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身为兄长
        子弹带着破空之声,穿透他的左腿。哥哥忍着痛,艰难地向前走着,但速度还是因受伤不可避免地大幅度减慢,后面的追兵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再往前一点,就一点就可以了。哥哥这样想着,跑到了另一条街道。

         “可以了,已经到了。”哥哥的速度更慢了。后面的追兵一步步的靠近。

         “再靠近一点,再靠近点,就是这里!”哥哥举起手枪,上膛,对着街道一旁开枪。

         瞄准的对象,是一个燃料罐。

         子弹击穿铁皮,溅出的火星一瞬间点燃了整个燃料罐,下一秒,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爆炸的冲击刚好将附近的追兵震倒,爆炸的高温火焰也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一时间响起一大片因痛苦而哀嚎的声音。

         “这样一次可以减少不少的敌人呢,但是子弹不多,要节省着用。其他地方的人应该还在朝这里集中,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处理一下伤口吧。”哥哥躲到一个掩体后,拿出药瓶,倒在自己的伤口上,然后开始基本的包扎。

         伤口处理好后,下一批敌人追了上来,哥哥又用同样的方法,点燃了另一侧的燃料罐。

         仔细一看,这些罐子的位置放的非常有规律,放置在街道两旁的小巷中,敌人不靠近根本不可能看到,但看到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

         “果然,留着这些易燃易爆的东西还是挺有用的嘛,虽然当初并不希望能用上。敌人越来越多了啊,呵,那就来尝尝我花了一个月来布置的陷阱滋味如何吧!”哥哥因为腿上的伤,吃力的前进着,布置的陷阱帮他解决了不少的追兵,也大大减缓了敌人的速度。

         与此同时,上空的直升机内,飞鹰正看着地面发生的一切。不断升起起的黑烟和高大的建筑物使他无法瞄准。

         “高效的利用了地形优势,不错的战术,可惜了是敌方啊。这个宽度,直升机应该能进去的吧,喂,把直升机开进街道上空。”

         地面上,哥哥在用同样的方法不断阻挡着敌人前进的脚步。有了前车之鉴,敌人行动更加小心,伤亡也减少了,但是行进速度也更慢。

         “敌人走的更慢了啊,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计划顺利的话我也可以很快离开这里,希望不要出什么差错就好。”哥哥这样想着,耳边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难办了啊,怎么忘了这个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办了,看看能不能成功吧。”哥哥加快步伐,手在背包里掏了一会儿,拿出一个东西握在手里。

         直升机慢慢向哥哥靠近,风声在耳边响起。

         飞鹰端起狙击枪,瞄准了哥哥的脑袋,说:“不错,是个人才,本来想抓你回去的可是,干掉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让你活着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啊,那么,做好觉悟吧。”

         “呵,是么?是该谁做好觉悟,还不一定吧?”哥哥突然停下,转过身,将一个东西扔上天空。

         “什么?手雷?”飞鹰看清了,是一个漆黑的手榴弹。

         “搞什么,想用这东西摧毁直升机么?他觉得武装直升机就这么弱吗?等等,他的目标不是直升机,难道?”

         飞鹰看到,手雷并不是朝着直升机来的,手雷扔到了直升机旁一栋很高的楼的某一个窗户中。

         紧接着,楼内发出爆炸的声音,而且不止一声,之后就是一连串的爆炸声,而且爆炸越来越剧烈,爆炸的气浪甚至将直升机吹得失去的平衡,下一秒,高大的大楼轰然倒塌,向直升机压来。

         “可恶,这家伙到底布置了多少陷阱啊,真是看轻他了。”飞鹰打开舱门,纵身一跃,跳进对面楼的窗户里,打了个滚,远离了危险区域。飞机已经被爆炸摧毁了,他跳进来的那面墙也被摧毁。若晚了一步,他已经死了。

         哥哥在扔出手雷后,就加速向前跑过去,大楼倒塌时已经跑到了安全区域。他停下来,大口喘着气。伤口似乎又裂开了,又传来一阵阵疼痛。但总好过成为枪下亡魂。

         “好险啊,本来只是用来阻断追兵设下的陷阱呢,没想到还有这种效果,也不枉我连续半个月每天都往这栋楼里搬炸药啊,话说,战争时期这种易燃易爆品还真不少呢。能把这些军方留下的物品做成这么厉害的陷阱,你哥我果然很厉害吧,对吧?”哥哥习惯性的朝身边看去。

         但是,没有冷冷的吐槽,也没有发自真心的赞美,身边也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是啊,你现在已经不在旁边了啊。”哥哥苦笑了一下。

         “还好你不在呢,不然就要和你哥经历一样的危险了啊,还好我把你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果然,我还是很厉害的吧!”哥哥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像弟弟真的可以听到一样。

         身为兄长,怎能不保护好弟弟呢?

         “那么,就看好了,哥哥会安全的逃出来的,战争结束后,一定要团聚啊!”恢复了一些体力,哥哥刚要起身,一颗子弹却从他面前划过,打在另一边的墙上。

         “可恶,瞄准都不能了吗,狙击枪已经坏掉了,还让我受这么重的伤……小子,我要让你付出代价!”飞鹰拿着一把手枪,拿枪的手不断地抖着,从手臂上不断滴下鲜红的血,另一条胳膊没有动,始终保持着自然下垂的姿势,轻轻抖着,看来是骨折了;头上也有一道很长的血痕,一只眼睛已经无法睁开,看来他在逃离直升机的时候被一些尖锐的东西划伤了。

         “没解决掉吗……真可恶!”哥哥没有多想他为什么还活着。他知道想这些是没有意义的。他迅速掏出手枪,刚要对准飞鹰,手中的枪已经被子弹打飞。

         “来啊,你不是很厉害吗,接着攻击啊,还有什么招就都使出来吧,不打算在死前挣扎一下吗?哈哈,没招了吧?”飞鹰狂妄的笑着,似乎他已经觉得哥哥已经是块任人宰割的肉了,他疯狂的笑着,眼睛甚至没有认真注视着他的对手,尽管,对手似乎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哥哥看准了这个机会,摸出随身带的匕首,朝飞鹰扔过去。

         伴着飞鹰的一声哀嚎,飞刀刺入飞鹰握枪的手的手腕,手枪也应声而落。

         “在战场上,不认真面对对手就是最大的禁忌,你们连这种道理都不知道,真的是和正规军没法比啊。”哥哥冷冷的说道,拾起手枪。

         “那,做好觉悟了吧。”说完给了飞鹰一枪。

         “这家伙的手枪拿着,还有两个弹夹,浪费了我不少时间啊。”哥哥看着出现在视野里的追兵,转身继续逃跑。

         身后的追兵很快地靠近,也开始开枪射击,但毕竟只是战后巡逻的士兵,枪法很差,哥哥靠着对地形的熟悉统统躲了过去。

         “可恶,那家伙浪费了我太多的时间……体力也不够了,看来是逃不出去了,既然这样,死前至少把他们也解决掉吧,只要到达那里,应该就可以了。弟弟,应该会为我感到骄傲吧。”

         哥哥换了一个方向,,用枪点燃燃料罐的方法继续阻断着敌人。这应该是他另一条逃跑的路线。

         “就快到了,再努力一些。”哥哥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前进着,体力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每一步都要努力保持平衡。

         就是这里。哥哥来到一栋大楼前,慢慢地走着,想要走进去。背后却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身体忽的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地。

         “我打中了!”一个士兵高呼。

         “不能…放弃,就差一点了,就一点就好……”哥哥忍着疼痛爬起来,但身后又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啊!”哥哥背后火辣辣的疼,手撑着地面没有再次倒下,但也没有力气再次站起来了。他就这样,慢慢的爬进楼里。

         身后的敌人看哥哥没什么反抗能力了,不再射击,端着枪,谨慎地向哥哥靠近。

         “好了,再靠近一点……就这样。”哥哥等到敌人都靠得足够近,叩响扳机,打向建筑物内某处,枪声过后是剧烈的爆炸声,整栋楼都在颤抖。

         “本来是另一处用来阻挡你们的地方呢,能这样解决你们也不亏。弟弟,你哥果然还是很厉害的吧,一次可以解决这么多敌人……今后,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哥哥在最后的一刻,露出释然的微笑。

         渐渐地,大楼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