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留住顾婷
        直角三角形两直角边的平方和等于斜边的平方……

         地球上含量最多的元素是氧……

         下面错别字的是……

         八荣八耻是……

         (The)ladyoverthere(is)auniversityteacher……

         当文楠真正翻开各个科目的课本和教案,那些年淡忘模糊的知识点就如同开闸的潮水般汹涌澎湃的涌来。

         语文?暂时放弃!

         除了名词解释,和文言文理解,文楠很多内容基本都忘了,倒是这年月已经开始可以写议论文,关于论点论据的写法,文楠在十一年后还有些模糊的印象——这毕竟是他吹嘘了一辈子的唯一值得骄傲的东西了。

         当然,他后来更多的是在研究网文技巧,没少被表哥拿出去抬举文笔好的文楠也有点虚荣心和幻想,一来写作可以装逼,二来,也想着在网文中披荆斩棘赚一把大钱。

         那八个月其实他也有努力在学在写,结果扑得找不到背的他才发现自我定位不足。

         全民写作,并不代表着全民赚钱,这也是需要天赋和毅力的!

         数学?大概懂了!

         初中数学和高中开始的高等数学还是有实质型差别的,难易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为了论证自己的学识没有扔掉,匆忙看了几道题目,发现自己还是能够做点简单的题目,至于想要深入,就得看这三天的魔鬼式训练了。

         自然科学,一些小的知识点也还能回忆起来,文楠也稍稍安了点心。

         至于《历史与社会》和《英语》,看着顾婷在自己“这里为什么用‘is’,不用‘are’?”、“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啊?李弘老师没写……”的几个问题中小脸渐渐诡异,眼神明显怀疑自己装傻X,早就把英语恭恭敬敬还给全天下英语老师的文楠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心忖小妞你别这样,哥真没这么优秀……

         时间过的很快,文楠屡屡掌握知识点,从茫然不知所措到“略懂”的境界提升,让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如同被捏干的海绵重新沾水一样,一点一滴地进步着。

         而顾婷也暂时藏起了明天要走的心思,沉浸在文楠“我就是考考你,虽然简单,你就当是巩固知识点”的谎言中,带着点对中考的紧张无措,和文楠交流……呃,基本是她答文楠问。

         天色渐暗,某一刻,母亲高芝萍的喊声打断两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节奏,也让顾婷小小的身躯有些紧绷起来,“婷婷,你妈妈来找你了。”

         文楠察觉到顾婷对这些事无巨细的教案的依恋,还有即将面临母亲的那份紧张,笑着把她的书包放在小书桌上,“没事,东西放这里,我们明天……”

         “文楠!”小顾婷回忆着刚刚有些温馨打闹的场面,目光突然红了,有些不舍,却抓住了粉色小书包,还是把冷酷的事实用瘪嘴和嘶哑的声音表达了出来:“我明天要跟着妈妈去墩门了……”

         “去市区了?”墩门就是市区,06年和杨山村唯一交流的公交车就是长达一个小时左右的15路公交车,对于顾婷要去市区,文楠回忆前世也并不知情,但他唯一能确认的是,顾婷在这次考试中真的失利了,于是按住书包,拉了下顾婷的衣袖,“不用去了,我跟你妈去说,何老师说了,让你和我一起复习,这些教材就是让我们俩巩固知识才拿到的。”

         顾婷虽然有些在意文楠真的变得不一样了,想起母亲的强硬和伶牙俐齿,还是犹豫道:“可是……”

         “没有可是!”文楠忍不住把压在心头的想法说了出来,用尽量平和的口气解释道:“顾婷,你爸妈的情况我也了解了。现在的情况是,你屈服父母委曲求全,心情糟糕透顶,还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考虑?我知道我现在未必能够帮到你,但是教材总不能一人一半吧?你不用出面的,我去说,我想阿姨也不可能为了自己,放弃你的中考。”

         文楠开门,招手道:“走啦。别担心。有我呢。”

         “哦。”顾婷抿着嘴站起来,有些脸红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假装不禁意地碰了下那张合影中笑容灿烂的小男孩的脸,缓缓起身跟上文楠。

         她心里暖洋洋的,比起父母有点痞气却向来不靠谱的“有我呢”,背影有些矮小的文楠说起这句话,却莫名地充满了力量。

         回想着刚刚的动作,她捂着那处手指,走下楼时目光低垂而羞涩地紧盯着快步下楼的文楠,浑身散发的热量恐怕生包子都能捂热了……

         铁门口母亲高芝萍正跟顾婷的母亲孙巧丽聊着,母亲表情有些疼惜,孙巧丽说到伤心处,目光通红表情委屈,实在不像是平常机关枪般能够连珠带炮不带停顿的强势女人。

         “阿姨。”文楠秉承着一贯的良好习惯——见女性长辈只要不是年龄跨度太大都叫阿姨,望了眼身后肩膀佝偻垂着脑袋像是犯了错等待挨批的小顾婷,凑上两位母亲,刚要开口,孙巧丽红着眼睛,朝着畏畏缩缩走过来的顾婷训斥道:“你这样来阿楠家都不跟我说一声的!跟你爸一个德性!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妈了!”

         “妈……我错了……”小顾婷顿时眼泪汪汪,瘪着嘴哭了。

         “啊呀,婷婷还是孩子,又要中考了,你别这样说。”母亲高芝萍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中考简直比天还大,当即劝道。

         “阿姨,是我的错。”文楠表情尽量单纯愧疚,却平铺直叙地道:“是这样的,何老师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怕影响顾婷的成绩,就给了我一套教材,让我和顾婷一起复习。他说父母不负责任,他做老师的得负责任,还说了,要是有可能,就让顾婷住在我家了!”

         文楠一口气说完,完全不顾母亲听到开头一句话就对自己使劲使眼色的表情,看着孙巧丽凝视顾婷的眼神逐渐复杂,夹杂着愤怒、委屈、心疼……心下终于松了一口气。

         老何同志啊,这个锅你暂时背了吧!

         这一刻的文楠还对坑了一把何建宇有些小激动,然后等到了晚上,他就发现自己错了……

         等中考完毕,返校收拾寝室的时候,更是发现什么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巧丽啊,孩子最重要了,你就别说了。要考试了呢。”高芝萍心口不一地劝慰着,心忖何建宇这鸟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会来事?你倒是不嫌麻烦,怎么不去住你家啊?

         顾婷倒是没想这么多,吸着鼻子可怜巴巴的,只希望母亲多关注自己一点。

         “何老师真这么说了?”孙巧丽眼眶里还没收住的眼泪又多了一些,表情却舒缓了下来,望向文楠。

         见孙巧丽有些动摇,文楠趁胜追击,一脸单纯懵懂,还假装回忆挠了挠头:“对啊……他还说了,顾婷这么聪明,谁不心疼啊,为了她的健康成长,做父母的也会牺牲一点了。好像还说了,什么环境对孩子的影响很重要,父母都是孩子眼中的榜样,能忍忍一点,不能忍起码也别忽略了孩子的感受。”

         这些话就有些成熟了,相对于文楠这种不懂世事的读书娃,显然是拥有学识和眼见,也更会来事的何建宇才能说出来的话,孙巧丽也没觉得文楠能多有见识,望着顾婷胆小怯懦畏畏缩缩的样子,想起和丈夫吵闹还砸东西破口大骂,一时倒也觉得自己对女儿过分了。

         “芝萍,要不……”孙巧丽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高芝萍恨不得弄死给自己惹麻烦的何建宇,一想到文楠和普安高中的苗子顾婷一起复习还不错,才内心不情不愿口上热情地笑道:“没事。就是铺张床的事情。你们以前住的文楠叔叔的房子已经当仓库了。这两天反正孩子要复习,我就让文楠睡佛堂的铁丝床好了,婷婷睡他的,不会委屈婷婷的。”

         “谢了。”孙丽萍感动,一时间往日内心有些看不清高芝萍没点眼力见识的农村妇女形象大为改变,内心却也对斯斯文文的何建宇有了几分不满,扭头嘱咐道:“婷婷,你别给你高阿姨添麻烦了。我这两天就不过来找你了,省的你分心。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文楠扭头一笑,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