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逆天改命的小小蝴蝶
        “你俩先跟去里面。这个灯泡伤眼,我换个灯泡。”文斌成和高芝萍拿着凉席毯子和零食进门的时候,看到两孩子沉浸在学习中,也有一丝宽慰,觉得两人想多了。

         上楼的路其实很短,夫妻两磨蹭了半天,大多数时候文楠都在提问和解题,听得出来是数学,再要深究,两夫妻文化水平有限,也实在不知道事实上这时候顾婷有些哀怨文楠提出的不少白痴问题,总有一种对方借机搭讪的错觉在内心撩拨。

         “妈,我来。”文楠专攻最好掌握的初中数学,收获颇丰,按照前世懂事后的习惯起身接过母亲手中的毯子凉席换掉自己床上的,然后把整理出来的东西放入小佛堂的铁丝床上。

         高芝萍在操持家务上一向喜欢亲力亲为,更何况文楠真正意义上开始在这种小事情搭把手还是大学开始的时候了,见文楠破天荒近乎是抢过去的,她有些诧异孩子的突然懂事,拉着想到晚上就会睡在文楠家,默默脸红不说话的顾婷进了小佛堂,回头一想,内心却总有一种孩子故意在顾婷面前表现的嫌疑。

         “婷婷,你好久没来我家住了吧?这次就先将就一下。你们家别墅已经用抽水马桶了,我们家晚上要上厕所不方便,天要黑了,你叫文楠或者阿姨给你陪着。”

         厕所是在后院另立的小房子,里面是两个马桶,06年文楠家里的地已经租给别人了,但还是会有专门的地方处理,让其他农户当作化肥。

         文楠记得家里真正改建是在10年的时候了,全面换成了各种现代化家居设备,16年随着新厂子的生意不错,有些分成,还重造建了别墅。

         这时候后院的灯不亮,开了灯都有些黑灯瞎火,高芝萍这样出口,也是对比顾婷家的生活条件有些自卑,把顾婷当小公主了。

         “阿姨,没事的。我住得惯,以前也不是没住过……熟门熟路的……”顾婷顿时有些害羞地垂头,内心隐隐还有些伤感,相比较以往租在文楠家,父母还很和谐,现在尽管条件好了,但父母却变了。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事实上针对是生活条件没有起伏的人,还未经历过社会的顾婷人生大起大落,从来没觉得文楠家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高芝萍听了也顺耳,觉得这孩子的教养实在是好,只不过那句“熟门熟路”好别扭,默默扭头看了眼藏在黑暗中正在换灯泡的丈夫,她有心让丈夫开口支开两人,就冲着坐在铁丝床上感受弹性“嘎吱嘎吱”作响的文楠道:“你们晚上早点休息,时间还有三天,别复习太晚伤了身体。文楠,天气热,你记得开门,上厕所从阳台下去。”

         “知道了。”文楠敷衍了事,看到房间白炽灯明亮的灯光亮起,走出小佛堂还在思考晚上要不要来个通宵,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复习……

         他发四,在刚刚“嘎吱”声中,脑子里没跳出类似因为活塞运动导致的床体散架般的声音,单纯的只是复习,没想看顾婷睡觉……

         文斌成擦着站过的凳子,察觉到文楠稚嫩脸上思考问题时那份没来由的心事重重,也为孩子身上中考的负担有些心疼,正要开口安慰,楼下有人大喊:“芝萍!婷婷!”

         “妈,我们在楼上。”顾婷听出了孙巧丽的声音,心中莫名一滞,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急忙跑下楼去。

         “斌成,你留在这里。”高芝萍使了个眼色下了楼。

         文楠回想着父母在吃饭时偶尔交流的眼神,看着父亲满脸苦笑地关门,笑问道:“爸,妈又对你说了什么事情了?”

         “你这小子!还用问什么事情吗?”文斌成在孩子面前没有保留,他一向也把文楠当朋友对待,指着桌案上放着的两孩子的合影,笑道:“这照片是你的童年照,当时还是借得孙阿姨家里的相机。爸爸妈妈有多少本事你也知道,你得自己努力,成绩要好,往后和顾婷在一起的时候才不会让人家觉得是拖累。至少,现在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放下来,中考最重要。”

         文楠恍然。

         十五岁的他让父母担心早恋无可厚非,一想到后来自认翅膀硬了,眼见高了,再不愿和父母交流,文楠对此时的谈心还有些失而复得的享受。

         然后内心叫屈,心说你要这么说,我就得说说你了,你是不知道未来你儿子加入四千万单身狗的大军了……你和妈还急得都快给我安排相亲了,早干嘛去了!

         想起后来父亲那句霸气无比的话,“你只要敢找对象,满大街叫我爷爷我都敢发红包!”,只不过那时文楠是真的有心无力。

         他那时有时候也会自嘲一句“我好像一条狗啊”,但他不是取经的大圣,没有锋芒内敛的底蕴和提着棍子游走四方的使命,他给自己画地为牢困在圈中,很有责任心地以为自己没能力就不要糟蹋别人,但其实这也是没有勇气的自卑表现。

         看着心爱的女人和别人拥吻,在城头俯瞰众生,乃至对他们眼中另类的人指手划脚,他却只能向其他围观群众一样仰头观望,吹风沙穿破衣,不知道城墙上轰轰烈烈狂放不羁的爱情事实上可能有大圣之手的操作,只知道自己跟对方不在一个高度,连猴子那样奇装异服惹人眼球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仰望,不想亵渎。

         但如今,他似乎也有如同夏洛般从头再来,走上人生巅峰的机遇!

         “没想拖累,顾婷她家在吵架,何老师叫我做的嘛。”这个甩锅让文楠沾沾自喜。

         文楠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问题,原因在于他准备在早恋这方面在父母内心慢慢撕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至于是顾婷还是其他人,他没有多想,至少这几天还不敢想,但总不能等到好白菜都被猪拱剩下来的时候,才知道跟一群男人竞争吧?何况未来价值观突变,其中的对手从二十岁、三十岁……乃至七十岁的古稀老人都有!

         老师的话堪比教条,文楠又避重就轻,文斌成就叹气:“这几天好好复习,别想其他的。起码也别影响了顾婷的成绩。”

         父亲的唉声叹气让文楠于心不忍,刚刚对于数学复习高速掌握技巧也让文楠有了信心,郑重允诺:“爸,你放心,我一定考上三中!”

         蹬蹬蹬!

         脚步声欢快地传来,门开,顾婷粉嫩的小脸洋溢着欣喜,“文楠!我去家里了。我爸妈好了!”

         “好了?”

         文楠愣了愣,内心震惊。

         文斌成也笑颜逐开,看着顾婷收拾小书包明显像是要走了,内心悬着的心放下,“好了就好,顾婷,回去好好复习。”

         “嗯。知道了叔叔。”顾婷小脸红扑扑,一想到刚刚知道要回家时欣喜的同时对于晚上不能睡在文楠家竟然有些不舍得,内心暗骂自己胡思乱想,快速收拢着书包,“文楠,我明天再过来。”

         “好!”文楠回过神,内心激动,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前世好像真没听说顾婷父母在这时候和好,回想顾婷前世的中考挫败,鼓励道:“顾婷,一定要考上普安中学啊!”

         “嗯!你也加油!一起考上普安中学!”顾婷打开门,捏着拳头鼓励了一句,低落好久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具有动力,眼睑低垂地瞥了眼文楠床上的毯子,脸一烫,更加“蹬蹬蹬”迅疾地下去了。

         “我下去看看。”文斌成想到两位母亲单独在一起,就凭妻子的性格,保不准会通过贬低何老师拐弯抹角地提醒一句孙巧丽两孩子早恋的事情,急忙下去想问问结果。

         文楠有些激动,也跟了下去,掩住楼梯门悄悄偷听。

         没多久,高芝萍送了母女回来,文斌成关心道:“怎么说?”

         高芝萍收起笑容,脸色诡异地望着丈夫,想起刚刚孙巧丽说的话还有些难以置信,“斌成……咱们儿子……”

         想来觉得不可思议,高芝萍又闭上了嘴。

         “怎么了?”

         高芝萍定下心,整理着思绪:“我不是跟你说了晚上巧丽第一趟来的事情。巧丽跟城峰和好,她也觉得何老师说话难听,再说一个女孩子住男孩子家叫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何老师了。谁知道何老师说了,他就只说了叫儿子带着顾婷复习。什么晚上睡一起啊,做父母的多考虑一下孩子啊,何老师什么都没跟他说!”

         “这小子说谎?”文斌成向来老实,孩子说谎就是品德有问题,这可是头等大事,脸色不由凝重。

         “什么啊,咱们刚刚讨论过了。巧丽思来想去,要不是这次文楠把顾婷拉过来,还说出来这些话,她在气头上,也不会为了顾婷忍让了。顾婷哭哭啼啼的样子,她是印进脑海里了,想来想去,为了孩子退一步,结果城峰也妥协了。”

         “这么说,他是歪打正着了?”

         文斌成诧异,他也不相信儿子真有什么大能耐,虽然功课还不错,但毕竟只是个孩子。

         “歪打正着说的也是点子上。问题他平时就对我说话冲,跟别人说话从来老实本分的。这次跟巧丽说的那些是有些过度的,这就是真生气了啊。这不是为了顾婷在说话吗?何老师也觉得两孩子可能有点什么,可偏偏要中考了,也和巧丽说先别忙着骂,等过了中考再引导。现在就只能这么办了。”

         “他还算办了件好事嘛。”文斌成哭笑不得,想起刚刚听到的两孩子的对话,笑道:“你还别说。刚还给顾婷打气呢,一定都考上普安中学。”

         “能考上三中我就谢天谢地了,别给儿子太大压力。这小子刚刚替我收拾床,破天荒头一次啊,没准就是在顾婷面前表现呢。真要懂事了……那也不能同意他们两孩子早恋。”

         高芝萍话锋一转,为难道:“刚巧丽还问我借钱,说是先还了债,准备好好打算一下过日子。咱们家里也没有多少钱,我就说先去借借,先拖着了。也不是不能借,可他们家毕竟是混的,真要老实本分了,我倒是能帮帮忙……现在啊,我就怕她心里头对阿楠那些话有怨言,再跟顾婷说些什么,影响咱们孩子中考。”

         文斌成定了定,拍板道:“明天反正要去问问阿岳哥,顺便问一下能不能处理掉这些事情。”

         他望了眼虚掩的楼梯口,一想被这孩子歪打正着,破解了一桩婚姻破裂的悲剧,笑道:“年纪轻轻想的倒是多,往后做事情要是都能这么有冲劲,也不错。”

         “你可别当面夸!好不容易教育好呢!再给你说飘了,口无遮拦的像什么话?”高芝萍秉承着“自家孩子就是野,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守则,埋怨了一句,随后开门温声细语,生怕打扰文楠复习:“阿楠,爸妈出去走走,你好好复习。晚上给你带吃的。”就关上了门。

         孰不知文楠贴着墙壁一阵冷汗,蹑手蹑脚地爬回房间,望着眼前的课本教案,内心有一口火炉在燃烧。

         这个谎言没想到这么快被拆穿了,被双方父母误认早恋的事情让文楠哭笑不得,好像还真的过分了……

         但想着父母为了自己早恋干着急的样子,文楠内心有种恶趣味般的满足感,准备将错就错。

         反正也算不上坏事……

         这厮其实也有种挑战父母禁忌的恶趣味作祟,前世不曾经历过的,他真的很想体验一下,别人口中被父母撞破小情侣在家里私会,这种何等“卧槽”的场面到底有多惊心动魄。

         至于对象,在闪过顾婷、李慧莎这两个深刻记忆的女生,文楠就把她们抛之脑后,他想有一份真正值得守护的感情,而不是凭着对自己过往的执念,在荷尔蒙作用下的冲动作祟。

         就好像类似于沈天明和他的初恋女友长达十年的感情长跑,他羡慕良久,也曾经对沈天明后来的自我堕落而惋惜那份历经磨练的感情,而他重来之后,也想拥有这样一份感情,并且会为之奋斗守护,直到修成正果。

         只不过让文楠没想到的是顾婷的父母竟然和好了,这种歪打正着的事情带着某种奇特的感觉,就好像随手一拨让历史的车轮朝着更加光明的轨道上前行,带着一种神圣的使命感。

         文楠倒是想起来前世顾婷的父母离婚,顾叔叔也朝家里借了五千,说是准备安分养家,后来却依旧深陷赌徒心理,直到文楠重生之前都没有还,以至于精打细算的母亲一直耿耿于怀。

         但相比较而言,孙阿姨在家中的地位一向说一不二,而且对其他人的承诺也从不失信,这也是她混社会得到不少人交好的原因之一,在两夫妻和好的情况下,相信孙阿姨人品的文楠也并未对父母过多干预。

         何况他还是一个没什么话语权甚至有了“说谎”前科的孩子,一个让父母操碎心甚至想到求神拜佛找寄托的孩子。

         文楠还记得父母因为耳闻目染也信佛,父亲口中的“阿岳哥”是个远房亲戚,名叫文岳,如今应该有近五十岁的年纪,寺庙里给人专业解签的,偶尔还兼顾用易学算命看风水的生意。

         他想起前世大学毕业的某一天,文岳过来家里看风水,父母才对自己坦白当初文岳算出来的就是自己考不上普安第三中学——应该就是明天他们会得到的结果。

         文楠在当时感叹宿命的同时,也有一种对于这种“好的不灵坏的灵”的玄学的鄙夷。

         而此刻,望着眼前已经逐渐熟悉并且可以攻克百分之七十的数学黄冈卷,文楠有一种逆天改命般的豪气凌云!

         你能算出我重生过吗?

         你能算出我现在十五岁的躯体里藏着二十六年风吹雨打的灵魂吗?

         你能算出我铅华洗尽,无心插柳、拨弄历史的非凡之力吗?

         望着黑色尽染倒影着孱弱稚嫩的自己的木框窗户玻璃,文楠狰狞着脸狠狠咬牙,然后低头伏案,宣泄着自己失败受挫十几年无处发泄的困苦内疚!

         说不上笔走龙蛇,也说不上羚羊挂角,只希望自己没有再一次懈怠,没有辜负这份老天爷垂青之后的厚爱。

         如果说文楠注定成为那只扑腾翅膀就引起飓风的小小蝴蝶——

         就从家里先刮起飓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