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蠢蠢欲动
        回到表姐家时,望着张琳开门举着手机扫视过来的怀疑眼神,文楠背着书包一脸怂样的笑:“试卷简单的,来的早一点,提前复习下一门。”

         张琳已经无力吐槽,返身又坐到客厅的小茶几面前,面对着惠普液晶显示屏继续着梦幻西游的跑环任务,拿出二指禅盯着键盘动作俏皮地打着字,余光还鬼鬼祟祟地留意着文楠的身影:“还有五个环,你先休息一下吧。等等要不要看电影放松一下?”

         “不了,你玩吧,不用觉得影响我。我不会分心的。”文楠眼尖地看到剑侠客旁的“清风”二字,暗暗缅怀了一下那些年曾经糟蹋在游戏里没有任何收获的青春,坐到沙发上从书包里抽着自然科学的资料,想起考场上监考老师的几次咳嗽,目光微微失神道:“姐,你觉得作弊好吗?”

         这句话算是无谓的发泄,文楠也知道这个纯属白痴问题,但凡有点道德底线的人,一定会说“不好”,包括表姐在内,但事实上如果真正应验在自己身上,或许很多人都变成了心口不一的伪君子。

         如果说重生对文楠来说是一次弥足珍贵的机会,在三天魔鬼般集训的题海中他也凝练了自己曾经丢失的知识点,那么在“中考”这场厮杀中投机取巧的人无疑算是一种变向的外挂,而且还可能让他千辛万苦得到的成绩又一次付之一炬,成为别人用挂之后的垫脚石。

         文楠没有忘记曾经抓作弊口号响亮的几次人生大关,中考有人作弊,高考依旧有人作弊……在曾经的几次人生重要场合,他选择尊崇内心坦荡面对这些人生的转折点,却始终有人在他身边通过这种野蛮的方式度过难关,然后强取豪夺着不符合他们实力的战果,甚至无愧于心。

         脸皮之厚,丧心病狂,却实在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又譬如文楠上楼之前偶尔留意到的一份DM杂志封面上印着“不要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洗脑式吸引家长为孩子各种教学投资的广告语背后,事实上从头到尾,父母的条件就已经在孩子的起跑线上作弊,更是一种让人眼红却又无力抗拒的事实!

         文楠并不是刻意的伤春悲秋,但这一刻真的联想了很多……

         好吧,他作为一名重生者难免有超脱般的感觉,但别人的作弊就像是硬生生把他从高人一等拉回现实,他原本以为凭借努力可以改变很多,蓦然才发现,类似徐静茹那种家境他或许一辈子都达到不了,而就连原本引以为傲的努力备考,才一天的功夫就让他意识到投机取巧或许更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生活状态……

         关键是,他没试过作弊,想想还他妈挺刺激!

         他想让表姐说服他通过这道坎,更快一步地成就这次中考巅峰。

         文楠的语调里透着意兴阑珊,张琳两只小手的“一指禅”保持着悬在人体工学键盘上方的姿势,镜片下狭长犀利的眼眸斜视文楠闪烁不定,尽量用心平气和的口调问道:“你……作弊了?”

         “没有。就是你们二中那些小学弟,有些人不安分。我心里不爽。”听出了张琳语气中的疏离,文楠笑容灿然,这个世上还是有一部分人喜欢扎扎实实的做事,并不喜欢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感觉很窝囊,但更加自在真实……

         这么一想,文楠脸上还有点火辣辣的,他前世对表姐家简直是又爱又怕,又想玩电脑,又害怕大姨妈的唠叨,就算是中考这段时间,恐怕也满脑子想着怎么度过中考,怎么可能安之若素地坐在沙发上对表姐侃侃而谈,不也是一种作弊吗?

         “还小学弟,你不也是小学弟嘛。”张琳就笑,表弟虽然偶尔性格爱钻牛角尖,但这方面准则倒是跟她挺像的。

         她拿着一指禅继续笨拙地回着‘清风’的消息,少年老成却语调亲昵:“别管别人怎么做,咱们做好自己的。今天为了成绩脸上有光了,明天达不到那个标准,还不一定会自卑到什么时候呢。都是表明工程,到时候有的吃苦了。踏踏实实过好咱们自己的,你好好考试,别去想那些人,往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文楠心说他们有没有后悔的时候不知道,但你这样一说,我这从没作弊过的人就这么把邪恶萌芽扼杀掉了,还是有点难以释怀啊。

         认认真真又看了两个小时的书,钥匙声一响,大姨夫张栋国就哼着小调进门,望到文楠,朝着张琳就是一顿白眼:“你弟中考,你还坐旁边玩游戏?不想吃饭了!”

         “大姨夫。”

         文楠放下书,望着十一年前依旧意气风发有些喜欢搞怪的张栋国笑道:“没事。小孩子喜欢玩,就让她多玩一会儿。”

         “小屁孩,迟早打你。”张琳也是沉浸在网恋的甜蜜中一时忘了,十七岁的花季无知少女此时才恍然一直冷落了表弟,俏脸红扑扑的,手忙脚乱地打字,游戏最小化后奋力回击:“爸,我们啊,管不了他了。小阿姨才跟我说过他早恋,还要让小姑娘睡他家呢。”

         “哟!文家可以了啊。”张栋国挤眉弄眼地笑道:“这你中考也不用考了,一个两个媳妇的带回去,再生那么几个孩子,你爸保管比你考上三中还要激动。”

         说起“三中”张栋国对自家女儿是极其满意的,抖着腿进了厨房,语调飘然地玩笑道:“反正你也比不了你姐,考不上三中的。”惹得张琳有些虚荣心满足的同时也担心文楠消极,带着嗔意地唤了一声。

         “考不上也得考。”想起16年年底一向表现没心没肺的大姨夫在表姐的婚礼上痛哭流涕满脸舍不得,文楠也不免感怀时光的力量,这时候这句话的杀伤力多少还是伤自尊啊。

         不过文楠也渐入佳境,回忆起那些年表姐偶尔哭诉大姨夫对她的不重视和重男轻女,有意无意地调侃道:“享受过程嘛,努力了就好。我爸妈就算想说我,我也有个交代。毕竟是他们生的,疼还来不及呢,十几二十年后真要娶妻生孩子,保准也松了口气了,我要是不争气点,说不定还为我买房买车发愁呢,谁还埋怨着小时候没考上三中没给他们争光啊。姐要是也嫁出去了,大姨夫难不成还管她玩电脑?她没向着老公问你要几百万嫁妆就不错了,为人父母子女的相互关心一点,到时候儿孙自有儿孙福也开心一点嘛。”

         “你听听。”文楠一改常态的坦然让张琳十分不习惯,但这番话明显说得父亲愣了愣,让她作为孩子党一员与有荣焉地笑道,“平时啦,多以身作则少赌博了,油腔滑调,还说文楠考不上。他现在是真长大了。”

         张栋国开着煤气灶咂了咂嘴,总觉得这小子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今天这是打了鸡血了,嘴皮子这么犀利,他倒是没往深处想,但文楠能说出这些话显然也让他这个玩笑打到了空处,没一点“对,我是比不上我姐”的回馈,反而有种不如对方有见识的错觉,朝着张琳悻悻道:“你嫁得出去吗?谁要娶你,倾家荡产我也把嫁妆补上了。”

         “你……”

         表姐愤怒的时候一向脸会有点红,对大姨夫生气更是会气得说不出来,这时候显然以为父亲看不起她,被戳到了她深埋在内心作为女孩子的痛处,文楠猛地一合资料,凑过去轻笑道:“姐,大姨夫对你真好啊。嫁妆多就是给你在男方涨面子,我要不要把清风拉出来,还是把追你的方冰拉出来?趁早抱住你这个百万富翁的大腿?”

         张琳果然瞬间就被文楠治愈了,却立马鸵鸟似的关掉电脑,走向房间一脸鄙夷道:“恶也恶心死了,谁要给你抱大腿。”

         留下文楠怔怔地扫了眼张琳牛仔裤包裹的修长大腿,心说姐,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我才十五岁啊!

         晚饭时候,大热天的踩着雨靴标配地摊短袖长裤的大姨妈高何萍下班回来,与文楠寒暄了几句,张琳就说了高芝萍借钱的事情。

         四人围坐在饭桌上,高何萍不修边幅连衣服都没换,却显得格外强势,俨然一幅张家上位者的气质,“栋国,那个舅舅啊,三杆子打不到一起的。就七八十年代下海,养猪赚钱了,电视台还放的那个普安养猪大户,年纪都跟我妈差不多了。他当年是我妈带大的,对我妈是真好,过年什么的都还在联系的,可跟我们来往都没有的,这方面我估计斌成他们家就是想捡别人也不一定会给。”

         “斌成就是去试试吧?芝萍都跟你这个姐姐开口要钱了,总是有点希望的。要不然人家答应了,哦,斌成和芝萍连钱都拿不出来,那还讲什么?”

         “你爸不是在平海那个公司挺好的嘛?”一看丈夫就是和自己唱反调,高何萍转移目标。

         “是好啊。可谁会嫌弃赚钱的机会对不对?”文楠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恍然间筷子一顿。

         大姨妈是标准的工作狂人,但她本身定位清晰,自认打工的人就安安心心打工,没做生意赚钱的本事,就别想其他的,这一宗旨后来也一直根深蒂固地在她脑海里,直到表姐嫁出去之后才算下定决心想要再买套房子当小投资,而她长年累月在冷库打工冻得红肿不能消退的馒头手也是实实在在落下了病根。

         文楠知道要是借钱大姨妈多半是会借的,她犹豫的应该是随着文楠家入股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以至于家里并没有提前发展起来,一想到未来大姨妈为了双手的伤口痛得发愁,文楠也有些迫切道:“大姨妈,这事要是没成又没什么损失。那个舅舅说不定也是有心,真的入股建养猪场了,他们家有经验,我们也就是吃吃分红。退一万步说,亏了的话,人家老板这么大,也会念着这点情,往后说不定还会来还的。”

         “嘿,这小子是真长大了。眼光不一样了。”张栋国乐道。

         “你少插嘴!”高何萍不乐意了:“你那边蟹塘能保住就谢天谢地了,还想着去那边……”

         “蟹塘?”文楠怔了怔,随即嘴角暗自抽搐,记忆中大姨夫一直没什么本事,年代久远,他也忘了大姨夫当初在干什么,现在才发现大姨夫竟然还在搞养殖的阶段。

         还记得当年大姨夫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的原因,主要也是因为扎根蟹塘当养殖户,结果亏得一塌糊涂,文楠还记得高中阶段从他口中总能听到“要是今年发了,这次回杨山村让你们那些姐妹妯娌刮目相看……”,然后每年都是零星的几个螃蟹摆在饭桌上蘸醋吃……

         记忆涌回,文楠随即呼吸一凝,望向张栋国的目光却灼灼起来。

         他还记得,曾经有一年听说大姨夫在海边捡到了两个铁箱子,一个箱子三十万……然后竟然上交给了当地警方……

         呼吸有些炙热,接下来文楠已经不知道高何萍和张栋国在说什么了,脑子里一片混乱,有种蠢蠢欲动,在内心像是潘多拉魔盒里的厄难一般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