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只准吃一根
    “你是不是想背着我偷偷买两根布丁?”

     夭夭的忸怩姿态落在秦南的眼中,联系到之前她伸出两根手指头,顿时就明白她打的小算盘,望着她那羞红的脸颊,冷冷地说道。

     “我说过,一次只能吃一根布丁!”

     “可是你之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夭夭皱皱眉头,她还记得昨晚秦南被她折磨的不耐烦的时候,顺口说到的她可以随意吃冰箱的布丁,以此换来她乖乖去睡觉。

     夭夭最讨厌别人说话不算数的,像是出尔反尔的秦南!

     “那是我被你威胁的!”秦南的脸颊也微微泛红,昨晚夭夭非要吵着跟他一起睡觉,即使秦南勉为其难地想答应,但是在姑姑看来那怎么行?要是他们晚上没把持住,把这么小女孩的搞进医院,岂不是……

     夹在夭夭和姑姑之前的秦南,被吵得心烦意乱,只好签署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来安抚夭夭,她才答应去跟姑姑睡在一起。

     “小伙子,真没见过连个冰棒都舍不得买给女朋友的!”卖冰棒小商铺的阿姨显然看不下去争锋相对的两人,还只是为一根只值五毛的小布丁,简直是荒唐至极!阿姨对秦南的印象顿时跌入谷底,认为他就是个负心汉,要知道她儿子谈的那个女朋友,不单要房要车,连吃穿都要是名牌的。

     小布丁?她的那个未来儿媳才不稀罕!这样不爱慕虚荣、不贪图享乐、不纸醉金迷的好女孩,真是提着灯笼都找不到!

     “不是!”

     两人扭过头异口同声道,略显深沉与清脆的嗓音交织在一起,阿姨赫然是被吓着,呆愣地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她眼前的夭夭和秦南。

     “她在出门之前就吃过十根布丁,要是再继续吃的话,她的肚子会承受不住的!”秦南狠狠瞪一眼夭夭,毫不犹豫暴露她是个大胃王。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夭夭皱皱眉头,显然对自己在俗世的身份被他人三番五次的误解而不耐烦。

     “吃一根就吃一根!”

     夭夭气鼓鼓的第一张纸币给阿姨,从她的手中接过早已拿出来许久的小布丁,那道奶白色的塑料外包装布满细细的水珠,一如夭夭的双眸那般熠熠生辉,布丁被她从包装袋中扯出来,气鼓鼓的小嘴巴,狠狠地咬下布丁的一般,像是手中攥紧的不是冰棒棍,而是迷你版的秦南本人。

     “好了,我们走吧!”秦南的手机铃声顿时一阵大震,被标记成滴滴司机的陌生电话亮屏跳动着,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试探着鸣笛。

     “我们要去哪儿?”

     夭夭小心翼翼地伸出粉舌舔着小布丁,在这知道这根布丁是她今天上午唯一一根之后,她越发珍惜现如今来之不易的享受。

     秦南本打算让她一天都不允许吃布丁,小孩子吃这些人造奶油多了对身体发育不好,但是也害怕恼羞成怒下的夭夭,赏给他什么掌心雷亦或者神火,权衡利弊下只好要求她半天不许吃。

     看着夭夭伸出舌尖去舔布丁的那副诱人模样,秦南下意识地咽咽口水,他的脑海不自觉联想到在不远的东边某个神奇国度盛产的******顿时鼻间一热……

     “你怎么流鼻血?”

     夭夭好奇地问道,她似乎并没有看到秦南身上有任何的隐伤,却突然之间鼻窍流血,难道是之前的掌心雷将他打出内伤?

     那怎么可能!

     夭夭吮一口冰棒棍边快要滴落的奶油,懒得摇头否定道,那掌心雷看似是她随意而为之,却是她在摸清秦南的根骨之后,知根知底下赏给她的。

     “哦,或许是今天早上碰到的隐伤!”

     秦南连忙拿出纸巾将鼻血止住,他总不能说,是因为看她那无心之举却异常诱惑的舔舐,体内的邪火突然被邪念引得“怒发冲冠”,他可以毫不犹豫确定的是,一旦他真正说出实话,恐怕一时间就没有好果子吃……

     “是吗?”夭夭得意洋洋地撇撇嘴,人族还真是懦弱……

     “小伙子,火气很大啊!”

     司机是个大叔,刚刚在秦南俩上车时,好奇的目光通过后视镜打量着,毕竟一个如此衰样的男孩,却带着个如此清纯脱俗,甚至是貌若天仙一般的女孩,着实不得不让人多注意一些。

     “你们是情侣吗?”

     大叔试探地问道,搭在方向盘的手臂却是移到车窗边,侧过身来眼神审视地望着秦南。

     “才不是!”

     夭夭狠狠地咬了咬冰棒棍,虽然她很留恋那布丁的奶香味,但是这根木棍显然是被她咬的不成样子,秦南二话不说就从她的嘴边夺过来,随手扔到一边的垃圾桶内。

     女孩哪能够养成如此坏的习惯,更何况是个妖王小狐妖的身份!

     “不准将木棍或者筷子咬在嘴中!”

     秦南叮嘱道,小时候的他,在等待饭菜上桌之前,无聊的时光总会招惹他的调皮,那被他紧紧攥在手心的筷子,自然是被他咬在嘴中各种摆弄,却没想到次次都被他的爷爷拿着筷子狠狠敲一下脑袋。

     “放下来!”

     爷爷那颇为威严的,似是将军下达命令一般的要求,再加上脑袋传来的阵阵疼痛,秦南只好老老实实从嘴中拿出筷子来。

     “大叔……”夭夭皱皱她那小俏鼻,手指间沾染到那融化流下的奶油变得颇为粘腻,似乎让有些洁癖的夭难以忍受。

     “我可不是小孩子!”夭夭嫌弃在秦南的黑衣擦着手心,面无表情的脸颊上没有显露丝毫的愧疚与嬉笑,似是拿着秦南的衣服擦手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

     显然,被个如此清纯可爱的女孩说成大叔,司机的内心是崩溃的,现在明明老少配如此盛行,他们俩恐怕是彼此间相互怄气的情侣,自己还是太多心敏感,没想到自取其辱被人家女孩嫌弃……

     秦南庆幸自己在出门之前给夭夭多穿一件衣服,不然以她身上那一件单薄的衣服,在车窗外涌进来的呼啸狂风,保不定就掀起她衣服的一角,露出一抹诱人的春色。

     两件衣服的一起穿着,即使夭夭的上身是镂空的,在衣服的遮掩下也难以发现其中的诡异,倒是避免他人不怀好意的窥视。

     距离那卖衣服商场的路程并不远,以出租车的起步价不一会儿就到路边,秦南不顾夭夭的嫌弃与挣扎,猛地将念念不舍坐在出租车内,享受着空调凉爽的夭夭拉下车来。

     “快走!我们去给你买衣服!”

     秦南瞅一眼满脸不情愿的夭夭,见到她并没有因为之前鲁莽的拉手而生气,顿时心安理得轻轻地捏了捏她那柔若无骨的掌心。

     不远处就是个卖衣服的大商场,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秦南并不担心夭夭会突然暴走,她似乎在找到他之前在这俗世内待过,算然说不上了解多少,但是连对政府都会有些棘手,说明她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一旦发生灵异事件,不单单他会被抓去好好审问一下,恐怕最倒霉则是她这个罪魁祸首。

     “好热!”

     夭夭不依道,竟然敢让身为一方妖王的她,赤裸裸暴露在烈日炎炎下,手中还没拿着一根布丁轻轻吃着,其罪本应当诛,不过夭夭看着周围人来人往,颇为“贴心”的替秦南免除这一惩罚。

     “若下次再犯……”

     夭夭心头嘀咕道,本着施舍秦南最终一抹尊严,不在众人眼前丢他的面子而感到万分的欣慰,遇到她这般心地善良的小狐妖,实乃是他的一生之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夭夭突然又想起,今天早晨临出门前的被秦南狠狠揍屁股的惩罚,心头顿时一阵惊慌失措,一股异样从她那还隐隐作痛的臀部悄然泛起。

     夭夭抿抿嘴唇,反而心头一阵恼火,她怎么会生出一丝害怕的心思,她可是一方妖王,竟然会被个人族男孩的打屁股而吓倒,实在是……

     夭夭越想越气,可是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赏给他个掌心雷,他一定是握住她的忌惮,方才如此大胆不经同意拉起她的俏手,一定是的!羞红着脸颊的她,恼羞成怒地踢秦南一脚,却被他抬脚的瞬间轻易躲过,气得她连这脚下的柏油路也一同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