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自惭形秽
        普安二中“自古以来”就在普安区存在特殊性……如果99年已经“作古”的话。

         这所学校的前身就是如今普安区唯一且在普安区至高无上的重点高中普安中学,按照二中学生的说法,普安中学、普安二中、普安三中,在两所普安区最好的高中中间夹杂着普安二中一所初中,这难道不能证明咱们学校的牛逼吗?

         先不管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怎么成为某些二中学生口中与有荣焉的资本,普安二中的教学质量和升学率却真的是数一数二。

         而作为市区中心长年累月曝露在所有人眼光中的学校风貌,二中也称得上金碧辉煌,比荷叶中学这种城乡结合部的中学看起来就有底蕴有内涵。

         荷叶中学的四字校名由四块老旧黑色大理石板拼接后镌刻,风吹日晒下石板被腐蚀出难以清洗的水渍,字漆斑驳暗淡。

         普安中学却已经用了整块花岗岩镌刻,刚刚涂漆半年左右的四个金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闪闪,而进入校门二十多米后是一条笔直朝着崭新华贵的五层教学楼二楼延伸而上的大理石阶梯,一进门就让人有种油然而生的干净敞亮,蕴着不同寻常的雍容华贵。

         “还是第一次进来,真大啊!”此时距离考试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封锁线已经开放,沈天明跟随着进入考场的人潮从正中央的台阶拾级而上,涉世未深的脸上夹杂着亢奋和紧张。

         紧张的原因自然是即将面临的中考,至于亢奋——他的目光一直有些不好意思地尾随着那些临近毕业又恰逢夏季穿着花枝招展的女生们,还像是觉得自己过分了,道貌岸然地目视前方,却又忍不住偷瞄了几眼侧前方几个女生迈步上楼,扭得极具韵味的臀部和白嫩纤细的大长腿,因为发育明显突出的喉结连续动了好几下。

         阶梯左边的不远处是四个此时空无一人的橡胶篮球场,喷漆光鲜的篮球架还能看到几个篮球撞击过后残留的泥印,从台阶边缘望向里面,巨大教学楼和崭新图书馆的交错缝隙间隐隐约约闪露着橡胶跑道的冰山一角,无不彰显着高大上。

         文楠收回目光,余光留意到前方一名男生脚上的乔丹运动鞋,又看向自己二十来块买的朴素黑色帆布鞋,棕色眼眸微醺道:“是啊,比我们好多了。”

         身上的鸡皮疙瘩本能地泛了起来,文楠内心郁闷自己为什么总是会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他还记得当年小学升初中使用的还是地域制度,农村学校就读的小学生就要就近上位于农村的中学,父母因为工作性质是农业或者渔业,还可能用来区分去上不同的中学,却也属于农村范畴。

         而想要上二中、墩一初、墩三初这些位于市区的中学,没有关系和钱根本就不可能进去,当初就连步入荷叶中学,还是因为顾婷的母亲孙巧丽和校长有些交情。

         文楠回忆起打小就是圈子里生活费最多的沈滔家里开小卖部有些底蕴,就是交了钱就读墩一初,而和文楠同岁此时还读初二的死党李纯洋——也是表哥李纯召的堂弟,此时因为母亲在市区工作租房,也在一初读书。

         那些年在荷叶中学这所城乡结合部位置的中学时,文楠最介意的就是每回填写户口信息就要填农村,而城乡结合部已经被归属城镇的范围,于是总有那么几个学生目光狭促甚至有些鄙夷地凝视自己在表格上有些犹豫又自卑地填上“乡村”二字,仿佛带着高人一等的阶级目光。

         他当初不止一次的羡慕两个死党能够就读位于市区的中学,却也对自己的户口信息暗自伤神,而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看着别人新衣服新书包,印着“李宁”、“安踏”、“特步”、“匡威”,乃至“乔丹”等等流行的品牌,他却只能通过换洗校服来勉强撑过日子,甚至当初新买的衣服心口标签都是被人取笑的冒牌货“aidads”,也有过一段时间的自卑。

         没错,就是残酷的攀比,一种本能般会形成落差感的比较!

         攀比的方式各种各样、全面通透,甚至带点无理取闹,连“我五百度的眼镜价值一千多,你没有”都变成了一种有钱的象征……

         尤其是周边不懂世事的同学看似无意的取笑,就好像利剑一般凿穿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内心,文楠的自尊心在别人的轻描淡写被摧枯拉朽般摧毁。

         而当进入这所初中的时候,聆听着来自四面八方大多数市区孩子的话语,文楠俨然如同前世一般冒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随即被他二十六岁的灵魂掐灭在萌芽中。

         一如他重生之后在油印纸上写下的那句话——强大自己。

         这是比拼爹更加具有成就感的事情,外部条件再优越,或者再卑微,只要自身强大,起码可以正视这些差距,奋力追赶。

         当用平常心来对待这些攀比的时候,难免会生出一种截然不同恍若局外人的感觉。

         此刻心境有种洗筋伐髓般的美妙感觉,文楠心想要是再遇到那个秀优越的眼镜妹,这次一定不会在心里暗骂“有眼镜了不起啊,我视力好着呢,成绩还比你优秀,你这未来的死鱼眼就不懂得自惭形秽吗?”,而是当面说出来……

         那感觉一定很爽!

         “我妈说了,这次中考我只要考上普安中学,就带我去泸市逛东方明珠塔和外滩。嘻嘻,需要我给你带什么纪念品吗?”前面一个手上带着米奇手表的黑短裙白T恤的马尾辫女生跟同伴笑道。

         “说得你好像一定能进似的!”同伴口气鄙夷,随即嬉笑道:“万一考SH天中学了怎么办?”

         瞧着马尾辫女生挥着粉拳略带嗔意地朝着同伴打闹了几下,文楠欣赏着这一幕附带青春气息,偶尔春光乍现惹得周围不少男生直吞口水的美景。

         他望了眼两名女生脚上的匡威帆布鞋,心中暗笑,心忖你俩说话是真有语言艺术,不过能别吹捧吗?你俩哥在前世的三中见过的,高三时候貌似还和我身边这哥们一起在专科班就读……连堕落都那么“闺蜜”。

         “我到了。”两人随着逐渐稀落的人潮涌入三楼,沈天明拿着准考证拍了一下文楠的肩膀,“好运!中午不用等你了吧?”

         “不用,我去我表姐家吃饭。”文楠摇头,摸着光滑的护栏上四楼,鼓励道:“加油。”

         那股淡然夹杂一丝居高临下的语调让领先两步的马尾辫女生望了一眼,看着文楠的衣着和矮小微胖的模样,回过头嫌弃地撇撇嘴,倒是对沈天明离开的背影微微印在脑海,手肘碰了一下闺蜜,望向沈天明逐渐消失的背影,用抱在胸前的课本掩嘴,小声嬉笑道:“哎,你看那个,就是那个啊!对!那个人是个好苗子耶!目测九头身啊!”

         “衣服差评,表情还这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起来就是带不出门的小男孩……我还是喜欢你家王俊杰那种类型的男生,又有型又幽默,沉默起来还带点忧郁气质,和《终极一班》里的唐禹哲差不多。”

         “都说了‘我家’你还多说?”马尾辫女生埋怨了一声,目光却或多或少夹杂幽怨和失落,一看就是没吃到嘴里的花痴女。

         她想起对沈天明的评价,似有所觉地又瞥了眼身后,见文楠跟着自己步入考场教室,目光平视过来,嘴角还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怎么看都像是那种明明羞涩却强自硬撑在自己面前搏印象分的小男生,竟然都不会为朋友辩护,还在一边讨好似得跟着笑,好幼稚。

         她的判断基于文楠土得掉渣的打扮和背着厚重书包像是好学生的死板老气的模样,那张憨厚微胖的笑脸看起来都那么面目可憎,却不知道文楠不想反驳的原因有两点,一来是他的眼光和毒舌同伴差不多,也觉得沈天明现在的样子有些生涩青嫩,二来,王俊杰这个名字可富有很多回忆啊……

         见文楠把书包放在门口的寄存桌上,还抽出了一叠资料进门,马尾辫女生对于对方临时抱佛脚的行为有些不以为意,把贬低对方当成自己调节考试情绪的小方法,毕竟一看就是农村中学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和成绩优异的自己步入一所高中,随即扭头走进教室,在循着准考证摸向自己考试座位的时候,“呀”了一声,腾地后退一步,“俊杰!”

         “我跟你说,乔丹最新款的篮球鞋我已经看好了,就等考进三中尖子班我妈给钱了,家里都收藏第四双……”

         一个头发厚重如同锅盖般的男生正和邻桌的男生眉飞色舞地描绘着身为收集癖的美好未来,听见呼唤张望过去,看着女生整个发育成熟的身躯不知怎么的突然后跳,然后陷进身后从旁经过的小个子男生身上,随着身体失衡压着对方倒在一张考桌上,大笑着跳了起来,一脸揶揄,“宋丹妮,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啊?趁机占后面那兄弟便宜对吧?”

         宋丹妮白皙的脸颊在对方的调侃中微微红润,感受着身后触及半个身体的压迫感猛地前倾站稳,马尾辫如同扫帚般大力扫过文楠的脸,比文楠高出半个脑袋的个头居高临下地俯视,怒意盎然:“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是你撞过来的。”脸被对方的马尾辫抽得隐隐作痛,对方的盛气凌人更让文楠眉头微皱,然后决定无视这场误会,侧身避开对方的身体,朝着被自己压到桌子,甚至书本也被压翻的考桌主人歉声道:“对不起,影响你看书了……”

         最后一个字几乎已经听不清了,望着眼前的女生,文楠明明调整好了心态,但在这一刻脑海里还是忍不住跳出四个字: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