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挑战
    决战台,聂九辰身前那个似乎由紫焱形成的漩涡,在吞噬掉所有剑影之后,片刻间消失。

     同时,聂九辰体内的所有紫焱灵力也都回到灵海内,不再沸腾,而是十分平静。

     但,他明显感觉到灵海里面的灵力似乎增强了不少。

     “……这,难道刚才是把对方的灵力吞噬掉,但两种不同的灵力怎么能融合在一起?”他心里震惊,仔细感应之下,发觉灵海内除了紫焱灵力外,并无其他灵力,金灵力更是不见一丝一毫,但灵力明显增强了,这是为何?

     聂九辰自己都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外人就更不知道。

     此时,不但在场的人惊讶,武贤学府里面那座高楼的两个男子同样震惊之极。

     在他们看来,那是聂九辰本身修炼的法术,而看不出是紫焱灵力自主反抗。

     也因此,他们更加震惊。因为,那种法术并不是没见过,而是想不到聂九辰能施展出来。

     吞噬对方的灵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首先,体质必须能容纳两种不同的属性灵力。其次,修为必须在灵脉境界方可。

     而且,就算是灵脉境界要施展出这样吞噬别人灵力的法术也不容易,很容易被别人的灵力伤害到,同时还会有反噬的危险,更是对自身修为有隐患。

     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去施展这样的法术,去吞噬别人的灵力。

     因为,自身修炼来的灵力,对自身的修为才真正的稳固。

     而如今,一个只有灵海中期的修炼者,竟然能做到这一步,怎能不让他们震惊!

     如此看来,此人不但具备不同属性灵力的体质,同时修为应该也……

     对于,修为这一点。

     他们实在看不出聂九辰是灵脉境界,而且这是无法收敛掩藏得了的事情。

     以他们的修为,一眼就看出聂九辰的修为确实是灵海中期的境界,但怎么可能吞噬别人的灵力呢?

     这个问题,恐怕他们想破头脑都想不出,聂九辰的紫焱灵力会自行运转进行反抗。

     决战台上的黎天浩几乎消耗尽所有的灵力,此刻站在那里,不断喘气,同时以复杂的眼光看着聂九辰。

     他同样不明白,聂九辰怎么能吞噬掉他的灵力,对方明明只是灵海中期的修为啊!

     黎天浩几乎要崩溃,此刻的他失去大半灵力,完全没有办法再战胜聂九辰。

     所以,他此刻必输无疑!但,若输了,就不见了一颗灵脉丹和两千灵石啊!

     想到此处,黎天浩几乎要吐血昏迷,灵脉丹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他怎能轻易交出!

     但,之前已写了立约。若是不给他,他把此事公之于众。

     那么,黎天浩他在武贤城里恐怕就声名大损,更会让家族的威望大减,甚至连武贤学府也不再重视他。

     但,若没有灵脉丹就要花费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能,突破进灵脉境界。

     这同样是令他无法承受的,而武贤学府,只会给每个将要突破灵脉境界的弟子一颗灵脉丹。

     “我不甘心,我怎能输!”黎天浩心里呼喊着。

     突然,发出一声狂吼,朝着聂九辰冲了过去。

     见他冲来,聂九辰身体一则,随后伸手一抓,接着一甩。

     消失大半灵力的黎天浩,在他手里就如一只弱小的灵兽,灵力运转之下就将他甩飞出去,然后重重地掉在决战台下方的地面上。

     这时,在下方广场上,多了一些武贤学府的弟子,他们都在灵脉境界。

     看着聂九辰的目光,俱是露出惊讶与疑惑。

     “你输了!”聂九辰看着台下的黎天浩冷冷道。

     黎天浩被聂九辰甩下地面,这一甩着实不轻,几乎令他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

     他内心真的要滴血一般,痛苦无比,不是身体疼痛,而是心灵受伤。

     眼见周围都站满了武贤学府的弟子,同是灵海境界的弟子,更是让他心里难受之极,恨不得立即消失在这里。

     但,事实无论如何他也无法改变什么。听见聂九辰叫他要灵脉丹,更是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聂九辰见他不回应,以为他装死,连忙走下决战台。

     突然,一道光芒飞来,一条人影已经抱着黎天浩,接着瞬间飞进武贤学府里面。

     “停下,把灵脉丹和灵石给我!想赖账吗?”聂九辰心里大急,连忙大声喝止。

     只是,无论他怎么呼喊都没有用,那道身影抱着黎天浩片刻就消失在武贤学府深处。

     聂九辰连忙转身找那两个与黎天浩在一起的弟子,但却发现他们也早已躲进人群中,不知去向。

     聂九辰恼怒不已,拿出那块挑战灵书,灵力催动,立即在上面显现出行行字迹。

     “立约在此,难道你们武贤学府的弟子,要耍赖不成。”聂九辰看着所有武贤的弟子,认真道。

     刹那间,所有弟子都议论起来。尤其,对黎天浩敢拿灵脉丹来作赌,该说他无知,还是狂妄呢!

     此人,不过灵海中期,黎天浩在武贤学府里人人都知道,其修为达到了灵海后期,更是有真灵功法,竟然会输!实在不可思议!

     “这位道友,请不要胡乱说。并不是人人都像黎天浩一样。”人群中有些武贤弟子,不满道。

     “那,至少你们武贤学府也有主持公道的人吧!”聂九辰道。

     “小友莫急,灵脉丹会给你要回来的。”

     忽地,一个声音传来。同时,武贤学府那里一道身影凭空飞来,片刻落在决战台上。

     此人,正是在武贤学府观察他们比试的其中一人。

     “前辈,晚辈恳请你主持公道!”聂九辰看向他,知道他乃是武贤学府的重要人物,忙抱拳一揖道。

     “这个,先别急。你可否愿意加入武贤学府?”中年男子淡淡笑道。

     “啊,晚辈正有此意!”聂九辰一愣,随即兴奋道。

     “嗯!”看见聂九辰这个反应,中年男子也跟着一愣,他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爽快。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聂九辰背后的势力,不是某一大门派,就是某一家修真古世家。

     也唯有,那样的势力才会有地灵功法与开天灵器。

     这些有大势力的弟子,都不会轻易再加入其他学府。

     “好!你是来自哪个门派或世家?”中年男子跟着问道。

     “这……我只是一个散修!”聂九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想了想才说。

     “散修!”

     他这句话顿时让不少武贤弟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中年男子也是有些怀疑看着他,但心中惊奇无比,一个散修哪里来的功法与开天灵器?可他觉察到,聂九辰并非说谎。

     若是如此,他怎么能不惊奇!

     “你叫什么?”中年男子,也有些不相信,这样一个少年会是一个散修。

     “聂九辰!”

     “那么,你来自哪里?”中年男子想了想,也想不出在南蛮,有聂姓的人。

     “前辈,难道这些是加入武贤学府的条件吗?”聂九辰心里被他这么一问,心里顿时有些失落,他都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

     若是,这样问下去,自己怎么说!

     说不知道,只会让人更加误会!他干脆不回答,主动反问。

     “呵呵,好吧!既然你不愿说,我也不勉强。但,要加入武贤学府。”中年男子顿了顿,继续:“本来是五年才收一回弟子,本届已收了弟子。但你资质不错,或是可以破例加入,所以你必须战胜五位同境界的武贤弟子。”

     “好,没问题!”聂九辰心中一喜,答道。

     “但,我想知道刚才你是如何做到,吞噬灵力!”中年男子盯着他道。

     聂九辰被他盯着,心中一寒,要不要告诉他?

     “这个……晚辈也不清楚。体内灵力忽然就不受控制,然后就……”他片刻,并没说灵力自主反抗,而是说得模糊不清。

     中年男子看着他,目中深邃下去,仿佛要看透聂九辰的内心。

     几息间,他才带着疑惑,收回目光,若是如聂九辰所说。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在暗中有人掌控了他的灵力,从而将黎天浩的灵力吞噬掉。

     若真是如此,此人暗中出手,竟然都没有被他发觉。由此可见,暗中的人修为远在他之上!

     “此人到底什么来历?”中年男子不禁对聂九辰多了几分好奇。

     “现在,你就在决战台。以武道战胜五人,你便可加入武贤学府!”中年男子沉默片刻,然后朗声道。

     “灵海境界的武贤弟子,你们谁愿意可以上来比试,但不能超过五人!”中年男子随即望向一群武贤学府的弟子。

     顿时,人群一阵骚动,每个武贤弟子都蠢蠢欲动想上去比试一番。

     但,多数人仔细一想,刚才可是听说黎天浩输得很是狼狈。

     所以,大部分弟子都安静下来,反倒没那么热切想上去比试。

     而是,选择观看,他们想看看聂九辰有什么特别之处。

     聂九辰心中此刻有些踌躇,以武道来战,他仅仅只会莽象拳法。

     若是,比试一两场还有可能胜。但,五场比试还真不好说,可为了加入武贤学府,聂九辰也顾不了那么多,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不能错过了。

     聂九辰认真考虑一番,随即看向下方武贤的弟子。

     广场上,武贤学府的弟子,差不多有一千多人,除了多数人族外,还有少数的异族。

     聂九辰心中了然,武贤学府无论什么种族,只要有武道天赋都会收为弟子。

     但武道如今似乎有些式微,且修炼之道艰苦,因此武贤学府里也没有多少种族的年轻人,人族占了一大半。

     但,人族里面却多数都是男弟子,几乎看不到一个女弟子。

     他了解过武道并不适合女子修炼,因而武贤学府基本上都是收男弟子。

     片刻后,一年轻男子从人群中走出道:“我来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