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行云流水
        整个中午,张琳就打量着文楠心无旁骛地躺在沙发上看资料,直到目送文楠背着书包出门,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看书的时候分神少了,表情也有点严肃,关键是她忍下开电脑玩警察抓小偷练习打字的冲动在旁陪衬着做作业的时候,文楠竟然还开口提点她一道关于高一等差数列的错误,让她一时间有些凌乱,明明自己步入三中,比这个还前途未卜的小屁孩要技高一筹,但她现在反而看不透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表弟了。

         尤其是跟自己据理力争的笑容,像极了老师教导坚持己见的自己时看孩子一般的神态,让她浑身都不舒坦,心里还在惊叹,现下流行的“男孩子成长只要一瞬间”这句话,真的有这么神奇?

         直到进入考场,文楠步入新的考场座位就坐,内心还对再没有看到徐静茹有一丝郁结。

         但他没有留意到,发试卷的监考女老师从进入考场的一瞬间就把焦点放在了他的身上。

         作为二中被特例提拔的初三语文组组长,又是徐静茹的班主任,一直顺风顺水的苏梦晓还从来没有这么大的挫败感。

         徐静茹在她的班级里平时言辞虽然犀利,但还算循规蹈矩,成绩也十分突出,尽管早在之前她就知道对方可能会出国留学,但她还等着安心考试的徐静茹砍下一个海天中学或者普安中学的名额增加个人履历,没想到竟然等来了一张白卷,还是她教导的科目。

         早上她步入考场的时候也发现了不对劲,了解事情始末之后,内心就有一股邪火燃烧,总觉得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胖子带偏了徐静茹的节奏,起码再多坐一会儿,恐怕等到徐静茹想明白来,也不至于跟出门去,还说出那些让她无从反驳内心泛酸的话语来。

         她还特地看过这小子的语文试卷,写的一塌糊涂,作文更是狗屁不通,就为了这样一个荷叶中学那种乡村学校出来的垃圾学生,让徐静茹乱了方寸,苏梦晓自知对徐静茹毫无办法,对文楠就有了一种彻头彻尾的厌恶,也做好了重点关照的打算。

         她坐在后门摊开《读者》抖了抖,扫视整个教室后对于一干学生打量过来的畏缩怯懦的眼神很是满意,倒也不是说那些学生都会作弊,但关注自己后反衬出来的那份威慑力让她内心也有存在感的满足,随后注意到文楠没有望过来反而摊开试卷皱眉打量随后淡然一笑的神色倒是内心鄙夷。

         这次中考为了迎接新概念教程,上面那帮出卷人简直疯了,上午一场语文考试后,二中语文组就全面抗议试卷难度完全超出提纲,连她底下几个班级的尖子生都倍感吃力。

         现在这个班级里她也瞧见不少二中的数学好苗子大多愁眉苦脸,说不定有些会动歪脑筋的没准还真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些什么,就荷叶中学这样教学水平出来的学生,哪里的自信和底气表现出一幅游刃有余的样子?

         又一想自己为人师表,突然对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这么刻薄刁钻,苏梦晓内心烦乱,脑子里不由想到那个家庭优渥到不像话,偏偏还性格乖戾不走寻常路的小姑娘现在在楼上的考场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听话安心考试。

         要是自己,恐怕就安安心心地当好乖乖女,然后凭借着父母长辈的资源,一直按部就班的成为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女了……虽然她现在凭借着教育局的亲戚在二中也混得风生水起,可跟对方相比始终如同天堑。

         出国留学,然后成为华侨或者海归……

         哪一条看起来都是让苏梦晓梦寐以求的人生追求,在那个小姑娘的眼里偏偏成了枷锁,一幅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样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她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特权呢。

         苏梦晓承认那个女孩的思维逻辑的确不同凡响,她崇尚的人生自由也很高尚,但十五六岁的年纪完全不知道诗意和远方需要构建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基础生活之上,而眼前大多数人又活生生地担当着她的正面教材,凭什么她还是那么理所当然地以为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摔过痛过,大概也会慢慢沉寂下来知道自己异想天开了吧……而且通过别人的权利来享受自己的人生,这种唾手可得的滋味真的很让人沉醉……

         苏梦晓暗笑自己的市侩,借着《读者》掩饰巡视教室目光的同时,盯了文楠好几眼,随后重重地咳了一声。

         有几个学生立马缩头转笔,还借着抓头皮的姿势掩饰,心虚地朝着她张望了几眼。

         苏梦晓有些恼火,班级里竟然真的有人想作弊,除了两个平时在二中有点面熟的学生,竟然还有她认识的两个尖子生!

         看人家那种乡村学校出来的人都落笔疾书的,你们就不能给二中挣点面子吗?

         她随即一愣,又望向那名有些矮胖还穿得老土的学生,就见对方在听到自己的咳嗽后扫向教室的目光带着鄙夷和嘲弄,随后又行云流水地在试卷上作答。

         她目光微凝,对方的眼眸中带着一种对作弊的深恶痛绝,书写的姿势和速度也绝对流畅到不像话……

         咔!

         考试一个小时后,文楠起身打破了宁静翻弄着试卷走上讲台桌,苏梦晓眉头暗皱,目送着文楠的背影也走到讲台桌旁,又是第一个交卷?

         “嗯?”

         另一名监考的比较年长的男数学老师翻着试卷忍不住发出声来,随后留意到教室里有些“不法分子”的异动,敲了敲桌子,大喝道:“你们注意啊!”

         “都埋头自己写好自己的!”苏梦晓察觉到试卷上满满当当的答案就对这些二中学子更加来气,冷着脸哼了一声,扭头小声问道:“怎么了?”

         “几道题目超纲的都完成了……这小子有意思啊!我看看啊。”老教师饶有兴致地扫视着试卷,几分钟后有些难以置信地凝视边角,抬眼目光诧异道:“我记得荷叶中学除了会打点乒乓球好像没听说哪个老师比较厉害的吧?”

         “多少啊?”苏梦晓一听对方的话就知道这张试卷的质量恐怕很高,回忆了一下,皱眉道:“上次他们不是有个数学老师一起编撰数学参考书嘛……好像叫何建宇的?”

         “啊哟,这老师肯定不错!”老教师两枚手指轻轻一弹试卷,摇头苦笑道:“145分,错的还是小题目,这次数学这么难,咱们二中可不要被荷叶中学比下去了。”

         “不会吧?”苏梦晓愣了愣,站在二中老师的立场,一想也不至于管中窥豹把对方那种乡村中学的老师吹这么厉害吧,笑道:“可能是学生厉害?”

         她这么一说,自己倒是愣住了,总觉得哪里都别扭。

         “也可能……嗯,反正我教不出这样的。你瞧下面那几个不争气的。平时都把他们捧太高了,现在不行了,脑子里啊……咳,你们给我注意了啊!”

         老教师起身一吼,班级里顿时又是一片噤若寒蝉,苏梦晓拿着《读者》走下去,“真要不想考试的,直接交卷。这是中考,你们自己上点心!”

         她站到后门,下意识地望了眼阳台,望着那个单薄的背影沉浸在校门口的夕阳下,小小的个头浸染成橙红色,内心升起几分惭愧。

         怎么就戴了有色眼镜?

         回想着中午劝导徐静茹时她莫名其妙笑得释然的表情,还有那句从她口中冒出来的有些这年头不教人好的非主流风格的“自知孤单着的人随波逐流比我还要痛苦吧?”,偶尔还眺望二中门口像是在期待什么,难不成还真有这个小子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