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困惑(1)
    《围城》里失恋后的方鸿渐曾感叹:“男人除了照例的梳头刮脸以外,没法用非常妆饰来表示自己照常。而女人有化妆品的援助,胭脂涂得浓些,粉擦得厚些,红白分明会掩饰了内心的凄黯。”

     自从我在杨晓薇的背上写了字以后,她就隔三差五的来宿舍找我。来的时候,脸上化着淡淡的妆,我总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只不过她的内心不是方鸿渐所说的凄黯,而是确确实实地鲜活着。

     那天杨晓薇和我一起吃完晚饭,去图书馆看书,不经意间就百无聊赖起来。她困惑地看着我迷茫的神情,我们大眼瞪小眼,憋闷到不行,才从图书馆跑了出来。在我们学校的北苑,有一片小树林,我就和杨晓薇一起跑到那里。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颜梦琳师姐,当时她正坐在那里背英语单词,嘴里嘟囔着流利的语句。我对颜梦琳师姐的深刻印象甚至超过了对曾经的范雨灵。颜梦琳的身上有一种成熟的美在向外洋溢着。在深秋的蓝天下,在我的视野中,她的神情在飘荡。我朝她笑笑,她也对着我笑笑,我发现有的时候,一个唯美的笑容可以征服一切。

     杨晓薇就坐在我的身边,像一只麻雀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她问我:“白朗杰,你说我们将来能结婚么?”

     “你觉得呢?”我反问。

     “我觉得应该不行的吧,咱们专业差不多哦,同行不宜结婚的,因为都是行家,谁也哄不倒谁,丈夫不会莫测高深地崇拜太太,太太也不会盲目地崇拜丈夫,婚姻的基础就不牢靠。这话人家钱钟书先生可很早以前就说过了,我们可是同行啊。”说完后她就大笑。

     我很平静:“不结最好了,免得我还要面对一棵大树而放弃一片森林!”

     “看来你还是比较明智的哦。”她巧妙地接过了话。后来我回头,发现不见了颜梦琳师姐的身影,我心里就突然失落的惆怅起来。我看着杨晓薇,她正歪着头,看着远处操场上踢足球的人。我上去抱起她,把她压倒在草地上。

     她对此很惊讶:“白朗杰你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知道的。”我说完后,她就乖乖地不动了。我吻了她的脖子,然后是她涂了唇膏的嘴。我褪去她裙子底下白色的内裤。她的嘴里“嗯”了一声,被我又吞了回去。我拉开自己的拉链,让杨晓薇坐上去,然后用她的裙子遮蔽着人性最原始的面貌。杨晓薇就抱着我,钻进了怀里。这个姿势在道德的束缚下怎么说都是不道德的行为,况且在不算黑的傍晚,还是发生在校园里。我能感觉到杨晓薇的身体紧紧地包含着我,我膨胀着,一点点的融化。她睁着眼睛看我,带有鄙夷的目光。我亲她的嘴唇,她不让。

     “白朗杰你是个流氓,十足的流氓。”

     我很有勇气的回答她:“我就是流氓,是流氓怎么样?你是好人还和流氓一起?”她仍旧那样瞪着我。

     我们一直坐着,直到星光满天,直到她说她困了,我把她送回宿舍。之后我爬上了学生活动中心的天台。除了校园的树林,天台是我的又一片乐土。在天台上可以使人思绪奔放,可以毫无顾忌的去想一些东西,或者可以说怀念。我站在天台上看到向北慢行的列车,会想到董国锋,也就是董宇新。

     十一月的南京,寒冷已经开始逐步侵袭,带有江南潮湿地风会瑟瑟的渗入人的肌肤,再也不像夏日里需要的冷气那么可人。我一口气爬上楼顶,心情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我看见城市里流淌的灯光和天边星星的闪烁飘摇。这个时候,我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天台的另一角,是刚刚树林里的那个女孩——颜梦琳师姐。我惊奇地张大了嘴巴,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就是那么微小,我深信上帝或者是佛祖始终是在偏袒着我的。

     她朝我笑笑,她的背后是被灰色洒满的夜空以及城市里撒下的霓虹灯的辉煌。

     “你怎么也来这里,这么巧啊。”颜梦琳很惊讶。

     我回答:“是,是啊。”显得有些慌乱。

     我的心脏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的加速跳动起来。她回过头,晚风吹过她的脸庞,将她的衣领卷起来。

     她说:“天台是个静谧的地方,尤其是晚间的时候,可以使人忘却过去,树立面对生活的信心,所以我经常来这里。”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倾诉。

     我呵呵傻笑:“我是来看风景的。”她就会心的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着深情。

     “你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可爱啊!”后来我知道她是化学系的研究生,名字叫颜梦琳。

     那天,我们在天台上待了好久,直到马路上的汽车和行人开始变得稀少的时候,我把她送回了宿舍。我从下午看见她,就一直有一个充满幻想的想法,我想抱抱她,因为对她的感觉让我有点不可思议,甚至幻想至少可以碰一下她葱根一般的手指就心满意足了。

     她进了研究生公寓的大门,我又开始困顿起来。突然她回过头,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白朗杰,我是中文系的。”我说。

     她抿着嘴笑了一下,然后又跑回来说:“我有个礼物要给你。”

     我呆愣着没有动,她伸起脖子,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没事啦,你回去吧,看你这么可爱,有空来找姐姐玩啊。”

     我就顿在那里,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心里美滋滋的。我高兴地在校园的校道上奔跑,然后又跑进操场,直到自己大汗淋漓。经过小树林的时候,一对情侣正在那里接吻,他们看到我急匆匆的向他们奔跑过来也慌张起来。我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你们,请继续。”然后飞也似的逃走。

     在我奔跑的背影后,留下了他们诧异的目光。

     我听到身后有个女人的声音问:“那个人是不是神经病?”

     杨晓薇在外面租了房子,理由是为了自己能够更好的学习。她说宿舍里没有氛围,英语怕这次四级过不了。

     我会偶尔去她那里过夜,因此我就不用担心在外面玩的时间晚宿舍关了楼门。我每天晚上抱着杨晓薇,就像研究中国地图一样研究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对于任何一个物体,如果比例太大,你肯定就对她有了偏见,尤其是在近距离之后。我认识颜梦琳师姐一个月以后,我对杨晓薇的身体就已经了如指掌,这种程度甚至超过了她自己。我开始厌恶她,因为她会向我撒娇,有时候娇气得要命。她背上的皮肤并不光滑,而且还有一颗很大的红色的胎记。让我想不到的是,她还会骂人,满嘴的污言秽语,喜欢强词夺理。她还有个癖好是喜欢裸睡,而且白天也不戴胸罩。

     杨晓薇开始还给我打电话,接到电话我就会去看望她,后来当考试越来越逼近的时候她就顾不得我了,我就把原来看望杨晓薇的时间跑去看颜梦琳师姐。研究生公寓楼是男女混住的,我可以毫不费力的进去。那天是星期四,我没有上课,在校园里游荡了一阵,就进了研究生的公寓楼。我凭着自己简单的记忆,迈着步子。当我接近403房间的时候,我听见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我从菜市场走到我和杨晓薇租住的那间房子一样的声音。我耳朵贴近门,里面一个女人哼哼唧唧,一个男人气喘吁吁,还夹杂着床板的扭动声。门的顶上有块天窗,由于常年累月没有人去打扫,它的棱角上已经积满了灰尘,好奇心驱使我爬上去一探究竟,我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形。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躺在床上,那个男人站在地上,扛着她的腿在不停地摇晃着。我屏住呼吸,感觉心开始疼痛。我从天窗上挪下来,捂住胸口靠在墙上,满脑子里全是颜梦琳师姐的身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手突然拍在我的肩上。

     “白朗杰,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

     “我是来找你的。”

     颜梦琳师姐打量了我一眼,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可能有点感冒。”

     她从包里翻出钥匙,准备开门,同时对我说:“我这里有药,给你拿些,回去吃上多休息就好了。”我就不吭声的跟在她身后。当她打开门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另一番情景。那个刚才头发披散的女人坐在桌子旁嗑着瓜子,那个男的则一本正经的翻看着新一期的《昕薇》杂志。颜梦琳师姐朝屋里笑笑:“丽静、陆剑老师,你们都在啊!”然后把钥匙拔了出来,我从颜梦琳的身后钻出来,朝他们点点头。

     我就坐在另一个没有被他们蹂躏的床上,这应该是颜梦琳师姐的床。颜梦琳打开抽屉给我找了两粒快克,然后倒了杯白开水。陈丽静和所谓的陆剑老师坐了一会,然后那个男的起身说:“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陈丽静深情地说:“那我送送你。”他们和颜梦琳寒暄了两句就出去了,还对我礼貌地点了点头。等他们走远了我问颜梦琳:“师姐,那个陆剑是干什么的?”

     “陈丽静的研究生导师啊,有什么奇怪的吗?”

     我就惊讶得不再说话,嘴里能放进个灯泡。一个研究生导师,和他的学生,这有点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我在想他们刚才的速度可真快,这么短的时间就收拾得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怪不得很多人说研究生研究着就会和老师研究到床上,于是我就怀疑起眼前的颜梦琳来。后来趁着颜梦琳师姐出去倒水的空儿,我发现陈丽静的床上扔了一根裤腰带,我就想起了那个叫陆剑的老师,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刚才离开的时候手一直插在裤袋里。

     颜梦琳很快就回来了,我趁她没有在的时候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喝光了杯子里的白开水,把那两粒快克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她含蓄地看着我:“白朗杰,你下午没有课?”

     “我逃课出来的,太无聊了,都是那些纯理论的东西。”说这话的时候我很轻松。

     她浅浅一笑:“看来你也不是个乖学生哦。”

     听她这么说,我就故意把头昂的很高:“你说谁啊,谁啊!”

     “某些人真是没脸没皮啊,说谁谁知道。对了,那天和你在一起的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小姑娘蛮不错的。”她把毛巾挂在门后,回过头来问我。

     “就算是吧,不知道将来还是不是。”

     她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爽朗。

     “现在的孩子们啊,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感情这东西,在你们手里简直就成了游戏。”她说这句话的意思显得她很老成,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摆弄资格。

     “师姐,你看起来没有那么老吧?”

     “是么?我觉得自己够老了。”她就坐在我对面,拾起那本仍在床上的《昕薇》。这个时候的颜梦琳,被午后的阳光描绘出一个美丽的轮廓,她津津有味地翻着书,脑袋微微右倾,脸红润,弯弯的睫毛又浓又密,因为刚洗完头,她的长发没有盘起来,头发丝丝缕缕的,从肩头散落至胸前,顺着紧身衣服勾勒出的乳线铺在突兀有致的前胸。我的心莫名的突突跳得厉害起来。怎么说呢,其实对于女人,尤其刚洗完头发或者洗完澡的女人,当我看到她们头发湿漉漉的时候,我就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有一次,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杨晓薇的时候,她说我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其实,我在一本心理学的书上看到过,上面写:这样的人是缺乏安全感的。

     我想,我一直如此。

     王厉彬的确厉害。那个传呼通讯公司最终还是打来电话向他道歉,说是已经处理了107号话务员,还有等等一大堆不关乎王厉彬而且冠冕堂皇的话。最后王厉彬问:“你说完了?”

     那边回答:“说完了,请问先生您还有问题么?谢谢您的监督批评和指导。”

     王厉彬满不在乎:“我都忘了这回事儿了!不用客气。”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王厉彬和那个3号床就像两块塑料板,一遇到哥俩好那种强烈万能胶就迅速的粘在一起,怎么分都分不开。这个强烈万能胶就是王厉彬所谓的爱情的力量。他们开始成双成对地出入,吃饭,上自习,出去玩……

     学校的某些非权威组织甚至将他和三号床评为本年度最佳校园情侣的楷模,并撰文贴到了校园的论坛上,还有肇事者竟然偷拍了他们在教室里接吻的镜头,一下子使王厉彬风光大现。而王厉彬老是嘴里叼一根烟,满不在乎的样子。

     时间正值寒冬,这是空气中潮湿的因子被冰冻的日子。我们都还熟睡在被窝里,大家集体逃课。王厉彬在被窝正睡着,就被一个长得很魁梧的男人拽了出去。隔了大概1个半小时左右,王厉彬回来了,脸上浮肿一片,眼睛乌青,嘴唇上有干裂的血迹。

     他坐在床头,弓着身用手抱着头,喃喃自语:“凌小慧怀孕了。”

     我纳闷,从被窝探头出来问他:“兄弟,你没事吧,凌小慧是谁?”我翻了个身,面对着墙,此时,我并没有看见王厉彬脸上的伤痕。

     “就他妈是三号床啊!”他说。

     颜梦琳翻完了那本《昕薇》杂志,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那个时候一直盯着她的脸。她就歉意地那么一笑:“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喜欢聊什么,给你看看我的照片吧。”她就弯下腰来,从床下托出一个箱子,打开,我看到满满一箱子的书,《名家散文集》,《李叔同读心经》,《围城》,《文艺心理学》,《情迷六月花》,《梦的诠释》,张爱玲文集全套等。我对于这个叫颜梦琳的大我将近四岁的女人突然肃然起敬起来。她从中间抽出来一个影集,递给我,然后对我说:“看这些书,你喜欢看哪本,自己找吧!”她拍拍双手,很干练的样子。我接过相册,她凑过来,坐在我身旁。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我被这香味弄得有些陶醉。她的头发不经意的散落下来,拂到我脸上,我的心又开始厉害地跳起来。颜梦琳就开始给我介绍她照片上的经历,从她很小时候的照片开始。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一个穿着西装和颜梦琳站在一起的男人身上,这时她脸上开始泛出朵朵红晕。她给我介绍说那个是她以前的男朋友。我浑身就不自在起来,按道理说我应该为她高兴才对,但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我很快翻完了所有的照片,尤其有那个穿着西装男人的照片的时候。颜梦琳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也不再做任何的解释,摆出清者自清的态度任凭我自己翻看。

     每个人都曾经如醉如痴地渴望过,都曾经如饥似渴地等待过,但每当痴狂的期盼,苦闷的追求变成了一个可见的有形事物时,它反而失去了从前的那份痴迷,那份执著,那份焦虑,从而变得心如止水。这个时候,我开始幻想颜梦琳会和我生活在一起,而且我们会幸福无比。虽然我从未真正的等待过颜梦琳,但是我对她的感觉是真实的。

     后来,颜梦琳开始给我削苹果,她削得很仔细,手法与常人不一样,别人都是刀子在转,而苹果不动的,她却是苹果在转,刀子不动。我就呵呵地笑出声来。她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削苹果也很好笑么?”

     我说:“没有没有,让我来削吧,我怕割到你的手。”于是,就接过她的刀子。在那一刹那间,我碰了一下她葱肚一般洁白的手指,心头就那么突然的一颤,略微有些不自在起来,因此向外挪了挪身体的方向。

     她问:“你和我削有什么不一样么?”

     “那当然。”听我这么肯定的回答,她更加疑惑。我就拿起苹果比划起削苹果的手法,她也哈哈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总是显得豪放爽朗。

     这个苹果很甜,就像蛋糕店水果蛋糕加上奶油的香甜味道。我注意到她的指甲,两个食指和中指都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晶莹透亮,就像中央商场一楼的珠宝一般吸引着我的目光。她一抬头,发现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就有点不好意思,接着飞快地变成了娇媚,眼帘不自觉的垂下去。我赶紧把苹果核扔到了垃圾桶里。

     后来我们就都不说话了。

     颜梦琳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午后的阳光和树枝,看得那么专注。又过了良久,我感觉到时间在飞逝,尤其是和颜梦琳在一起的时候。

     空气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