,真相会水落石出,我们必将战胜邪恶!”他想起自己梦到的那只黑白相间的蛇,还有在森林里与女精灵露娜的遭遇,心有余悸。

         “嘿!拉斯特的士兵们!”大家听到喊声抬起头,不远处,阿尔杰冲他们挥手,赛瑞肯的骑兵们开始纷纷上马,“出发!斥候回来了,兽人的传送门就在西北方向,不足二十里!”

         “走!伙计们!”布鲁斯兴奋的喊道,“这一仗才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