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一言不合就动手
    第十一章

     “长官,根据您提供的情报,四海兄弟会的资料基本调查完毕!”

     “念!”

     “四海兄弟会,成立于九个月前,前身是一个普通黑帮‘四海帮’,帮主是‘老刀’,后区委公子孙学义、茂海集团李明哲以及一个魔海大学学生陈沉加入其中,组成现在的四大首领之后,势力迅速扩展几十倍!因为怀疑其拥有大量非法途径获取的火器,所以危险程度极高……”

     当情报组织终山局全力调查一件事的时候,结果就如和尚头上的虱子,一清二楚。

     车中,徐岸正津津有味地听着手下人的汇报,老汪插话道:“等等,区委公子有势,茂海少爷有钱,帮主老刀有人,这些我都能理解,但这个什么魔海大学学生是个什么情况?!”

     “可能是有美色吧”徐岸白了他一眼,“段飞,老周那边也行动了吧?”

     段飞正是这个甲字行动小队的队长,他点头道:“是的长官,局长现在应该也到了”

     “好,我宣布……”徐岸一弹烟头,挥手道:“行动开始,出发!”

     “报告长官,我们已经到目标门口!不用出发!”老汪当即回应道。

     徐岸真想一巴掌拍死他,黑着脸道:“汪剑国,你留下接应,其他人跟我走!”

     闻言,老汪立刻像死了娘,哭丧着脸:“头儿,我错了,不要抛弃我!”

     于是,一行十几人三辆大车便驶向区委门口,门口自然是有警卫把守,一见有车靠近,立刻制止道:“请出示您的证件!”

     段飞一脸冷峻,默默递上了一个红色小本本,封面上印着一座巍峨的大山,山中是一把冲天利剑,正是终山局的独有证件“山中剑”,当然,外面有一个更响亮的称呼——杀人执照!

     果然,警卫员一看证件顿时脸色一变,伸脖子一瞧,三辆车子中坐的都是气质彪悍的男子,一个个穿着笔挺的灰色中山装,面无表情,活像一个个机器人,更像一尊尊煞神。

     我的乖乖!今天有人要完了了,这么大的阵仗?!

     警卫员吞了一口唾沫,赶紧敬礼放行,但即便如此,段飞依旧留下两个人守在这里。

     一行人目标明确,走起路上步伐坚定,气势汹汹,直奔老孙家而去,一路上的大小官员一见其身上的制服,无一不脸色巨变,赶紧让路,而徐岸则被护在中间,不让外人瞧见。

     很快,他们来到孙区长的家门口,先团团包围,然后段飞便昂首挺胸想过去敲门,这时,

     “你干嘛”徐岸忽然问道。

     “报告长官,敲门啊”段飞不解道。

     徐岸立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无语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终山局的别称么?”

     “请长官告知!”段飞摸着脑袋回道,终山局还有别称的?

     “老汪,你告诉他!”

     被点名的老汪一愣,继而回道:“难道是天上地下,八荒六合……”

     “滚!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我们办案呐,严肃点!”徐岸很是不满,“告诉你们,记好了,我们终山局号称‘现代锦衣卫’!你见过电视里锦衣卫办案是敲门的?!”

     尼玛,到底是谁电视剧看多了?!还有,大哥,锦衣卫好像是负面的代名词吧,哪有这样称呼自己的?!

     徐岸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止不住的咳嗽,以便掩饰尴尬。

     徐岸可不理会他人的看法,一指大门,喝道:“谁给我踹门!”

     “我来!”

     老汪立刻跳出来,踹区长的门,想想都很刺激啊,只见他虽然腿脚不太利索,但干这件事还是很积极的,一走到门前,健壮的老汪深呼一口气,猛地一脚踹出,如奔雷般直冲大门而去!

     “砰!”

     “哎呀!”

     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木制大门没有如预料般一踹而开,倒是老汪一只脚踢破了大门薄弱之处,大~腿直接卡在门上了,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徐岸是一头黑线啊,大哥,本想给你多立功劳的机会,好兑换药剂治好你的腿,奈何你只负责搞笑了。

     …………

     屋中,孙家一家三口正在书房中僵持着。

     这时,一个阴鸷老者忽然敲门道:“夫人,外面忽然来了很多人,将这里包围住了!”

     孙大用一惊,侧耳一听,外面果然吵吵闹闹的,便问道:“看清楚是什么人了么?”

     “他们一个个身穿中山装,不出所料应该是……”不等阴鸷老者说出“终山局”三个字,啪了一声,一只大脚穿门而入,十分滑稽的卡在那里了。

     屋里的人一头黑线,紧接着,门上的大脚拔~出去,又是砰的一声,他们家的大门终于壮烈牺牲,被人从外面踹开,然后涌进来一群人。

     我,竟然被人踹门了?!

     孙大用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然后怒从心头起,冲到来人面前指着鼻子立刻摆起官威来,喝道:“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是不是想造反,让你们领导出来说话!”

     人群一分,徐岸叼着烟卷晃悠悠走过来,说道:“找我~干嘛,请客吃饭啊!”

     孙大用先是惊讶于徐岸的年轻,继而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是终山局的人,但请解释一下你们踢坏我家大门的理由!还有没有王法!”

     “我就是王法!”

     徐岸很是感慨,终于轮到我说这句响当当的台词了,他得意的样子竟让孙大用无言以对。

     “少废话,孙学义何在,我们怀疑他跟一起大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去一趟,协助调查”徐岸继续说道,俺忙着带孙公子回去玩游戏呢。

     “我看谁敢!老娘非得扒了他的皮!”孙夫人跳出来,如同一只护崽的母老虎,脸上的肥肉一动一动的,“健叔,谁敢动手就给我往死里打!”

     话音一落,阴鸷老者便横档在孙家和终山局的中间,抱手冷笑,锐利的眼神中闪过蔑视。

     你奶奶个腿,在我面前装高手?!徐岸相当不爽,朗声道:“兄弟们,并肩上,竟然胆敢拒捕和侮辱公职人员,全部给我带回去!”

     “得令!”

     行动小队被徐岸的嚣张感染,早就憋着一股气了,闻言立刻动手,十来人扑上去,要将对面四人拿下,却见阴鸷老者冷冷一笑,一个侧身躲开一名终山局特工的擒拿手,右手猛地探出反而拿出其手肘,微微一用力,其人的手肘便被他卸开脱臼,他左脚又动,快准狠的踢中第二个特工的膝盖,其立刻身形一矮,却见老者趁机一左一右抓~住两名特工的肩膀,一个空翻,两名特工竟然被他甩出去,砸进人群中。

     再一回头,老者见有两人已经绕过他欲要抓~住孙学义,立刻身形一转,在半空来个七百二十度旋转,借着这股力便迅速来到两名特工身后,五指成抓用力一抓,两人竟然被其一抓拍飞,后背立刻出现了几道深深的抓痕!

     短短时间内,阴鸷老者已然伤了四名终山局特工,傲然站立在场中,双手垂下,只见其干枯的双手冷硬如铁,十指那森白尖利的指甲里不断流出带血的碎肉,此人竟然是一名鹰抓功大师!

     终山局特工果然坚毅非凡,受伤的四个人没有一个人痛哼出声,只是默默的站起来,回到队伍里,所有人都咬着牙关,怒火喷张,就不信这么多人搞不定一个老头。

     “哈哈,健叔,好样的!把这群贱人赶出去,我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将这些人全部撤职!敢惹我?!”肥胖妇人在阴鸷老者身后疯狂叫嚣道。

     “肥婆,我忍你很久了!”徐岸拉住欲要再次动手的手下,将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冲阴鸷老者勾勾手指,轻笑道:

     “一招!一招之后你还能站起来装比算我输!”

     (未完待续!)