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过往的巅峰
        母亲高芝萍有个很特殊的习惯。

         心情好的时候,会叫人全名,但仅限于文楠。

         而对其他人在表示诧异和疏离的时候,也会叫全名。

         顾婷在母亲口中一向是被称为“婷婷”的,即便从顾婷他们家搬出去后没那么亲近了,十一年后母亲谈起顾婷国际导游的事情,喊的依旧是“婷婷”,此刻当面叫了“顾婷”,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阿姨……”顾婷表情有些局促,眼神涣散,小脸蛋红得都快可以蒸包子了。

         自从小学三年级搬出去,她已经好久没有进来文楠家了,这里其实有很多回忆,她想进来,却再也师出无名。

         这一次被文楠莫名其妙带进来,倒是有“补习”撑腰了,她却有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怪异感觉,毕竟双方家长不少次撞破两人过家家,没少开玩笑说长大以后叫她嫁给文楠。

         也是顾婷害臊地垂头,使得她没有看到高芝萍对文楠努嘴表达的一丝不满。

         “妈。我朝何老师要了一些试卷和资料,让顾婷给我补习。爸还没下班吧?等等我们一起吃饭。对,多双碗筷。”文楠有些好笑母亲年轻了十一岁的面容上表现出来的那丝趋利避害的小市侩,叫了一声顾婷,就不由分说地领着她上楼去自己的小房间。

         等上楼梯的时候,文楠还回头望到了母亲对自己投过来的无奈又可爱的白眼,瘪着嘴饶有兴致地递过去一个鬼脸,暗笑自己幼稚的同时,跑上楼去。

         这时的母亲还很年轻,腿脚也没有往后的骨质增生等等毛病,身形丰腴还没有未来的肥胖,乌黑有光泽的中短发,十足的家庭主妇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她对表现尚可的自己还有期望,并不像后来那么关系紧张,并且容貌苍老,偶尔神神叨叨如同祥林嫂般不断地念叨着文楠“你为什么还不去上班?咱们文家就是地地道道的老实人,哪有不上班的道理?”,让文楠总有一种临近决堤般的愧疚感。

         但现在一切都恍若没有发生,很好。

         文楠知道母亲刚刚的态度明显是对文楠带上顾婷这个小麻烦的无奈。

         杨山村就那么一块地方,十里八乡的有点事情早就都清楚了。何况顾婷的父母性格都有点彪悍,婚姻即将破裂的事情是个人都知道。母亲显然不想参与进去,但孩子又是无辜的……

         好吧,其实这些都无所谓。

         文楠才想起来,自从母亲从自己上小学三年级开始全职家庭主妇,闲的太无聊了,而顾婷她妈妈又善于打扮,因为这事,母亲没少编排父亲可能外遇,父母也是因此吵了一架才惹得顾婷他们家搬出去的。

         但事实上是母亲小题大作,文楠记得父亲一向喜欢和自己谈心,为母亲对他不信任的事情没少埋怨叫屈,就连父亲第一次去泡脚,还是15年被文楠带过去的……

         没有大保健!

         绝对没有!

         上了楼,坐在后来房子重建就扔掉了的油漆斑驳充满年代感的小书桌旁,文楠和顾婷都有些恍惚,目光游离在这间小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文楠自然是用后世的眼光在追溯,房间里就只有一张一米二左右宽的床,一张小书桌,还有从幼儿园到初中学习留下来的各种书籍找了个角落堆放,至于电脑还没有,应该是初中毕业才要到的,只不过光是这些摆放,就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

         其实这间房间很大,但被父亲用木板隔开了。

         木板有道门,里面是奶奶专用的小佛堂,这是房子建成时候父亲就开辟出来的,只不过后来爷爷断了来往,奶奶就没来,一般都是母亲遇到传统节日上来供奉。

         文楠记得等到爷爷走了,父亲去送,奶奶还是没来……

         也是等到有钱了之后,奶奶来了。

         很讽刺的事情。

         虽然这些物质的观念可能是历史遗留问题,但也致使文楠心中对人情冷暖看了个通透。

         更何况,事实上不止他如此,他记得有很多同学朋友家里与亲戚的关系也会因为钱而出现问题。

         人心冷漠、物欲横流,伤害的却是最单纯的孩子们。

         而顾婷关注的却是书桌上的各项奖状,和两张毕业照、一张证件照,还有她和文楠当初玩耍被文楠的父亲文斌成拍下来的照片。

         奖状从小学到初中,从文体之星到朗诵、歌唱校级第一名,还有“初中男子八百米第三名”,毕业照一张小学一张初中,和一张《海天晚报》小记者的挂牌证件照。

         顾婷在欣赏这些大多数有她共同参与或者亲眼见证的奖状时有些害臊,怕自己真的产生现阶段不能有的情愫,忍住不去看那张合影,专心地去羡慕文楠的全面发展。

         至少体育她从不达标。

         至于《海天晚报》这一类涉及作文成绩在荷叶中学突破天际,常年优秀才能入职的社会性质的工作,她作为一个被大众普遍认为文科成绩要好的女生,却没有资格加入,更何况文楠还力压群雄一进入就是荷叶中学《海天晚报》小记者站长,实在对于文楠的作文羡慕无比。

         但她不知道的是,初中过后,这些奖状再也没有多过一样,而见识过各种攀比成风的文楠,因为成绩的泯然众人,甚至中等偏下,全方面崩溃。

         他学会了抽烟、打架,对成绩优异者内心嫉妒表面不屑,对校级舞台上那些朗诵、歌唱的人内心嫉妒表面不屑,对运动会上被群花环伺的人内心嫉妒表面不屑……

         而此时此刻,坐在她身边的这个人,更加已经不是那个优秀的文楠——

         而是一个历经十年老司机生涯,此时忍不住开始打量她含苞待放的小身板的文楠。

         脑子里不可避免的想起那些老光棍的生涯,自从顾婷离开自己家,去了其他小学上学,文楠还是第一次和一名女生呆在一个房间。

         孤男寡女,女生心灵需要安抚,然后男生趁虚而入……

         文楠嘴角抽搐,尤其是发现自己虽然胖了点,还没发育,但血气方刚的年纪,一些控制不住的尴尬场面或许再过不久就将发生……

         他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竟然无耻地在YY一个小萝莉!

         来不及跟着顾婷的目光回忆那些巅峰时刻,文楠收拢心思,翻开书包,把一大堆试卷和教材还有书籍分门别类地放在书桌上,笑道:“从初一开始吧。一点一点来。”

         “嗯?”顾婷从回忆中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坐了好一会儿竟然就这么呆住了,有些心虚地把书包放在小书桌上,还是忍不住想自己遇到文楠,脑子里就不知道在想什么,完全是被牵着鼻子走的啊。

         而且,文楠什么时候这么自然了?

         记得以前都是自己主导的啊,偶尔看到有些内向的他被自己逗得面红耳赤的,内心还感觉挺有意思的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开放了?

         “初一啊,我看看。语文……恩,要背的地方晚一点再说吧。哟,老何同志挺厚道,把李弘老师有关时事政治的考题猜想都拿过来了。”文楠扒拉着一叠教案,满心欢喜,拿着教案递给顾婷,“来来来,你也别闲着,先看看。回头还有三天,咱们一起啊。”

         “一起?”顾婷内心瞬间被揪住。

         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明天就要离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