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将心比心
        父亲自从开服装店经营失败没落下来,和母亲跌跌荡荡十几年,03年进入泓乾建筑公司,才算慢慢过上了稳步上升的生活。

         文楠记得父亲06年成为项目经理,往后还会担任副总坐镇公司,在总经理长年累月出差的情况下,也会通过职务之便,和一大堆在平海区担当要职的政府人员打上交道,也有几个一起度过08年金融危机类似战友情般的好友。

         文楠还清晰的记得,父亲在泓乾建筑公司的时间是十年,13年才正式脱离公司。

         他能清楚的记得这个年限,是因为父亲曾经提起过一段有些迷信的经历。

         他曾在西安公费旅游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命的,说是事业上有个十年磨难,一定要平平稳稳熬过这十年,不能动地方,往后就能一帆风顺。

         且不管是否迷信,但父亲在离开公司的那几天曾经说过,这十年真的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也让他收获了不少人脉,虽然文楠知道13年到17年混凝土预制品厂成立的四年中,父亲在平海区的人脉完全不起任何作用,更多意义上的,是一种普通人对于自家有关系网的艳羡,也就是面子工程……

         但这十年,家境变好是实实在在在发生的事情,父亲口中时常挂念的就是当年小学同学的知遇之恩。

         在08年金融危机后,海天市所有企业受到波及,泓乾建筑公司也受到影响,文楠脑海里还有一些相关的片段,那就是那几年父亲劳心劳力维持的公司盈利,在总经理上报上去之后往往会从上面得到泓乾建筑公司赤字的报表,以此贷款弥补其他在全国各地几家分公司的漏洞。

         这好像是大型企业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段之一,文楠并不专业,只是模糊地知道这件事情,但他知道父亲那段时间内心是受挫的,口中也时常挂着“我算来算去明明是赚的……”。

         用心维持的业绩遭到身为商人的小学同学的无情抛弃,父亲那段时期其实已经心灰意冷了,有时候和文楠夜谈时也会说起,他留在公司,其实更多的是报恩,报答对方在他落魄时的提携之恩。

         父亲用十年还了这个恩情才问心无愧,而文楠机缘巧合之下遇到家庭的恩主,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对方,尤其是他内心深处其实对于徐静茹有那么几分觊觎之心……

         他承认他喜欢漂亮有主见的女人,尤其是征服白富美这种戏码,作为一个老书虫,看多了吊丝逆袭的事情,怎么可能不会幻想让对方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

         可对方的身份居然是自己的恩主的女儿,印象中更是知道眼前的男人——事实上是眼前男人的大舅子后来定居澳大利亚,虽然名下企业维持的很吃力,但土地制度改革之前买下来的地产,后来也通过出租和贩卖回笼资金,就算是文楠17年的家庭,都比不上对方的九牛一毛……

         文楠内心酸溜溜的同时也为徐静茹心疼。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从来只想到有钱的好处,却也才意识到,越有钱越空不下时间陪陪家人,所以这个被冷落的女孩才会通过书籍来寻求慰藉,所以她追求的,应该从始至终都是感情回馈这种精神层面上的内容……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她还未改变主张之前,自己……

         “我可不怎么好。被老婆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面子,没一点一家之主的样子,还被你看见了,要是你再一不小心说给你爸听,我这……”

         徐和耀有些玩笑般的话语致使遐想中断的文楠忍不住老脸一红,但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妻子打断。

         “和耀,跟小孩子乱开什么玩笑。”

         徐芸的声音在黑暗中清冽而平静,沉沉的深吸了一口气,语调竟然和蔼可亲:“你叫什么名字?”

         “文楠。木头南。”

         文楠还没开口,徐静茹就快速答道。

         她扑闪着眼眸,竭力想要看清楚一米远处文楠脸上的表情,尚未消散的泪水却依旧模糊着视线,月光也无情地把“大木头”埋在公寓楼的阴影里。

         徐静茹很不满无法看清楚“大木头”,因此也无法分辨对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联想到上午那一幕的自我介绍而会心一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擦掉眼泪,至少不想把自己狼狈的一幕再扩大化给对方看到,至于她接过母亲的话茬,也是希望在文楠面前营造出自己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虽然她其实感觉很别扭——

         不管是疑似讨好母亲的回答,还是逢迎文楠改变自己和母亲准备冷暴力的立场。

         “你们认识?”

         徐芸的语气有些怪异,错愕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紧跟着徐和耀掏出烟点上火,像是心事重重的长吐出一口烟。

         文楠从仅仅一面之缘就被徐静茹记住而欣慰的吊丝心态中回过神来,虽然察觉到徐静茹父母的态度有些不同了,但也没有深思,在徐静茹的期待中避重就轻的答道:“今天早上我在普安中学考试的时候认识的……静茹。”

         文楠言语之中显得亲昵的称呼,让徐静茹内心愈发乱了方寸。

         她明明应该生气的,毕竟两人才萍水相逢嘛,怎么可以在父母面前就这么喊“静茹”啊……可是她就是高兴地想笑,能得到这个“自知孤单却甘愿随波逐流”的另一条道路的知己这样喊,说明对方并不讨厌她,然后徐静茹又有些懊恼,自己这么理智的人,为什么对方一点点的认同就能让她喜上眉梢?这不应该是她该有的人生态度啊……

         但徐静茹小小的内心隐隐也期待文楠能够说出不一样的话来让父母刮目相看。

         然后她马上就等到了,但是内心却升起愤怒。

         “阿姨,我这样说并不是想要攀什么交情。但是我刚刚在楼上看了整个过程,我不怕你误会,当然要是说的不对,你就当童言无忌。”

         文楠当然不知道徐静茹小小的身躯内已经酝酿出了一颗海底针般的女人心,他刻意拉进和徐静茹的关系也是为自己说完这番话的后果未雨绸缪——能够在即便被对方记恨上的基础上依旧凭借着思想独立又善良的徐静茹免除家庭被自己连带着祸从口出的灾难。

         毕竟文楠还不能改变什么,整个家庭暂时也还需要依靠对方旗下的公司慢慢成长……

         好吧,这厮这样喊过之后,徐静茹又默认下来,其实感受起来内心还挺舒畅的。

         但顾及到可能需要和刚刚还很强势的徐芸产生碰撞,文楠几乎是立刻就继续道:“我不算了解静茹,但知道她的想法。她不想去澳大利亚,就是不想被安排。她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主见,但其实只要好好沟通,并不是说她一定会这么倔强。”

         “她毕竟是个孩子,有点任性是正常的。我也知道作为父母,你和徐伯伯的想法肯定也是为了她好,但是你们的沟通方式有问题。每个人都有青春期叛逆期,这段时间对父母的忤逆也算正常的,你们不想逆来顺受,但也不能逆着来,多说好话,多陪陪她,描绘一下未来,给个建议,通过商量的口气,其实也……”

         “文楠!”

         声音在燥热的空气中荡起颤音,徐静茹很生气,尚不能归类到饱满的胸腔剧烈起伏。

         她也很失望,文楠的这些话说到底完全没有顾及她的想法,而是想办法让父母说服她。

         在这件事情中,作为自己的知己,他居然临阵倒戈,站在父母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她独在异乡,将会面对一群白种人,还可能只说英文的那种举目无亲的孤寂。

         然后她被父亲霸道地抓住了手拉到一旁。

         徐芸暗自搓了搓手指,从文楠理性的话语中回过身,疑惑地望向丈夫,徐和耀的脸在黑暗中并不清晰,但手中的烟头被递到嘴边红点因为炙热燃烧而愈发明亮,然后用有些波澜的语调开口:“你继续说。”

         徐静茹眼角中再次闪烁的泪花让文楠一阵心疼,他开口之前已经意料到可能会让这个喜欢发声的女孩产生抵触。

         可是傻丫头,曲线救国先抑后扬的效果往往比正面刚要好上百倍啊!

         “静茹抵触的其实就是你们一直没有管过她,现在却突然通过这么强硬的方式让她和前面十几年的生活完全告别。我也知道你们是为她好,我爸妈也会这样说,我们怎么怎么样,都是在为你好。可是方式太过了,真的会让我们产生抵触的。我们虽然年纪小,可是也有自己的想法,更何况是静茹这样优秀的女生。”

         谈起“优秀”的时候,文楠舌尖微涩,像是闻到熟悉的利群烟味以至于重生之后就无故告别的烟瘾再次上涌,但他更明白是因为对方的家境让他感到无力。

         他调整心态,抛开这种懦弱的想法,起码他现在在社会价值观普遍定义为“成功人士”的徐静茹父亲面前侃侃而谈,不亚于是一个好歹的开始,于是继续整理思绪道:“凡事留有余地一些,或者先过去澳大利亚住几天,然后慢慢商量,试试有没有可能在那边定居。没有人喜欢被安排的生活,青春期什么的,可能还会出现那种自杀啊自残啊这些事情,现在流行的非主流,很多人都这样的,静茹又这么有思想,我觉得你们真的不能这样来。太过强硬,搞得家庭和公司一样在运营,这样怎么让家里有人情味?”

         他顿了顿,望向同样在望着他,却已经意识到他在干什么,以至于感动到热泪盈眶的徐静茹,笑道:“不过我也不偏袒静茹。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她的处理方式是存在问题的。父母有时候真的是已经把自己拥有的最好的给你了,我们已经接受了,就不该以为这不是对自己的感情付出。只是他们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总以为给你最好的就是让你满意的地方了,他们那个年代,毕竟都是从穷苦日子过来的,物质和精神这两个需求,更倾向于物质需求。”

         “你可以尝试沟通,让伯伯阿姨多陪你,了解你,而不是赌气,直呼阿姨的名讳,还有躺地上来处理。我们虽然未成年,但是你多做几件让他们引以为傲的事情,他们会慢慢承认你的独立与优秀,交白卷解决不了问题,生气和他们对抗也只会让双方更加难以调和。你需要更妥善一点。”

         “用那个词说,就是将心比心。总而言之,矛盾就在于,阿姨给你的是她认为最好的,偏偏你不接受,不领情,让她觉得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尊重,而你也是一样,觉得自己需求的东西没有得到准确的回馈。可我们和父母毕竟是血浓于水的关系,没必要弄的好像是生死仇敌一样。兼容并包、有容乃大嘛。”

         “呜呜呜……大、大木头……”徐静茹哭了,再也控制不住少女内心的柔软,掩着嘴哭的撕心裂肺,“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可是就是忍不住啊……我还没有独立,我害怕真的被困在国外了,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只剩下,剩下我一个人,我连跟外婆,跟朋友相处的机会都没有了……”

         “小孩子,想得倒挺多……”

         徐芸内心跟着酸楚,搂过徐静茹抱住,心疼道:“妈妈又不是不准你回来了。而且你也有私房钱啊……”

         徐和耀没有说话,凝望着微光中妻子女儿抱在一起感情交融的场面,忍不住又眯眼想要看清楚站在黑暗中的那个少年,随即听见一句急促的话语和“哒哒哒”的拖鞋快跑声,“徐伯伯,有空留意一下市场,过两年可能会出现问题影响你的整个企业,我也不懂,就是看电脑上有专家权威预测的……然后,我希望静茹至少能安安心心完成这场中考,这虽然可能对她不重要,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总要感受一下咱们国家的教育到底是怎么样的吧……”

         脚步声停顿,灯光亮起,随即响起一声惊呼,“姐!你怎么在这里?”

         然后又是一声女孩子的惊呼声,两双拖鞋在公寓楼里“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在灯光长廊里回荡出来。

         留下徐和耀映着灯光的眼眸闪烁不定,烟头燃烧的更加炙热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