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屠夫照片
        孙生二把女儿手中的相框一下夺了过来,抚摸着相框边的木纹雕花,看了看相框后背的支架,看到了相片的后面,有一行用圆珠笔写的蓝色小字,写的是‘爱人1989年去世于西赵村教会内’。

         “这……这怎么回事?”孙生二的手有点发抖,他双手用力把相框给分开,拿出相框中的照片,满脸疑惑的说:“这……这怎么回事?”

         “你多久没有看过我母亲遗照了,她的照片被换掉了你都不知道。”

         孙小佳说着哭了出来。

         “这就是你妈的遗照,没有被换掉,背面是我当年亲手写的字,只是照片上的人怎么变了?怪事?”

         孙生二说着把照片边沿凑在眼前,想看下是不是照片上面被贴了一张屠夫的照片。他用手指抠了抠,照片就是一张,只是画面变了。

         “你怎么回事,拿上相框也不告我一声,你妈妈的照片变了你也不说。”

         孙小佳哭泣着叫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换掉的。”

         程有才站在一旁听着父女两个人的对话,他一脸惊恐,都快要吓死了。

         “照片上的人都能变了吗?这不是有鬼了吗?”

         程有才话一说出口,孙生二和孙小佳父女二人同时感到不寒而栗,似乎有一股凉意在这个屋内环绕,整个身体都感到冰凉。

         “爸,你确定这真的是我妈照片吗?”

         孙小佳盯着父亲手中的照片总觉得是被掉换了。

         “真的,错不了。”孙生二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照片急忙撕碎,在画架上拽了一张白色画纸,把照片碎片包在了画纸中。

         “你最后一次看我妈这张遗照是多会了?”

         孙生二盯着女儿此时略显苍白的脸蛋,女儿看上去和她死去的母亲长相相似,同样的美丽动人。他把手中的照片碎片握紧了一些,小声念道:“很久没有看了……”

         孙生二缓慢说出这句话时,他的大脑却回想到了二十多年前。

         他的妻子李香兰是从西赵村嫁过来的,妻子李香兰的整个家中都是信仰西赵村基督教会的,所以妻子每个星期六晚上都会回娘家住上一晚,然后在第二天早上星期日当天去村里的教会开会。

         女儿孙小佳五岁时,他和母亲在家照顾女儿,妻子李香兰又去开会了。每个星期日教会散会之后,妻子都是六点左右就到家了,但是这一次一直等到了晚上八点多也不见妻子回来。快九点时,教会的其他人跑到了家中通知他,说妻子李香兰在开会的时候突然晕倒后就没有醒来。

         孙生二看到妻子最后一眼时,也是妻子李香兰的尸体。而至于妻子的死因,当时村内诊所的医生说可能是过度劳累导致的猝死,但像孙生二这么有钱的家中,怎么可能让妻子劳累呢?

         妻子已经死了,至于妻子在家中是否劳累这回事,孙生二无论如何也是解说不清楚的。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妻子的娘家人从此以后都不和他来往了。

         五岁的孙小佳从小没有了母亲,这让孙生二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女儿,所以女儿要是便答应什么,长大后送到城市去上学,没成想女儿回到家中却告诉他说要去学画画。

         由于是生长在农村的原因,孙生二有钱,但是思想落后,他想不通女儿靠画画如何来养活自己。虽然他手中有开煤矿时积攒的一些钱,但那个父母不想让儿女过的更好一些,出人头地呢。

         于是孙生二托关系在镇里给女儿找了一份工作,是在农村信用社里面当人力资源部的经理位置,这是多少大城市高学历的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好多人熬个一辈子都坐不来这个位置。可女儿孙小佳硬是不去工作,自己一个人偷偷跑了,在外面混了两年告诉他说是写生,现在回到家还是一事无成,每天在家就是画画门都不出,而那个信用社的工作早就不复存在了。

         孙小佳小时候倒是很听话,孙生二隔天差五就会把妻子的遗照拿出来看一看,和妻子聊一会天,说一说女儿的近况。后来孙生二不知为何和村里的一位寡妇搞上了,这事让女儿知道了,女儿当时已经十几岁了,就是为这件事情孙生二和女儿有了隔阂,知道女儿去了城市中上学,就连放假都很少回来,孙生二也渐渐和村里的寡妇疏远了,但他也同样和妻子的遗照疏远了,基本上可以说是遗忘,他有几年没有去看过妻子的照片,他的心里几乎快要忘掉了妻子的样子,脑中只有女儿孙小佳了。

         “这个屠夫你们认识吗?”

         程有才突然说话,把孙生二的回忆打断。

         孙生二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我也不认识。”孙小佳说。

         孙生二突然二话不说,转身便走出屋子。

         屋内程有才和孙小佳两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孙生二干什么去了。

         程有才盯着孙小佳问:“你有没有做梦?”

         “梦?”孙小佳一脸迷茫。“什么梦?”

         “就是屠夫的梦啊,你画的屠夫每天都出现在我梦里,你有这种现象吗?”

         孙小佳嘟着嘴,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没有做过什么梦。”

         “那我是怎么了?被鬼附身了吗?”

         程有才惊慌的在孙小佳面前两回走了两步,不小心踩在了木质画架上,画架发出‘咯吱’的声音,程有才吓得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低头看到脚下的画架被踩断了。

         “我……我,赔给你……”

         “不得了了,真他妈的见鬼了。”孙生二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裤脚不小心碰到地面上黄色的颜料桶,弄脏了他白色练功服他也不在意,手中抓着几张照片来到女儿身边说:“你看……你妈照片上的她都变成了那个人……屠……屠夫。”

         孙小佳和程有才两个人凑上前去,看到孙生二手中的几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上是孙生二年轻时和妻子李香兰的合影,照片上孙生二右手拦腰抱住的不是妻子李香兰,而是一个手拿砍刀的屠夫。这张照片可以看到屠夫的全身,屠夫身上系着一个油腻的黑色皮质围裙,脚上穿着到膝盖处的黑色雨靴,在双腿间夹着一把砍刀,露出一截红色的刀柄。

         “啊!真……真见鬼了,你们家有鬼。”程有才慌慌张张的跑出了屋子。

         透过屋内的窗户看到程有才跑出了院子。

         屋内的孙小佳又看到了其中一张照片,是她和父亲母亲三个人的合照,那时的孙小佳还小,她坐在父亲孙生二的腿上,母亲坐在父亲的旁边,但此时照片上和父亲并排坐在一起是满脸络腮胡子的屠夫。

         孙生二手抖的厉害,嘴中断断续续不停的给女儿念叨。

         “这张照片是你3岁时候我们一家的合影,你母亲怎么不见了?这张是我们结婚时照的,她当时穿着红色婚纱,怎么变成了这幅鬼样子?还有这张,你母亲怀孕的照片,怎么变成了屠夫怀孕了?还有这张……这张……?”

         孙生二越说越是激动,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手中的照片。他整个人像是突然魔症了一样,叫道:“我要烧死你,烧死你……”

         “爸,爸,你镇定点。”孙小佳哭着把父亲孙生二给抱住了,她感到父亲全身哆嗦的厉害,她害怕起来,相比看到照片上的屠夫模样,父亲此刻的模样更是让她异常害怕。

         孙生二点燃了他手中的照片,他脸上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道:“烧死你……”

         “爸,别烧呢,烧掉我们就找不到原因了。”

         孙小佳慌忙把父亲手中的烧着的照片拽到地上,刚准备用脚给踩灭时。父亲孙生二突然开始不停的干呕,嘴里发出‘嗷嗷嗷’的叫声,叫的同时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抖动,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白猫。

         孙生二的身体仰头向后倒去,孙小佳来不及去踩灭地上烧着的照片,她急忙把父亲给扶住了。

         这时,地上的照片把画板上的白纸也已经点燃。

         “爸,你怎么了?”

         孙生二已经晕过去了,女儿孙小佳费力的咬牙把他缓缓的放在地面上。旁边的火苗越来越大,画板上的白纸全部烧着,木质的画架也被点燃发出‘啪啪’声响。

         孙小佳抓起地上的颜料桶就泼在火苗上,颜料如汽油一般,‘呼’的一下,发出蓝色火焰,火势瞬间变大了,把她的整张脸和头发都被火燎到了。她慌忙扔掉手中的颜料桶,去摸自己的脸,但是火苗已经烧到了她的手臂上,又随之窜到她的脸上,一时之间她什么也看不到了,只能闻到颜料桶燃烧发出的刺鼻气味,其中夹杂着自己皮肉烧焦的味道,耳边听到火势更是凶猛的声音。

         钻心的疼痛让孙小佳发出‘哇哇’的大叫声,疼的她双手捂脸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嘴中喊着:“爸爸!爸爸!救我!救我!。”

         孙生二已经听不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上火苗如被子一样把他掩盖。

         大火吞噬了整个屋子,看不到孙生二和孙小佳父女二人的身影了,但却能听到孙小佳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大火蔓延到了屋外,三合院被淹没到一片火海中,浓滚滚的烟雾在院子上空肆意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