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风暴前夕
        又是一个阳关普照的早晨,全新的一天开始了。洛佩兹在自己的茅草小屋中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从窗户看了一眼刺眼的阳光,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的洗漱后,他把昨天剩下的饭菜当做早餐,然后拿上渔具出门了。

         洛佩兹住在一个海边的小渔村,家家户户以打鱼为生,生活对他们来说很简单。他们所有的经济和生活都和大海有关,组织村里的人外出打鱼是每天的必备行动,洛佩兹作为一个刚刚成年不久的男人,每天也都会跟随长辈外出打鱼。

         洛佩兹出发去了里皮的家,路上还和邻居热情地打了招呼。里皮是他们村捕鱼队的队长,所有外出捕鱼的人每天都要到他家集合。这是一个三十大几岁的男子,他很强壮而且经验丰富,总是可以知道在哪可以捕到更多更好的鱼。关于里皮还有一个传言,据说他曾经是一个水手,跟随他的船在全世界冒险,他们对抗海盗甚至和海怪战斗,但他们最终还是输给了大自然,船只遇上了风暴,猛烈的飓风和浩瀚的大海无情的带走了所有船员的生命,除了他。最后他被海浪冲上了岸,被这里的村民救下,然后就在这定居了下来,并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村民,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他的故事,充满幻想的小孩子都把他当成英雄,而洛佩兹就是其中之一,事实上虽然他现在已经成年了,但依旧像小时候一样崇拜里皮,而且一直相信他的故事是真的。

         捕鱼队的其他成员已经到了,洛佩兹是最后一个。“你迟到了。”队员们开玩笑的说。他也应和着笑。但里皮一点也笑不出来。这几天的收成一直不好,以前在他的带领下捕鱼队每天都可以满载而归,可这几天像是中了魔咒,鱼群突然不见了,这一周的捕鱼量还不如往常的一天。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一定不简单,他总是有不祥的预感,感觉会有大事发生。

         预感归预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里皮像往常一样带领着队伍出发了。在村子里,每家每户都有一艘小船,但捕鱼队用的是大船,是全村人攒钱共同买的,起名为深海号,因为他们都是去深海捕鱼的,那里的鱼更多更好。

         准备工作做好后队员们都上船了,“扬帆,启航”里皮队长或者说船长熟练地发出指令,现在比起渔民他们更像一群意气风发的水手。收起船锚,巨大的帆布展开,带着一群意气风发的水手深海号出发了,岸上站着的是为他们送行的村民,热烈的欢呼声在大海中传开。

         此时此刻在兽族部落。巨大的阴霾笼罩着这里,乌云浓密的阻挡了任何试图穿过的阳光,天空中的闪电如此猛烈和频繁,以至于可以像阳光一样把大地照亮,但它不会让人感到一点温暖,只有无尽的恐惧。在部落中心的一个最大的营帐,酋长和几位主要成员对自身面临的现状的议论已经吵得不可开交。现在兽族的世界已经越来越脆弱,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所有的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恐惧在部落里蔓延。

         “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必须想一些办法。”以为兽族成员双手拍桌猛地站起来说。

         “不是只有你担心部落,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另一位兽人明显要冷静的多。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干!”

         “这次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一定不简单,我们应该先把事情的根源调查清楚再下定论。”

         “调查根源?现在还有时间调查根源?在你用你那简单的脑子满世界找原因时每一分每一秒我们的同胞都可能会死去,等你找到了已经来不及了!”他表现的很激动,说话时左顾右盼希望有人可以支持他。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开太阳了,越来越多的植物枯萎,许多动物也莫名其妙的死去,干净的水源也越来越少,世界就像到了末日一样,我们根本不知道从哪入手。”

         “也许只是我们知道的世界,世界这么大,肯定还有没有被波及到的地方,我们或许可以组织部落集体迁徙。”

         “不行!”那位兽人立刻站了起来,“现在我们的部落很脆弱,能用的资源已经快用完了,还要集体迁徙,这太冒险了,会把我们逼上绝路的。”

         “我们现在已经走在绝路上了,比起你认为的不如冒险一试,至少还有希望。”他龇牙咧嘴,让自己原本外露的两对獠牙更明显,以示威胁。

         “我反对,未知的路途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可以让我们生存的地方,这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悬崖边上推,如果失败我们就真的没有退路了。”他也毫不示弱。

         两个人互相对峙,谁也不服谁。其他人都沉默不说话,这是关乎整个部落存亡的大事,谁也不敢乱说。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酋长哈里斯的身上。现在只有作为酋长的他有发言权了。这位酋长身高将近三米,而兽人的一般身高只有两米五,长着一身罕见的紫色皮肤,身上涂满了黑色花纹,背后的一对向上弯曲的犄角十分显眼,其中有一个断了一截。比一般兽人略小的脑袋下巴处已经可以看到一点胡须,看来他已经有一些年龄了,但依旧很强壮,双臂比其他兽人粗至少一倍。此时他身披一件带有黑色边缘和纹路的红色裹身披风,连在披风上的帽子盖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他弯着腰坐在椅上,伸出披风外的一只手拿着和他自己差不多高的法杖,法杖的主体都是木头,或者说更像随便捡来的一根比较大的树枝,显眼的是法杖上的一个骷髅头,看起来不像是兽人的,更像是人类的,骷髅的右眼上还镶嵌着一颗紫色宝石,左眼空空如也。比起酋长哈里斯看起来更像一位巫师,他也的确是一位巫师,是部落的大祭司,酋长和大祭司的双重身份让他在部落更有威严。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答复,哈里斯缓缓站起身,绕着桌子边走边说:“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假象,你家门口的一棵树,一个毫不起眼的石头,或者是你面前的人。”哈里斯继续绕着桌子走,其他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他的身上。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沧桑,但是刚劲有力,“也许这不是一次灾难而是上天给我们第一次机会,一次让我们去别的更好的世界的机会,那里的统治者脆弱而胆小,我们可以轻松地从他们手中把世界抢过来,建造属于我们的世界。”哈里斯诡异的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已经找到拯救部落的方法了,也许这是上天注定的,我们兽人应该得到更好的。都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