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深海咒歌
        “我当时撕心裂肺的叫着,眼睁睁的看着贝克船长被海浪吞没,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里皮又深吸了一口烟,重重的叹了一声,“最后我也掉进了海里,醒来时已经在岸上了,周围和海面上还有很多同伴的尸体,我想我大概是唯一一个幸存的人了吧。”

         海风吹过里皮沧桑的面孔和他略显凌乱的头发,海鸥从他的头顶飞过,周围是他一群朝夕相处的朋友,感觉这样的场景又回到了二十年前,当时贝克船长也像他那样站在船头,叼着一根烟,而他像一个无知的孩子一样询问他各种问题,贝克船长耐心地帮他解答,周围的其他水手忙碌的忙碌,休息的休息,里皮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只不过现在站在船头的是自己,而其他人都不一样了。

         “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的收成不好吗?”里皮突然转移了话题,他问洛佩兹。

         “这个……是因为天气原因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太阳了。”

         “不,仅仅是因为天气不好不会什么鱼都捕不到,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总感觉这件事和当年那颗紫色的陨石有关。”里皮的眼睛顿时深邃了起来。

         “你说那颗陨石坠落在了光明山里,虽然这里距离光明山不远,但为什么离光明山更近的斌科渔村附近的海域没有收到影响呢?”

         “我不知道,但这种感觉很强烈,也许只是我对二十年前的事放不开罢了。”里皮自嘲般的笑了笑。

         洛佩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这种事可能还是要靠自己去看开。他把目光移向了海里,海浪涌动,从远处看海面一片蔚蓝,从近处看白色的浪花很是好看,但谁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变成恐怖的“怪兽”呢。

         “船长快来看。”洛佩兹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惊呼道。

         里皮朝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片一片的白色物体在海浪中时隐时现,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们每浮出一次水面都闪烁着刺眼的光亮。里皮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些都是鱼,他们一直渴求的东西,而且从鱼鳞的光泽看应该是比较稀有的深海银鳐,可是为什么生活在深海的鱼会出现在海面上,还是成群出现,里皮的脑子里首先想到这个问题。显然洛佩兹看到它们比里皮兴奋多了,他立刻去叫醒了其他船员,叫不醒的直接“动手”了。

         船员们刚刚被叫醒时都还很迷惑,一听到有鱼了马上也跟着兴奋了起来,这么多天都没打到什么东西今天终于转运了。还没等里皮下命令他们就都开始忙碌了,有人先把船开到鱼群附近,其他人则开始拿出渔网捞鱼。

         第一批银色的深海银鳐被打捞出水面,渔民们唱着他们平时打渔都会唱的歌谣,时隔多日丰收的喜悦再次弥漫开来,汉斯兴致勃勃的谈论他们晚上回去该做什么菜,他是村子里有名的厨师,在有重大聚会时他都是主厨的角色。

         汉斯还在考虑回去要不要举办一次全村的聚会,庆祝今年的第一次大丰收,一只银鳐脱离了渔网跳到了汉斯的脚上,他低下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又转身去看渔网里的鱼。“船长!”他惊呼道。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里皮眉头紧皱,他命令船员们都停下来,看着被捞到深海号上的一个个死鱼,里皮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疑惑越来越深。这种鱼在深海虽然算不上稀有,但是什么让它们成群的死亡,他拿起了一条,上面没有任何伤痕,它们好像是被某种力量一下子全部夺去了生命,然后被海水冲了上来。

         洛佩兹疑惑的看着这些死鱼,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涉世不深的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其实就连里皮也一样,但他们都清楚这些鱼一定不是因为自然原因死亡的。疑惑归疑惑,捕到鱼而且是很多鱼的事实是不会变的,很多神经粗大的船员根本不管这些鱼是怎么死的,他们只知道这些鱼能吃,带回去村里人一定会很开心的。里皮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下,最后也无可奈何,现在村子里的现状已经不能容许他们挑剔了,于是下令继续打捞。欢乐的歌谣再次在船上响起,而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在深海飘扬的咒歌。

         兽族部落,在那里有一处禁地,有一个关于这个禁地的传说一直在部落里流传。几乎所有的兽人都听长辈说过部落以前受到过一个怪物的破坏,他们把它叫做辛德莱克,虽然最终辛德莱克被打败了,但它还没有死,而是逃到了吉克斯火山里,历届大祭司都会在每年的复活日对这座火山施加魔法,压制辛德莱克再次复苏。

         这终究还是一个传说,部落里很多人都质疑它的真实性,只有大祭司才知道它是真是假。哈克斯和几个部落长老站在吉克斯火山下,吉克斯火山是一座十分活跃的火山,今天是它难得的安静日,即便是这样火山口还是会不断地流出炽热的岩浆。火山上空乌云密布,交叉的闪电几乎照亮了天空,整个场景像是到了世界末日,确实兽族部落现在已经接近末日了。

         哈克斯——兽族酋长兼大祭司,此时他站在山脚下,身边是他的两个最忠诚的手下,站在他右手边的是巴特,部落里最善战和好战的兽人,左边的是阿道夫,身高将近四米,巨人中的巨人。他们两个人毫无表情的站在哈克斯两边像一对护卫,随时听候主人的命令,相比之下哈克斯身后的几位长老显得惶恐不安,要知道现在他们的脚下可能住着曾经差点就毁灭整个部落的怪物,虽然他们都不知道传说是不是真的,但无形的恐惧还是摧残着他们。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哈克斯要带自己来这种地方,难道在死亡之地会找到拯救家园的方法。

         哈克斯缓缓转过身,两个侍从也跟着他转了过来。他面对着几位长老,表情凝重的说:“我知道各位在想什么,我也知道各位的疑惑,我身后就是吉克斯火山,著名的死亡之地,同时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他紧握粗糙的拳头。

         此话一出,议论声更大了,大家都对部落的未来忧心忡忡。“咚咚咚。”哈克斯用手杖重重的敲打坚硬的火山表面示意安静。“我可以告诉你们传说是真的,这里住着一个怪物,它的名字叫辛德莱克,就在我们脚下。”看着满脸惊恐的一群兽人,哈克斯竟然有点诡异地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们大可不用担心,再强大的东西在他沉睡时也软如无力,我们伟大的祖先早已封印了它,我每年按照惯例也会加固封印。我想你们还是很想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

         哈克斯又转过身去,脚每动一步都要动一下手杖,他一般都驼着背,加上盖头的披风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弱不禁风老头,但大家都知道他有多强壮,毕竟一个光会魔法的病老头是当不上酋长的。他向四周看了一圈,把目光转向了一处巨石,哈克斯右手张开伸向那处巨石,从他手中发出一道紫色的光束,他开始使用魔法了。巨石在光束的催动下表面开始出现裂缝,之后裂缝越来越大,随着一声巨响,将近五米高的石头变得四分五裂,露出了巨石脚下隐藏着的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