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师生和谐
        听到小流氓,文楠第一时间就想拿出手机,摸了下口袋才发现除了三块零钱一无所有。

         他心下苦笑,才记起第一次拿到手机还是高一死皮赖脸对着父母苦苦哀求之后的事情了。

         更何况06年在海天市手机还是小灵通和诺基亚蓝屏机在学生届称王称霸的时代,有一个彩屏能录视频的手机已经属于有钱子弟才玩的东西,更别提想要录像当成把柄震慑社会混混,完全属于天方夜谭。

         文楠也忍不住有些唏嘘这未来十一年的信息大爆炸简直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整个世界天翻地覆地被网络所改造。

         但唯一不变的是,总有那么几个人渣仗着年纪大,无所事事的跑到中学门口去敲诈勒索,专拿软柿子捏!

         真他妈一群废物下三滥的人渣啊!

         文楠听到江石的名字,就想起了大概的事情经过。

         初三分班之后,沈天明和江石成了同班同寝的好兄弟,因为都是外地人士在荷叶中学上学,也致使文楠和家庭条件优渥的江石交好,像文楠沈天明住宿每个礼拜都只有一百块的生活费,但江石平日里口袋向来能拿出五六百来。

         青少年哪懂得财不露白,有时候有钱自然会显摆一下,然后他们班上几个自诩混字辈的同学在外面和社会人士交流,也就知道了有江石那么一个有钱子弟。

         江石这人胆小怕事……呃,也可以说是社会混混在学生面前从来像是处于生物链上一级的人物。

         江石交了差不多有半年的保护费,等到临近毕业,他发育的块头也到了一米六七,认识的人多了,眼见也开阔了,反正临近毕业,就准备“操-翻那群狗娘养的!”

         文楠记得当时因为中考自己开始死命啃考试内容了,中饭都几乎在食堂吃,但江石和沈天明偶尔中饭还会出去校外吃顿好的,然后跟那群人起了冲突。

         事情的起因事实上是因为江石老实人开窍终于发怒了,印象中也是他跟那些混混产生口角,最后致使天天锻炼的沈天明把人打了一起逃回学校。

         想起事情的经过,文楠不禁多看了一眼此时有些局促紧张的沈天明,比起未来面对这些邪恶势力的从容,现在的他还处于刚刚荷尔蒙萌芽的阶段,但沈天明无时无刻不流露出来的那种兄弟义气真的让文楠没话说。

         只可惜遇人不淑,文楠还记得高中时期,江石回到普安区旁边的平海区念书,但和沈天明还有联系,还曾借过五百块,沈天明是问富二代女友借的,结果回头江石还回来的时候,是五张假币。

         沈天明因为信任也没验过,直到女朋友发现之后沈天明难过了好久,也会世事无常一般的唏嘘一句再好的交情都不如“楠哥你们几个从小到大的死党”,但内心创伤已经存在,甚至在高中时期也有一段兄弟情义的破碎,并且那人更加恶毒地在整个高中时期宣扬沈天明的腹黑,才致使他的整个高中生涯彻底堕落。

         这些往事如烟如云,但正在经历的无疑是沈天明人生中第一次即将面对的暴力事件。

         对方的人数不多,大概三到四人,也没有带武器……文楠翻出了这些零碎的记忆,同时意识到在“社会混混”光环的压制下,作为学生党的沈天明此时内心的煎熬和不想连累自己的决绝。

         文楠忍不住笑,心忖小样,哥哥在你怕什么?

         虽然他比沈天明小了一岁,但此刻真的有一种看弟弟一般的优越感。

         “神经病,还有功夫笑,我不说了,再去看看。”

         沈天明有些焦灼,扭头想走。

         “急什么!再等等!”文楠拦住,张望了一眼在楼道上奔跑的何建宇,心想这家伙对顾婷这种尖子生是真好,跑腿都这么勤快,只得继续麻烦您了,扭头表情从容:“等等你跟我一起走。保准你没事。”

         “没事?什么没事?那可是社会上的人!”沈天明有些惧怕,随即愣了愣,高出文楠半个脑袋的个头表情狐疑地仔细端详了几眼矮胖的文楠,总觉得一向对这方面应该有些畏惧的文楠不一样了,甚至莫名地给他一种心安的感觉。

         这个“应该”的定义沈天明也说不上来,但记忆中文楠遇到打架事件就会忍不住全身颤抖,像是有些害怕。

         但他有时候会惊奇的发现文楠打人凶残的就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扯头发扔砖头什么都来——嗯,主要吃亏对象也是他……

         从小玩到大,还被文楠扛着砖头堵在家门,甚至连带着家中窗户玻璃都被砸碎几次,还被老妈暴打的经历让他对文楠定下的标签就是“遇事激动,跟他妈玩命似的!”,一张奶油奶气胖乎乎的脸像这么沉稳老练的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

         文楠眼看着何建宇跑了上来,为了携带方便,还特地给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小书包,笑眯眯道:“这不是咱们也有社会上的人嘛。”

         不得不说,何建宇真的很有男人味道,那股子雷厉风行却紧密有序的行事作风担当得起文楠最佩服的两个人之一,只不过文楠才刚内心夸耀了一句,何建宇就拎着书包快步冲过来,表情恨不得要咬死对方:“你要是这次考试没考好,就等着我把你爸妈叫过来打你吧!”

         他都无语了,刚从几个其他科目的办公室回来,就听说了好多起表白事件,连顾婷都屡次被人拦下来表白,还哭着跑出学校去了,他还假装八卦地问了一下源头,妈的,真的跟这小子上课表白有关!

         现在这小子简直成了初三的风云人物,要不是要中考了,何建宇恨不得给他布置个三天三夜的数学作业!

         绝对是作业还不够多啊!

         “行了,知道了。”

         文楠还以为对方是在埋怨让他大热天的跑了这么久呢,看着老何同志把他这几年整理的教案笔记和黄冈卷收拢进书包里,突然也有些羞愧未来十几年没见过对方,等到想见的时候,连学校都拆迁了,内心不舍的同时,却还是决定坑一把老何同志,当下就搭着沈天明的肩膀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沈天明激动的要死,他怎么就没想到找老师来解决问题?

         只不过一想到老师和学生的阶级斗争,也知道自己不会把这种事情告诉老师,而看着文楠轻松自在和老师交谈的模样,他感觉文楠突然之间像是成熟了许多。

         这可是号称班主任的老师啊!

         哪个学生不在内心怕得要死,就算不是自己的班主任,沈天明也放不开啊。

         像这样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模样,堪称师生和谐的代表,可这也要学生性格开放,并且成绩优异有底气,文楠成绩还可以,但那种三棍子打不出一只屁的闷葫芦,突然这么健谈,简直颠覆沈天明的人生观。

         只不过当下他还只是一个念头,直到未来许多年后,自认有所成就的沈天明回忆起这一幕,才发现文楠这一刻半个身子露在夕阳下,搂着自己的肩膀朝着何建宇谈笑风生的剪影,是所有文楠身边周围人的平庸命运改变的一个起点。

         而此时沈天明紧张而畏缩的留意着何建宇听着文楠诉说原委打量他的凝重表情,直到何建宇很“man”的捋了下袖子,拎起书包带头走出去,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太不识相了!这种人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建宇雷厉风行地大步出门,义愤填膺,扭头望向文楠时笑容欣慰,“你处理的对,这种事情往后遇到也要告诉老师。别自己……”

         “知道了,不用鼓励。快点解决问题吧,我等着去找顾婷复习呢。”

         文楠有些不耐烦,主要是这种循循善诱的夸奖用二十六的心理年龄来看真的有些幼稚。

         他已经竖立了完整的人生观,就算有些走歪畸形了,但如何妥善恰当的处理这些恶性事情还是知道的。

         何建宇没再说话,黑着张脸大步向前,总有一种做了小弟的错觉。

         要不是顾忌中考……

         “顾婷,我真的喜欢你!呜……”

         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夹杂着深情和无奈的呐喊。

         何建宇假装没听见,捏着拳头恨不得打死正跟沈天明好奇望过去的文楠。

         这小子他妈怎么突然就这么多屁事了!

         “呜呜,大老婆,小老婆……”

         又是一阵哭喊,何建宇眉头瞬间皱成“川”字,扭头端起架子,怒不可遏地指着顶楼阳台染着血色残阳的身影呵斥道:“黄王凯,赶紧回去复习!干什么呢你!”

         怎么就他班级里这么多刺头,这个班主任当得真他妈曲折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