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第二章妈妈的故事

     德弗老师的美貌让这帮孩子都老实了下来,从来上课没有这么安静过。

     梵登斯的学校只学两种科目,一课历史、一颗语言。历史分星际历史和梵登斯历史,语言分梵登斯语和系外语。

     梵登斯语言在500年前跟地球语通用了,其实并不是改了语言发音和文字,只是在梵登斯人和地球人大脑语言神经中,附着了文字语言识别宿体。你只要把自己星球的语言学会了同时就可以听懂看懂另一个星球的文字语言。

     这个宿体是由一个叫拉菲奇.德弗博士的人编写发明的,这个人就是德弗老师的祖父。

     因为梵登斯星球没有可以利用的矿产资源,而地球的资源正视梵登斯所需要的,这两个星球就建立了长期贸易往来。

     所以语言通用非常重要,在梵登斯和地球上都有拉菲奇.德弗博士的雕像,连石头瓦卡都没有雕像。

     100年前瓦卡给自己做了一个雕像摆在明塔区广场上,被人们推到了,理由就是你还不够资格,只有在两个星球以上做出贡献的人才有建立雕像的资格。

     地球就不同了,到处都是雕像,有时候梵登斯人开玩笑说,地球上的雕像比我们星球的活人还多。应该称雕像星球,瓦卡是生错星球了,他应该去地球做老大。

     这事让瓦卡郁闷了好多年,一直想做点什么能为别的星球做上贡献。为这事饺子瑞没少吃苦头。可到现在瓦卡也没能实现这个愿望。但是听说他在自己的卧室里给自己竖了个雕像,每天睡觉前都要欣赏上很久才能安睡,也不知道真假。

     梵登斯没有晚上,只有黄昏,所以这里的植物长得很茂盛,也不需要电或其他能源,因为梵登斯每家都有守护灵体,守护灵体可以提供日常需要的一切能源。

     为此在一千多年前地球人还发动过一次跟梵登斯的战争,就是为了这个守护灵体的能源,这个时间在梵登斯历史书上有记载,给梵登斯和地球人留下了沉痛的伤痕跟回忆,但随着时间慢慢的被两个星球的人淡忘了”。

     贝诺从课本上看到这段历史后,很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因为课本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只是一个大概,没有详细的描述。要想看到这段历史详细记录只能去大图书馆的资料中心。

     但贝诺还不能进入资料中心,只有毕业了才可以进入资料中心,贝诺还得再过三年才能不受限制。

     这天贝诺放学回家就去找妈妈,想从妈妈那里了解点相关梵登斯和地球这场战争的事情,贝诺来到妈妈的房间,妈妈正坐在椅子上制作一盆植物,贝诺对妈妈说:“妈妈,你知道一千多年前我们与地球人的那场战争吗、”

     妈妈放下手里的植物,对贝诺说:“知道呀,你们课本里不是也有提到过嘛”

     贝诺说:“提是提了,但是很粗略,没有详细描述,我很想知道更具体的”

     妈妈说:“这个只能等你毕业了自己到图书馆了,妈妈帮不了你”

     贝诺开始对妈妈撒娇,可怎么缠着妈妈还是说:“不行,我告诉你的会有偏差,那样你会错误的判断或受到我的影像,这个知识只能你自己获取”

     贝诺很沮丧的说:“好吧”准备离开妈妈的房间。

     妈妈叫住了贝诺说:“莉丝你过来,妈妈可以给你讲个你更想听的故事”

     贝诺问:“什么故事”

     “是关于可可的故事”妈妈说。

     贝诺一下子跳到妈妈身边激动的说:“真的,你现在能告诉我了,为什么我的亚克和别人的都不一样”

     妈妈点了点头,让贝诺坐在自己身边,开始讲关于贝诺的宠物亚克的故事。

     “在你十岁那年,我到亚克猎手多伦家族去给你买亚克,这个多伦家族是我们赖坎区的亚克猎手。梵登斯一共有六个区,每个区的亚克不同,每个区都有一个专门抓捕亚克的家族。

     抓捕的技能是这个家族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就算别人学会了也是抓不到亚克的,因为他们家族的人有种特殊的能力,他们的用眼睛能发出一种眼波,这个波是能看到的,每个家族的眼波不一样。

     多伦家族是一种白色螺旋的眼波。那天我带着你的齐罗盘去多伦家族”

     贝诺问:“什么是齐罗盘?”

     “齐罗盘是妈妈生你的时候,你就是挂在这个上面出生的,形状像我们用的盘子,是提供胎儿营养的,我们每个女人体内都有齐罗盘,只是数量不同,有几个就能生几个孩子。

     妈妈肚子了有四个,所以我就有四个孩子,孩子出生后妈妈就会把这个孩子的齐罗盘收齐来,等到十年带着去找猎手家族。

     我在去多伦家族的路上遇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我们区的人,我觉得她也不是梵登斯人”

     “那是什么人?”贝诺问。

     “应该是个地球人,她穿了一件青色长袍,脖子上挂的项链我也从没见过,是一种很亮的链子,可能是叫金属,当年你爸爸提到过地球人在地球生活的装扮,我见过的地球人都穿着很厚大的衣服,头上戴着透明的头盔,我只见过他们的脸,所以我猜她可能是地球人”

     “你说爸爸见过,爸爸是怎么见过的?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贝诺激动的问。

     妈妈说:“别急,妈妈都会告诉你的,你爸爸是个很爱妈妈,很有责任的人,他是当年六班团成员”

     贝诺惊叫了一声:“什么,我爸爸是六班团护卫?这是真的吗?”

     妈妈说:“是真的,六班团是每个区从中选出最漂亮的男人然后进行选拔,你长的这么漂亮就是遗传了你爸爸。当然也遗传了妈妈。。。”

     贝诺哈哈大笑起来,妈妈接着讲:“我们梵登斯的男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后,第三天就跟他的亚克合为守护灵体,这个灵体只能妻子看得见摸得着,其他人包括自己的孩子都是看不到的。我们家所有的能量都是你爸爸在提供,虽然你看不到爸爸,但爸爸每天都在守护着我们,提供我们生活的能源。现在你爸爸就坐在我们身边”

     贝诺站起来四处看什么也没看到。

     妈妈接着说:“这种能量只有守护灵体才有,你刚才问我关于梵登斯人和地球人的战争起因就是因为这个能量。

     地球人他们的星球资源越来越少,一千多年前他们面临资源枯竭的危险,虽然他们发明了大型计算器可以用来替代地球人工作,但维持计算器运转的能量越来越少,地球人想了很多办法,都解决不了永恒能源这个问题。所以地球人发动了这场战争,当时双方都死了很多人。

     贝诺问:“那这场战争是怎么结束的呢?”

     妈妈说:“据说是被一块带有磁力的石头干扰了地球人的武器,地球人就撤离了梵登斯”

     妈妈接着讲:“梵登斯有个湾,叫亚克湾,所有的亚克都来自这个湾,地球人撤离后亚克湾被他们的武器污染了。

     亚克也就抓不到了。小孩在十岁之前的血液是自己制造的,十岁开始就不能自己制造了,要靠着亚克每年换一次血液。

     我们每个区人血的颜色不同,我们是白色的,还有黄的、蓝的、绿色的、金色的、银色的六种颜色,没有了亚克,那年十岁的孩子都死去了,一直持续了十年,梵登斯几乎没有下一代,在下去我们就灭绝了。

     据说亚克湾出现了一种藤,亚克湾的污染被这种藤给除去了。

     妈妈接着说那个女人,她就站在路边。看我过来她就迎上来对我说‘你是去买亚克的吧,你给我看看你的齐罗盘’

     我就拿出你的齐罗盘给她看了看,然后她递给我一颗珠子黑白混合的小珠子,又说‘等猎手放出眼波时,你把这个珠子抛到空中,抛的越高越好,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说完就走了。然后我就到了多伦家族。

     我现在把这个秘密交给了你,我想这件事是你的事,你几年十二十岁了,应该懂得保守秘密的重要性了,所以今天我才给你讲了可可的事情”。

     贝诺说:“嗯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妈妈,我保证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妈妈接着说:“猎手卜锲带我到了亚克湾,他站在湾边开始放出眼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相信那个女人说的话,就把那个珠子用尽最大的力气抛到天上,你猜怎么了?”妈妈停下讲话,神秘的看着小贝诺。

     贝诺急的直摇头说:“不知道,你快说”

     妈妈说:“湾的中间冒出一个很大很大的白色圆环,慢慢的往上升又慢慢的缩小,我和猎手卜锲都看愣了,他都忘记抓捕了。

     那个圆环缩到现在可可这么大就停止了,卜锲这才意识到要抓它,他刚准备抛出齐罗盘,那个圆环突然不见了,卜锲一下子跳到湾里找,我也着急了,如果抓不到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我就朝着卜锲喊,本来是要喊卜锲的名字,我一着急把你的名字喊出了了。

     这时那个圆环突然又在空中出现了,卜锲瞬间把齐罗盘掷出去,那个甜甜圈就到盘子里了”说完妈妈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