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屠夫画像
    院里程有才推电动车时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老婆和孩子都还睡着呢,他很是小心的把电动车推出了院子。

     刚刚入冬的早上,7点左右,灰蒙蒙的天空,好像是要下雪的感觉。

     程有才的电动车好久都没有擦洗过了,上面全是泥土和灰尘,只有车把和车座是干净的。

     出了家门,骑着电动车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孙生二家门口。

     孙生二家原先的大门左右两边盖上了房屋,为了加盖二层,在大门进出口处形成一个拱形,如桥洞一般。

     钢架管错综复杂的架在一起,出入孙生二家中还必须弯腰低头才能进入。

     现在孙生二家的院门还没有安装上,站在院外面就能看到院内的一切。院子中孙生二起的也早,已经站在院里打太极拳。

     程有才把电动车停在院门口的钢架前面,他在电动车后备箱中拿出一条生锈的铁链,把电动车轱辘和钢架锁在一起,锁好电动车后他钻到钢架下面,走进院里。

     孙生二是个秃头,脑袋上有像青苔一样的毛寸,他很是清闲的水泥铺成的地面上,一招一式缓慢的打太极。

     大清早看到程有才来了,孙生二他有点惊讶的问道:“有才,你这么早就来了干活?”

     程有才靠近孙生二,一路上想的话到了嘴边又不知该怎么开口,像个傻子一样的站在旁边看孙生二打太极。

     孙生二看了程有才一眼,觉得有些异样,停止了动作,看着程有才说:“有才,你这昨晚上是不是偷牛去了,怎么累成这副怂样子。”

     程有才不说话。

     孙生二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想休息一天?你想休息的话就休息吧,看你这样子别出来什么岔子,只要年前盖好就行。”

     程有才本来是苍白的脸,现在憋的有点通红,在孙生二面前他没什么底气,从骨子里就觉得在孙生二面前有低人一等的感觉。而此刻他想找孙生二的女儿孙小佳,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那个……这……”

     程有才这时紧张的说话有些结巴,脑袋却变得很清醒。

     “你要说啥,快说,竟耽误时间。”

     孙生二露出不悦的表情,说话语气也不耐烦了。

     程有才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不敢和孙生二的眼睛对视。他低着头还是吞吞吐吐的说道:“你女……儿,在……在家吗?”

     程有才说完话抬头看了一眼孙生二后,又慌张的低下头。

     “小佳?”孙生二的声音提高了一些,满脸的疑惑。“你找她?”

     “我有点……有点事情想问她,她……”

     程有才这句话还没说完,北边屋子的棉质门帘被掀起一角,孙小佳穿着粉色睡衣露出上半身冲着院里喊道:“爸,你找我?”

     没等孙生二和女儿说话呢,程有才急忙冲着她叫道:“小……小佳,我……我找你?”

     “找我?”

     孙小佳从门帘后面走出来,她和程有才根本不熟,只知道是给自己家中盖房的,不解的冲着程有才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程有才向着孙小佳靠近了几步,指着孙小佳身后右侧的窗户,问道:“我那天看到你在这个屋里画了一幅画,是一个屠夫的画像,我想知道他是谁呀?”

     程有才这句话问完,孙小佳突然怔住了,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声不吭了。

     “什么屠夫画像?”孙生二好奇的问道。

     孙小佳僵硬的表情看向父亲,盯了几秒钟后,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清楚啊。”说完又看向程有才,问道:“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程有才心急的靠近孙小佳身后的窗户,指着窗户里面,说道:“那天你就是在房间这个位置画了一幅画,画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屠夫的模样,用铅笔画的,你再想一想。”

     程有才透过窗户还是看到了那个木质画架,只是画架上夹着一张白纸,什么也没有画。地面上几只画笔和几个颜料桶。

     “你不好好干活,干嘛偷看我,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孙小佳突然发了脾气。

     孙小佳这样一说,程有才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一时之间场面很是尴尬,毕竟他一个三十岁的人偷人家女儿,这要是传出去,以后都不好意思在村里呆了。

     “爸,你看你找的这个人,怎么回事啊,脑子肯定有病。”

     愣了几秒钟的程有才慌忙解释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那天在屋顶上干活累了,休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

     孙生二一脸铁青似乎根本听不进去程有才在说什么,严厉的质问道:“有才,你安的什么心?”

     程有才又慌忙跑到孙生二身边,低声下气的说:“叔,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在村里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今天来就是想说我看到您女儿画的那副屠夫画像之后,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月了,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屠夫拿着刀追杀我,每天晚上都是同一梦,我半个月没有睡好觉了。今天就是来问您女儿那幅画像画的是谁,我想问问清楚。”

     孙生二一脸狐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女儿又看了一眼程有才。

     “真的,我说的话绝对是真的,我要是说了假话让我干活时在房顶掉下来摔死。”

     孙生二双手背在身后,身上穿着白色的练功服,如果不是他脑袋上秃顶的话,还有点道家风范,就差手中拿个拂尘了。他目光盯着女儿孙小佳,只见孙小佳的脸蛋微微发红,并且缓缓低下了头,他心中就明白了大概。

     “小佳,你画没画过什么屠夫?”

     孙小佳低头不说话。

     程有才却是着急的在这入冬的天气额头都有了汗珠。‘扑通’程有才突然给孙小佳跪下了,说道:“我求求你了,我已经半个月没有睡过一次安稳的觉了,我就想知道屠夫是谁,然后找到他问下是怎么回事。”

     孙生二和孙小佳父女二人同时怔住了,被程有才这一跪给弄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有才,你这是做啥,快点起来。”孙生二把程有才的胳膊抓住,要拽他起来。

     “嗯呀!”孙小佳用力的朝着地面上跺了下脚,说道:“你先起来,我告诉你屠夫是谁?”

     程有才急忙站起来,问道:“屠夫是谁?”

     孙小佳眉毛挤在一起,有点无奈的说道:“我是画了幅屠夫画像,但我也不认识那个屠夫呀!”

     “你不认识你也应该见过他吧,你告诉我在哪里见过他也行。”

     孙小佳转身要进房间,说道:“你跟我来。”

     程有才所指的窗户房间是孙小佳的画室,房间内很空,没有摆放任何一件家具,只有画板和颜料桶,还有角落里的一个旅行箱。

     孙生二站在画室门口犹豫了下,皱着眉头似乎是不想走进女儿的画室,他向程有才问道:“有才,我外面的房子盖好还需要多长时间?”

     没等程有才开口呢,孙小佳着急说道:“爸,你要是嫌弃我画室的话,我现在就走,也不用等房屋盖好我搬过去了。”

     孙生二没有说话,脸色不是很好看,硬着头皮走进了女儿的画室。

     孙小佳把画室内角落的旅行拉杆箱放倒在地面上,箱子是密码的,她在黑色密码盘上拨了几下,拉杆箱如敞开的花瓣分成两部分倒在地面上。

     旅行箱内放着几件叠好的衣服,在衣服的最上面放着一个黑色木质相框,相框是扣在衣服上的。孙小佳把准备把相框拿起来时,孙生二突然上前几步冲着女儿呵斥道:“你……你把你母亲遗照拿上做什么?”

     孙生二的脸也憋得通红,心中似乎压抑了很久,如洪水暴发一般冲着女儿破口大骂。

     “你这一天竟是胡闹,好说歹说给你托关系找的工作不去,非要学什么狗屁画画,这有个屁用,能养活了你自己吗?我不能养你一辈子。”孙生二越说越激动,伸出胳膊把木质画架给打翻在地上。

     “叔,消消气,消消气。”程有才没有想到竟然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用你养我,我只希望你记得我妈的样子就好,我妈去世这么多年,你还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吗?”孙小佳俯身把相框拿在手中,转手把相框放在胸前,说道:“爸,你看这就是你所说的我妈遗照。”

     “啊!!”程有才被相框中的照片给吓到了,他倒吸一口冷气,直觉的脑袋发懵,手心直冒冷汗,哆嗦的叫道:“这……这是屠夫的照片?”

     孙生二没有像程有才表现的那样异常,他只是很惊讶的问道:“这是谁?你妈呢?”

     孙小佳手中相框里面的照片,正是一直出现在程有才梦中的屠夫照片,满脸的络腮胡遮住了一整张脸,只露出像猴子一样的小脸。看上去凶狠的目光,宽大的鼻梁,很厚发黑的嘴唇,更像是一个野人。

     “是啊,我也想问你,我妈呢?”孙小佳一脸傲气的注视着父亲孙生二,疑问道:“我妈的遗照不见了,你难道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