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未来很长,与君共勉
        黄王凯很满意自己的话。

         不仅报复了文楠刚刚当着全班同学加老师四十二个人的面数落他“小屁孩”,同时望着文楠表情收敛,像是有些尴尬的青涩脸庞,内心得意。

         按照文楠后来想要用来装逼泡妞,却从未实践过的九型人格判断,这家伙纯属表演型人格,也就是说没脸没皮性格大咧咧,即便在人数较多的氛围里,也会用夸张的表现形式来凸显他的与众不同引人注目。

         总而言之,臭屁的让所有人都想打死他!

         但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大部分年轻人,在早恋还被严格禁止的校园里,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会承认这种暗恋的事情。

         尤其男生女生都处于普遍情愫萌芽的阶段,患得患失,也害怕会被拒绝。

         黄王凯很了解文楠平时有些冲动的性格下对李慧莎微微与众不同的温柔,并且事实上整个初三,他不止一次地对文楠,以及其他男生问过这样的问题,对象无非是李慧莎和班长顾婷这两朵班里的金花,而所有人不出意外,全部被他秒杀在这个问题中。

         当然,黄王凯绝对不会知道,有些人其实在别人面前回答同样问题的时候也会玩笑似的说出内心的真实感情,关键是这家伙大喇叭,调侃起人来完全是那种恨不得全校都知道某某某喜欢李慧莎和顾婷的姿态,谁他妈有事没事喜欢被他拿出来调侃啊!

         哦,忘了说了,李慧莎不过是黄王凯的口头上的小老婆,他的大老婆就是班长顾婷。

         你说这人他妈贱不贱!

         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他侧身斜向李慧莎的姿势以及带点调侃的问话尽收李慧莎眼底,也让原本笑话文楠出丑的李慧莎有些不满地鼓起嘴,稀疏微淡却轮廓微弯十分好看的眉轮微皱,“王凯,你不要胡说。”

         李慧莎有些生气,她向来性格温温吞吞,对待感情更是处于空白的阶段,黄王凯每次拿她出来调侃别人,甚至当众说喜欢她,让她内心气恼,却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些事情。

         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心里面自然也会有几分懵懂憧憬的情愫,素来性格内敛的她把这份感情寄托在了那些明星偶像的身上,并没有多想开始一段爱情。

         更何况她答应过妈妈初中高中不谈恋爱,别人她不想管,但她一定会遵守承诺。

         但这个态度反而让黄王凯更加享受,女神在自己的话中露出生气可爱的表情,使得他望向文楠怔怔不说话,像是在逃避的蠢样更加得意:“文楠你怎么说啊!抱着莎莎的同学录算什么意思?喜欢讲出来嘛,有什么不能说的!”

         与此同时,李慧莎身边个子矮小肥胖的吴晓惠也调侃道:“莎莎,楠哥真的要表白了。哈哈。”

         吴晓惠也属于大咧咧的性格,成绩中等偏下,和中等偏上的李慧莎同桌当然也是为了优等生带差等生。

         但这人在男生眼中最大的作用就是凸显李慧莎的品学兼优,貌美如花……

         文楠已经不知道她高中进入技校之后和李慧莎的关系好与坏了,但最深刻的印象和此时一样,那就是……丑!

         嗯,礼貌一点的说法,是和文楠对现在的自己一个想法,胖的有个性。

         但如果没记错的话,吴晓惠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找对象,还是比她大的其他学校的混混。

         事实上,吴晓惠这句话就是在叠加黄王笑里藏刀的杀伤力,对于原来性格有些内向的文楠来说无疑会造成成倍伤害。

         感觉到李慧莎温声细语地劝告吴晓惠不要乱说,文楠从呆住的表情中回过神来,收拢刚刚涌出泛酸的记忆,面对黄王凯嘲弄的脸色淡然一笑,语调轻蔑道:“无不无聊?我喜欢不喜欢说出来给你取笑?”

         黄王凯笑容有些不自然,倒不是说这句话说得有多好,只不过矮冬瓜脸上的表情透着一股释然,倒映着余晖的棕色眼眸闪亮得像是在放电,眼神中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意味,就像是他的哥哥在教育他,差点没闪现他的钛合金狗眼。

         他知道自己成绩差,本来面对这些优等生就有一些信心不足,但脸皮厚是他最大的优点,于是他开始补刀,笑容微微僵硬地取笑道:“你这就是喜欢了吧?”

         他扭头转向正被吴晓惠调侃的面红耳赤的李慧莎,“莎莎,文楠说他喜欢……”

         “没错,是喜欢。”

         文楠的话语淡淡,透着几分理所当然,黄王凯懵了,僵硬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了,慢慢收敛。

         吴晓惠诧异地望着一向回避这个话题的文楠,看着他的脸上、衣服上披上一层金黄的光晕,面容淡然,眼眸凝望李慧莎,那张侧脸竟然有着说不出来的稳重,让她一向对成熟男人心动的小心脏跳动了几下。

         连李慧莎都皱着小脸趴在桌子上有些害羞,气恼地小声道:“文楠,你再开玩笑,我生气了。”

         事实上文楠和李慧莎不仅是前后排,作为住宿生才有的晚自习,他和李慧莎还是晚自习的同桌。

         李慧莎属于有些单纯的类型,对任何人都保持足够好感,也对在语文和自然科学辅导她的文楠报以信任,在充沛自由却唯独不能走动的晚自习时间,两人自然可以说无话不谈,她也对文楠坦露过她的一些心底事,在她心里,是把文楠当好朋友的。

         却不知道这个矮冬瓜心中存在着非分之想,虽然对她保持着足够的尊重,但回忆当初,文楠闷骚的内心中没少想占李慧莎一些便宜……嗯,最后也不过只占了一些口头上的便宜就告终了。

         “我没开玩笑。”

         文楠目光柔和,刚刚微酸的回忆逐渐收拢,让他意识到当初的后悔不过都是自己的不够优秀。

         他不知道自己重生回来能做什么,但刚刚对于初中题目的浏览,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这一次连和对方步入同一所高中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不如坦诚的当面说出来。

         文楠对自己在心底开口——

         曾经害怕拒绝,连见面表白都不敢,只会发短信然后接受好人卡躲角落里黯然伤神的那个文楠,不复存在了!

         他抬起头,脸色严肃,暂时并不英俊的脸庞透着几许庄严肃穆。

         金色的余晖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披了铠甲,然后,他轻声说道:“你是我的一个遗憾。曾几何时,我以为自己埋藏内心的是这份感情。但事实上,我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内心找一份净土。我喜欢你,也不喜欢你。”

         李慧莎目光微怔。

         黄王凯也张了张嘴有些怔住。

         吴晓惠逐渐张开的嘴巴代表着惊讶,有些失神地望着文楠泛着金色的眼眸里微微流荡的湿润。

         四个人以为他们只是班级课堂上交头接耳的某一处,却没发现整个班级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焦距在曾经屡次获得过全校朗诵第一名,后来因为面对全校师生唱歌忘词,再也没有登过校园舞台的文体委员文楠。

         “我喜欢你,因为那代表我单纯又毫无负担的过去。而你,也是我一向针对贤妻良母的择偶标准。我不喜欢你,是因为人生失败与挫折让我自己更加无法面对这份感情。你很优秀,也有富有,家庭优越,性格温柔,甚至在我内心是最优秀的。但这份优秀让我更加自惭形秽,让曾经失败的我更加无法面对自己的挫折。”

         “事实上,你是我对过去失败,一个难以忘怀的节点。但我更讨厌的是失败的自己。如果未来,我们再次相遇,我还是你的朋友,也只做你的朋友!你的干净纯真让我不容伤害。但我只是个普通家庭的学生,注定在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拼杀出一条血路!”

         文楠吸了口气,脸上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肆意流淌:“我喜欢你,李慧莎!谢谢你让我有一次跟过去道别的机会!未来很长,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