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我可能遇到假的狐妖
    夭夭抿抿嘴唇,看一眼站在她眼前故作期待的秦南,放下玻璃杯走到秦南眼前站定。

     郑重其事像是在进行个肃穆而骇人的仪式一般,夭夭一本正经地轻轻闭上双眼,而秦南也礼貌性的地坐直身体,他倒想看看这小鬼能够做出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然后……

     他那递到嘴边的玻璃杯蓦地从掌心掉落在脚下的瓷砖上,深红色的农夫果园果汁洒了一地,他那原本就略显宽大的嘴巴,渐渐以一种树懒的速度张开,然后就再也合拢不上了。

     夭夭嘴中念念有词,吐露的音节更像是寺院内呢喃的梵音,其中更是有些极其玄奥和晦涩的言语,秦南听起来就像是打着某种节拍的歌声,每个音节都有其独特的腔调以及音调,优雅却又婉转。

     原本秦南百折不挠的精神竟然受到一抹扰动,犹如琴弦被拨动一般,他像是经历过醍醐灌顶的感觉,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却偏偏像是一本连环画般闪过无数诡异的画面,等到他想要细观时却又捉摸不透。最终画面终于静止下来,秦南却见到一幅从未见过的像是西方的油画,他看到各种闪电与耀光冲天而起,顶天立地的巨人轰然倒下,巨龙的翅膀在风中化为灰烬。他还看到八卦与太极此起彼伏,御剑飞行的道士反手成千上百道道符,肆意挥洒的剑光斩天灭地……

     而在夭夭的脚下,一道道紫色的玄奥纹路渐渐收敛在她的周围,随着那种怪异的吟唱结束时,她的双手蓦地交织在胸前,迅速结起一道令秦南眼花缭乱的印记,那先前盘踞在她脚下的玄奥纹路,犹如花枝招展一般顺着她的双腿攀附,直到将她整个人像是结茧般被包裹在内……

     秦南像是个眼界高远的欣赏之人,在这幅极具魔幻色彩的油画面前,俯视着像是末日降临一般的混战,而在眼前的那道摄人心魄的紫芒渐渐消失之后,秦南原本混沌不堪的脑海终于清醒过来,之前那闪过的无数诡异画面,只留下一片片模模糊糊的印象,倒是那幅油画,却像是镌刻在他的脑海中般十分清晰。

     “你现在相信了吧?”

     之前那将夭夭包裹起来的纹路,此时犹如抽丝剥茧般从头到脚徐徐消退去,而以高傲姿态走出茧内的夭夭微微眯着双眼,眼神略有些得意洋洋,却是不瞧怔怔地站在原地的秦南一眼,此时的她像是被地主压迫的农奴一般,终于翻身把歌唱,眼神更是带着对秦南深深的鄙视。

     谁让他之前那般小瞧她!

     “你……”恍然回神的秦南微微眯着双眼打量一番昂首挺胸站在他眼前的夭夭,却没有由来的猝然一笑,“你真的是狐妖?”

     “那是当然!”夭夭睁开双眼,斜视一眼秦南,“怎么?开始后悔之前的无礼?”

     “没有狐耳与狐尾的狐妖,算得上是狐妖吗?”秦南耸耸肩,无可奈何地说道。这小女孩肯定是在耍他玩的,什么狐妖,分明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倒是之前的表演以及魔术挺精彩的,恐怕也是练了很长时间。

     “你的魔术很精彩,如果哪一天离家出走玩腻了,不如去表演魔术!”秦南顿了顿,“很有钱途的!”

     “什么!”

     刚开始,夭夭还以为秦南是放不下面子,不愿意低头认错,故意表现的毫不在意或者故作镇定,但是等待片刻之后,她突然发现事态的严重。

     “我的狐耳呢?我的狐尾呢?”

     夭夭像是丢失最珍贵的宝物一般,惊慌失措的一手摸着自己的头顶,一手摸着自己背后,却根本没有发现狐耳和狐尾的踪影,像是它们从未出现过。

     “我……变不成狐妖了!”

     夭夭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嘴边不断嗫嚅着,自己的身材也没有变成之前那般惹火,自己根本就不是个狐妖,更不是妖界的妖王!

     “小南,怎么回事?”从客厅传来姑姑的问话,她似乎听到这房间内有哭闹声传出来,以为是秦南在欺负人家小女孩。

     “没事,没事!”

     秦南一边应道,一边比划着噤声的手势,想要夭夭安静下来,但显然想让个娇蛮女乖乖听话,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信你!我信你是狐妖,行吧!”

     一计不成,秦南只好再换一计,会闹出这么大动静,分明他要证明夭夭小狐妖的身份,现在他选择相信,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真的?”夭夭小声啜泣,“你真的相信我是狐妖?”

     ?“怎么会不相信呢!”秦南嘿嘿一笑,“之前只不过是逗你玩的。”

     “就知道你不相信!”

     夭夭原本脸颊上泛起的喜色顿时消失不见,只见她撅着嘴,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不过,还能够证明我是妖界妖王!”

     夭夭顿时斗志高昂起来,之前的懦弱与委屈像是烟消云散一般,现在的她又重燃起证明自己的希望!

     “只要我动用‘言妖之力’,你就会明白我真正的身份!”

     “不会又是什么魔术表演吧!”秦南倒是毫不在意,只希望这次的魔术表演能够更华丽一些,毕竟刚刚的太短暂,也不太够酷炫。

     言妖之力?听起来倒是蛮像一回事,至少不像是低成本动漫中起的烂招式名!

     “不会!”夭夭突然望着秦南,贼贼一笑,“我也会让你亲身感受一下!”

     贼贼一笑?

     他分明看到小女孩嘴角的咬牙切齿,即使秦南跟女孩没什么过多的接触,也知道那是即将暴怒的征兆。

     “既然我都信你了,我就没有不要感受一下!”

     秦南本能反应往后挪挪身体,对于有着自己无法理解或者危险的事物,每个人都是本能的警惕与忌惮,他也不例外!这夭夭分明是打着证明自己的幌子来好好惩戒他一番,以解之前的心头之恨,这是娇蛮女一贯的行事作风。

     纤细而娇嫩的小手,神火在指间若隐若现,甚至跳跃着,无声无息却毫无凭借地燃烧在指尖,还未等到一脸惊骇的秦南想要转身逃跑时,夭夭的五指蓦地挥向秦南,五道神火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飙射向准备着逃跑的秦南背后。

     顿时,一阵黑烟滚滚从整个人像是被碳烤过的秦南身上四起,他的头发被烧焦成像是非洲的卷发,整个脸黑黝黝的,像是突然间转变人种,像极来自非洲的黑人。

     一身的黑衣倒还是那副样子,只是到处都是破洞,边缘更是变成缕缕破布,裤边更是被烧成成片成片的,这身搭配还不错的衣服算是彻底报废。而那双刚穿没多久的黑白相间运动鞋也变成黑鞋,鞋底融化,秦南显得格外白嫩的脚丫从裂开的鞋边钻了出来!

     秦南一张嘴,一道浓烈的黑烟就从他的嘴中喷出来,犹如冒黑烟的烟囱一般。

     “我可能……遇到假的……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